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4章 相随(请假写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石洞内分为几个洞穴,只有其中一个闪着昏暗的灯光。

    这里的四周都是人工开凿的痕迹,看来已经有不短的年头了。

    石洞内弥漫着雨水和泥土杂糅的腥气,混合着血腥,味道刺鼻。

    侍卫们在别处查找密道,听到哨声,以此进入洞穴中,通过夏若雪指出的方向,追击袁焕之和逃走的墨黄。

    莫颜四处观望,向着有灯光的内室走去,她看到地上放着一个炭盆。

    刚走出几步,没注意脚下的路,她被一个东西差点绊倒,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截残臂,上面的血已经把袖子浸透。

    墨黄来通知袁焕之,二人找到逃生通道,所以夏若雪便没了利用价值?

    夏明轩死之前,苦求莫颜,求她有朝一日找到夏若雪,看在表姐妹的情分上,网开一面。

    永平侯府满门抄斩,夏若雪虽然姓夏,以后若是嫁人,就是别人家的,不应该承受这种罪责。

    莫颜冷笑,若她记得没错的话,夏若雪嫁给袁焕之了,按照大越律法,袁家通敌叛国,应当株连九族。

    永平侯府众人走到今日,都是咎由自取。

    要不是永平侯一脚踏两船,野心勃勃,和南边小国还有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万俟玉翎怎么会如此?

    不能因为夏家和莫家有姻亲,就置大越律法于不顾,那样让自家皇叔大人如何服众?

    更何况,夏若雪的所作所为,死不足惜。

    石洞内有各种生活必备用品,可见准备之人相当细心。

    用于休息的内室有床榻,被褥,还有石桌,衣柜等等。

    石桌上摆放着几个已经凉透了的小菜并一壶酒,看来夏若雪和袁焕之这十几日的日子过得不错。

    另外一间用于住人的石洞就在隔壁,很简洁,充满男性的气息,想必是袁焕之的起居之所。

    “夫君,看来你预料的没错,袁焕之狡诈小人,应该没受伤。”

    石洞虽然简陋,但是被收拾得很干净,被褥都被叠的整齐。

    早听说袁焕之为人有洁癖,极大地表现在对所处环境的苛刻上。

    灶间的柴火都被整齐地堆好,看柴火有些湿润,应该是近期才砍的。

    如果那日他胸前中了短刃,怎么还能有力气做活?

    除非,这里还有第三个人来过,但是可能性不大。

    “那日他若被短刃击中,几百米的距离,跌落不死也要重伤。”

    一切都在万俟玉翎的掌控中,他看着石洞前面的雨幕,淡淡道,“如果他死了,内奸不会一直没动静。”

    只是,他们终究没有想到,还是来晚一步。

    “几名侍卫已经通过密道追击袁焕之和墨黄,到时候出入京都的人和车辆都要排查,让他们插翅难逃。”

    莫颜说完,心虚地摸摸鼻子。

    袁家在京都经营十多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暗桩被己方捣毁十之*,但是总归还有漏网之鱼。

    来往进城出城的百姓那么多,难免有疏漏,他们或许有别的法子。

    狡兔三窟,一旦放走人,想要再抓回来,可就难了。

    洞外的雨倾盆而下,狂风大作,洞口前的歪脖树在风中摇曳,树枝断裂,吹得到处都是。

    风雨太大,莫颜站在洞口,感觉自己随时要被风刮走一般。

    雨水倾斜,打在她的前襟,胸口冰冰凉凉,让她冷的打了个哆嗦。

    “雨太大了,咱们暂且在石洞中避雨,等雨停再上去。”

    万俟玉翎拉住莫颜冰冷的手,把她带到篝火旁,又在石墩上体贴地放了个厚垫子。

    火光下,他的脸被镀上一层温暖的红晕,平静和从容,莫颜和他对坐,心里那点焦躁不安马上就消失无踪了。

    他们的计划是请君入瓮,引出内奸。

    能找到夏若雪的栖息地,已经算是意外之喜,就算抓不到袁焕之,也不应太失望。

    并不是袁焕之有滔天本事,而是己方在明,他们在暗,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夫君,这次去北地,几个小的都留在京都吧。”

