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蓝儿如何会苦?!”她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凑近夜杏,一脸得意的看着夜杏面容扭曲道。“苦的是我!”

    夜杏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下,血水滑落,竟然是一张几乎与小蓝儿一模一样的脸,一手劈断女子插入她腹部的手,迅速后退。蛇姬欲上前讨伐,被夜杏拦住。她看向那个毒虫爬满身的女子,能与小蓝儿生得如此相似定有渊源。“你是小蓝儿的什么人?!”

    “别跟我提那贱人!跟不要拿她与我!相提并论!”女子一脸嘲讽的看着夜杏捂住腹部的手,不知究竟嘲讽谁。

    夜杏伸手拂去鲜血,宛若未曾发生般,若不是衣裳的血迹提醒着,还真看不出端倪。

    “你!”女子看到夜杏如此快的恢复能力,不禁咋舌。

    “你以为方才我未曾怀疑你?小蓝儿才不会像你这般把疼痛挂在嘴边,那般狼狈的要求我相救。她只会把苦闷着自己咽下去。你根本不了解她方才会露出破绽,即使皮相类似亦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早有防备。”

    女子的眼神听着夜杏的每一字一句,在逐渐的变化,最后竟然是妒忌般的暴怒,她怒吼道“你是说我雅特嘞兰比不上那条蚯蚓!你们都这么说!都这么说!如今我要你们见识一下谁不去谁!!!”

    最后几个字的字音逐渐变得沉重,雅特嘞兰近乎暴走,发丝张扬,口吐毒舌,目光黝黑。她毫不犹豫的朝夜杏猛然迅速飞扑过来,欲要近身搏斗。

    虽然她身手速度了得,可是夜杏如何会如她愿,便由藤蔓挡下一击,再把雅特嘞兰一把弹出去。

    雅特嘞兰欲挣扎起身,却被从地底下钻出来的藤蔓纠缠住。夜杏伸手更是一条藤蔓变成尖矛般直指雅特嘞兰的喉咙,道“说!小蓝儿身在何处!”

    “哎哟!小杏儿,你这样做就不对啦,怎么可以潜入敌营,哦不,是本王的宫殿行刺本王的属下?太不成体统了!”蓦然,夜杏听到一个令她深恶痛觉的声音。

    一身长裙修身摇曳,细长的小眼微眯,红唇烈焰,勾着一抹得意。

    “斯特勒王-利雅。”夜杏事先把雅特嘞兰给捆绑起来,方才不疾不徐的转身看向来者。急不得,事已至此,她只得淡然处之。

    “啧啧啧,沉稳许多了呢。”利雅妩媚的芊芊玉指拂过下唇,道,一步步走近。她另一只手被一个貌美的男子扶住,身后跟着些许人,一看都是强者,难怪她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哼!

    “你是何时发现的?”发现我们潜入的行踪?夜杏道。她暗中观察着有多少个能手,放眼一瞧还当真算是;于是她暗中算计着该如何分配,取得最少的损失。给司空蔚放出信号,来个里应外合。

    “本王老早就派好宫殿外之人守着了,一有风吹草动都得回报。未曾想……”利雅勾起胸前一缕墨发,妖娆一嗅,抬起已经全数变黑犹如渗了毒的眸子道“竟然等来大鱼!”

    “小蓝儿究竟在何处?”这么说这个雅特嘞兰一直在此守株待兔么,没想到他们成了替罪羔羊,夜杏眸中暗芒冷然道。一边却分配蛇姬他们对付十多个利雅带来的手下,她便来对付利雅罢!

    “想见小蓝儿啊,本王成全你如何!”蛇姬那只手从她的男宠手中抽出,抚摸了一下鬓发上的发簪。

    夜杏眸中一紧,从她的手指上华光四射,光芒近乎迷失众人,令其刺眼难耐。利雅亦是未曾想到夜杏不动声色的动手了,而且他们常年多处黑暗,对于光亮相当敏感,不禁条件反射地捂住刺痛的双眸。

    时机到了,夜杏拔剑向利雅的心脏刺去。然而利雅是如何相当的敏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