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5章 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夜游早已做好了准备:“动手吧。”

    “你们见机行事。”沙说完, 飞出星礁石。

    素和觑一眼他的背影:“渣龙,不是我不相信小楼的判断, 你认为, 沙是不是可以完全信任?”

    夜游金瞳幽深, 沉沉道:“不知道,可我们眼下还有其他选择么?”

    素和掰着手指关节,像是在做动手前的热身:“那就这么着吧。”

    七绝面向画乐蓉拱手:“可以撤阵了。”

    “真要放他们走?”无论画乐蓉怎么看, 这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百里溪的性命她是不会在意的,但约战的规矩她懂,身为天山剑阁弟子,她必须顾及老祖宗的颜面, “撤阵!”

    阵法消失以后,沙落在璟太子面前, 向那人族翻译伸出手:“给我。”

    人族翻译战战兢兢的抬高双臂, 沙准备将百里溪接过来时,璟太子快他一步抢到手:“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别和我提什么愿赌服输,是你非要和他们比, 赢和输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只知道我得完成父王交托给我的任务!”

    沙抱拳, 微微垂着头,眼底尚余一丝挣扎:“那么,殿下是想让我失信于人?”

    璟太子冷笑道:“沙,你是不是忘记了, 父王是很器重你没错,可你始终都是个臣子,我堂堂王族太子,需要为你的胡作非为负责吗?你既不想失信,站在一旁看着就成了,我不为难你,回头你自己去跟父王解释。”

    璟太子的想法很简单,在他父王对沙失望的前提下,自己做出些成绩来,与其形成一个鲜明对比。

    沙不曾抬头,眼底的挣扎慢慢消散,传音道:“殿下认为我不出手,仅凭您自己,可以从他们手中将人带走?殿下想要立功的心情我懂,但最后的结果必定是您身受重伤,君上只会数落您看不清形势……我是承诺过若是输了,将活着的百里溪还给他们,却没有承诺过还给他们之后,不能抢啊。”

    璟太子一愣:“什么意思?哦?先还给他们,再出手抢夺?”

    “是的。”沙提议道,“稍后您将百里溪还给七绝剑圣,在他接住那一刻,殿下攻其不备。而我则立刻出手将百里溪抢回来,再带着殿下隐身逃走。”

    璟太子又是一愣,蹙眉:“你心眼儿可真多,像极了这些狡诈的人类。”

    沙心里想,自己这点心眼儿和漴太子没得比,是你太没心眼儿了。

    “回去以后我会禀告君上,将功劳让给殿下。”

    “真的?”

    “原本就是我多惹是非。”

    “行。”

    七绝三人已经飞到了他们面前,璟太子转过身朝着七绝叽里咕噜说了一串兽语,冷哼一声,将怀里的百里溪扔了出去。

    沙给七绝使了个眼色,七绝假装没有防备的飞身去接。

    璟太子的两只眼睛一瞬成为两个黑洞,狂风暴雨在黑洞中酝酿。

    然而不等他出招,在他身后的沙祭出自己的三棱刃,重重一咬牙,朝着他后脑勺猛地砸了过去。

    璟太子当然感知到了,但他和沙先前商量好了,以为沙是准备出手抢人。

    直到三棱刃打碎了他的护体真气,“嘭”一声敲在他的后脑勺上,意识海被重创,璟太子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沙这一击耗尽了力量,攥着三棱刃的那条胳膊,经脉咔嚓崩断数根。

    最难的部分他完成了,怕兽王在璟太子身体里留有特殊禁制,暴露了自己,沙提着三棱刃转身离去:“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干净利索点!”

    七绝接到百里溪之后,也跟着一个瞬闪离开数十丈,来到一个安全区域,以剑气画了个圈,罩住百里溪。

    与此同时,夜游身不动,闭上眼,施展神魂震慑术。

    汹涌澎湃的意识力化为铺天盖地的灵丝,灵丝的另一端锁住璟太子的意识海。

    璟太子最强的神通,是他眼睛里会爆炸的白蛾子,那些白蛾子是他的神魂力量所化,其实和夜游修习的功法非常相似,也属于神魂震慑术的类型。

    沙已经重创了他的意识海,令他短时间内凝聚不出白蛾子。

    夜游需要做的,是彻底打散他的意识。

    一旁的画乐蓉以及天山剑阁弟子,皆是一脸懵怔。

    这几人明显是有计划的,画乐蓉一个十九阶大能,干干站在一边不知该不该出手。

    操控住璟太子之后,豆大的汗珠从夜游额头滚落:“素和!”

    得到指示,素和眉峰陡峭,手中现出火焰刀:“去!”

    火焰刀从璟太子腹部横切而过,击碎了他最后一层护体罩。

    真正要他命的,却是自远处飞来的一道精纯剑气。

    那道剑气宛如一抹流水,轻易钻入璟太子被火焰刀割裂的腹部,在他腹腔内山呼海啸,搅动乾坤,引发巨爆。

    璟太子到死都没有机会还手,不相信自己竟然这般不堪一击,更想不明白沙为何出手要他的命。

    沙躲在远处默默看着璟太子的身体成为一堆残渣,脸上带了些愧色。

    相比较戎王子,璟太子称不上坏。

    尽管在星域人的眼中,他凶狠残暴,死有余辜,却也是兽王刻意教出来的。异族在他眼中,便是自己碗里的肉,好比牛羊在人族眼里一个道理。

    沙选择辅佐他,是因为他对深渊族民有着体恤仁爱之心。

    沙可以举出他许多优点来,甚至越想越觉得他无辜,在某些方面,璟和漴极为相像,沙不由得做出假想,倘若璟像漴一样得到兽王的栽培,离开深渊学习人族的文明,可以拥有自己的‘思想’,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漴?