    贝贝和多余才半岁多,莫颜不忍心就这么离开,但是若让她在宫内等候消息,她更无法平心静气。

    跟随他在一起,是她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但愿,贝贝和多余将来长大,能明白她这做娘的一番苦心。

    北地战火连天,打仗不是游山玩水,尤其是此行到边境,已经是滴水成冰,大雪封山。

    宫内安全,有太后,墨冰,还有悟空方丈和大哥莫轻风教导明澈和明熙,她不用太忧心。

    “颜颜。”

    万俟玉翎用树枝翻动着火堆,让火苗更旺一些,他面上古井无波,眼中却有深深地动容。

    留在京都,在宫内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何必跟随他到北地吃苦。

    “夫君,几个小的都有人照顾,但是你身边不能没有人。”

    暗三暗四都隐藏在暗处,暗一负责宫中守卫,不会跟到北地。

    莫颜对排兵布阵一窍不通,但是别忘记她是一名医者,祝神医的高徒,不但可配药,还能治病救人。

    在大营中,最缺乏的就是医术高超的医者,有些士兵明明可以挽回一条性命,却因为耽误治疗而一命呜呼。

    只可惜,时间尚短,她在京都建立的医者班还不成熟。

    虽说那些人还不能医治疑难杂症,不过在战场上,基本上都是刀枪造成的伤口,和一些简单的风寒等。

    学以致用,莫颜打算让医者班提前出发去北地待命。

    “现在想想,你家娘子我也是未雨绸缪。”

    莫颜站起身,扬着脑袋,围着火堆得意地走一圈儿。

    她为了考验那些人的变通能力,让先生先教授缝针之法,并且用山鸡和兔子练习过。

    战场上造成的刀伤最容易失血过多,缝合能有效地避免伤口感染等,对恢复有很大帮助。

    夫妻二人在一起商量去北地的细节,来勘察现场的侍卫在一旁纠结的不敢插言。

    明明去北地是和送死差不多的事,为何能说的那么甜蜜?

    他抓抓头,单膝跪地,不得已打断温馨的氛围,心里愧疚,就好像犯了大罪一般。

    “皇上,娘娘,在夏若雪身下,发现一个药瓶。”

    侍卫垂下头,双手用手帕托起药瓶,一动不动,呈僵尸状。

    莫颜正说在兴头上,无端被打断,她抽了抽嘴角,故意不接瓷瓶。

    万俟玉翎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家娘子还是原来的性子,小心眼。

    眼瞅着侍卫的手都快哆嗦了,莫颜终于大发慈悲,接过瓷瓶。

    侍卫跪地磕头,然后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

    瓷瓶口的软塞不见了,上面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洞。

    莫颜摇摇瓷瓶,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她谨慎地把瓷瓶放在鼻下,轻轻一嗅,面色大变!

    “这是毒药没错,而且有剧毒。”

    虽然莫颜还不能说出这种药的名称,但是根据味道辨别,应该取自毒蛇,万变不离其宗。

    夏若雪被人砍断了手臂和小腿,失血过多又痛苦万分,最致命的,是她胸前匕首。

    从她的死状上看,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

    回到夏若雪横尸地,莫颜蹲在地上仔细寻找,在不远处,有一团黑绿色的污迹。

    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莫颜用一个小匣子放起来,打算交给祝神医研究。

    一个时辰以后,追袁焕之和墨黄侍卫们原路返回,从这里出去可以到山下,那边有一条河,他们追出去很远,眼瞅着二人跳河,他们失去对方的行踪。

    一场雨到天明时分才小了些,莫颜晃动下僵硬的头,自己一夜都依偎在皇叔大人的怀中。

    万俟玉翎正襟危坐,察觉到怀中的异动,缓缓地睁开眼。

    他的领口湿了一小片,有一块可疑的痕迹。

    莫颜捂脸,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她摸了摸湿润的嘴角,做梦吃烤鸡,所以流口水,还真是有点丢人。

    “天亮了,咱们上去吧。”

    万俟玉翎故作淡漠,眼眸深处是浅淡的笑意,用手轻轻抚摸她耳边凌乱的碎发,宠溺而纵容。

    夜里她抓着他的手往嘴边放,嘴角还有口水流出来,那酣睡的样子,和多余小包子有八分相似。

    既然决定离开京都,莫颜的心比以前安定多了。

    离京的准备交给墨冰打理,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几个包子。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