    可漴真就没有错过么?

    若不是他的固执与决绝伤透了兽王的心,兽王也不会矫枉过正,将璟培养成这幅样子。

    怪谁呢?

    谁不无辜,谁又该死?

    “太子殿下,非得怪一个的话,那就怪我吧。”

    ……

    “吩咐弟子,今日幽冥龙倒戈之事,莫要传出去。”七绝与画乐蓉交谈,“只说我们合力将璟太子诛杀,幽冥龙重伤,被我们抓回天武剑宗关起来了,三日后将斩下他的龙头来祭我战盟大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璟太子的实力画乐蓉非常清楚,轻而易举的就被杀死了简直匪夷所思,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沙突然倒戈,与你们站在统一战线。杀了璟太子之后,夜游与素和便随着沙一起离开了,他们……”

    “没必要知道太多,等着迎战吧。”七绝抱着百里溪往赤霄的方向飞,“您先回天武剑宗布阵,告诉姬无霜,战盟内十八阶以下的人全部撤离到山外,兽王到来,他们留在山上帮不了忙只会白白送死。”

    “我知道了。”

    ……

    赤霄。

    七绝将百里溪送回百里世家。

    兽王派了沙和璟太子来调查他的往事,揪出了百里溪,如今璟太子已死,百里世家目前依然是安全的。

    不,兽王命不久矣,百里世家永远都是安全的。

    七绝将百里溪平放在床上,自己则坐在床边,垂着眼睛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

    百里溪悠悠转醒,双眼尚未睁开,眉头便紧紧一皱,出手攻向七绝。

    七绝不费吹灰之力捉住了她的手腕,卸去她的力道:“是我。”

    听见这稍嫌冷漠却无比熟悉的声音,百里溪心头一松,调整内息过后,慢腾腾的睁开眼睛:“剑圣前辈,抓我的那两个高手,是冲着您来的?”

    “那两位一个深渊太子,璟,一个是……”七绝顿了一顿,“一个是兽王座下的先锋,深渊龙族首领,沙。”

    “来头如此之大……”百里溪微微有些吃惊。

    “来头若小是抵达不了赤霄的。”七绝淡淡道,“星空内的星力,一般兽族承受不住,何况赤霄外有个火罩子,不是谁都有本事进来。”

    百里溪观察他的神色:“前辈怎么救的我?”

    七绝面色如常:“收到消息,半路堵截,与夜游素和联手将璟太子给杀了。”

    百里溪怔了下,震惊道:“杀了?那位璟太子不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吗?”

    七绝睫毛一垂,话锋忽转:“这些与你无关,我等着你醒来,是想亲口告诉你,我们……我们那个消失在小楼二葫内的儿子,他还活着……”

    “什、什么?”百里溪樱唇微启,半响没有阖上,声音略有颤抖,“他活着?在哪里?”

    “你只需知道他还活着,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活得很好就足够了。”七绝不准备告诉她实情,“他已经知悉自己的身世,也知道我们的存在,但迫于一些原因,怕是不会认我们的。而你我为人父母,却不曾教养过他一日,也不能怪他狠心。”

    百里溪的心脏被狠狠揪起,深呼吸后道:“剑圣前辈说的没错,得知他还活着,活得很好,我已经很知足了。至于‘教养’,是我的错,很抱歉连累着前辈一起承担。”

    七绝没有回答,站起身走到窗边:“百里溪。”

    百里溪撑着床沿吃力的坐起来:“剑圣前辈若想挖苦我,继续吧,当年找楚……找您借种,原本就是我的错,我知道,这是扎在您心里的一根刺。”

    “成为楚封尘是为了顺应历史,你尚未出世时,我便知道你我之间的缘分。楚封尘会气恼,我会气恼,都不是因你借种之事。”七绝望向窗外,“楚封尘气恼的,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竟只拿自己当做借种的工具。而我气恼的,是我七绝修习剑道数十万载,剑心却被你这样一个唯利是图不折手段的女人给扰乱了。”

    听着是在挖苦百里溪,可细细一想,这是在……表白么?

    百里溪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背影。

    七绝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百里溪觉着今晚的七绝剑圣有些不太一样,或许是儿子的事情触动了他,也触动了她:“前辈,您想听我一句真心话么?”

    “你说。”

    “起初我找楚封尘那傻子借种时,心中是有几分委屈的,后来通过相处,我渐渐喜欢上了他的率真,只是我的骄傲,使得我不愿意承认罢了。当我看清这一点时,还没来得及告诉楚封尘,他从一个剑疯子摇身一变,变成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太真剑圣。我明白,这个男人我已经喜欢不起了,不知是骄傲还是自卑,我私心想着,倒不如让您以为我虚情假意,让我百里溪永远成为您心头的那个刺。”

    “你空有过人的智慧,奈何眼界和心胸都太过狭窄了。”七绝回头静静看了她一眼,“若有小楼万分之一,也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以我的年纪和阅历,自然无法与你们相提并论,至于小楼,她从前的眼界和心胸怕是我比更狭窄,也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才换来剑圣前辈今日这声称赞。”百里溪苦笑道,“思及此,我实在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七绝微微失神了下:“说的也是,与小楼相比,我倒是宁愿你在赤霄这片小地方,做一辈子唯利是图的百里家主。”

    百里溪听出了些门道,皱着眉道:“小楼怎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