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4 都可以不要,唯独她不能离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顿了顿,他拧着眉头说,“你不想让帝少再出事在这里的话,还是跟我们离开吧。”

    冰冷的语言仿佛凿击着她心底最为柔软的地方,夜晚歌浑身凉凉的。

    帝御威看到马丁把她到一边去时,刚想是上前来,然而银炫冽却抢先拦住了他,迎面又是一拳朝他挥过去。

    帝御威眼疾手快的躲过,转为双手倏地拧住他衣襟,欺身逼近他,“银炫冽,从你当初那么残忍的伤害了她开始,就应该做好永远失去她的准备,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惦记着一个被你伤得完无体肤的女人,你以为这是爱吗?”

    “住嘴!”银炫冽低声冷冷的开口。

    帝御威笑他,“你做的这么多事出来,还试图强迫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你算什么男人?除了威胁逼迫利用人的软肋,你还有其他什么新鲜法?”

    “住嘴!”

    “从你在赌桌上答应以她为筹码时,你早就输了一切,你根本不爱她。”紧紧揪住他的衣襟,帝御威冷笑着,“私自的想要占有不过是你内心空洞孤独黑暗,除了一个曾因为你遍体鳞伤的女人外,你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让填满你内心的人,所以这么多年你才固执的想要得到她,但这并不代表你爱她。”

    一字一顿的,银炫冽森冷地道,“我让你住嘴!”

    “你真可悲,”帝御威却并不理会他眼中丝丝阴凉的色泽,依旧是道,“因为自己的不幸就怪罪到别人的头上,因为失去亲人自己慢慢黑暗就认为是别人的错,要把所有人都变得跟你一样不幸才肯甘心,你真的太可悲了,因为你永远都不懂什么才是爱跟温暖,我很庆幸,哪怕是失去父母,我也没有变成像你一样的人。”

    帝御威的话刚刚落下,随之而来的就是银炫冽狠狠的一拳砸到他的脸上,帝御威毫无防备,左边又挨了又狠又硬的一拳,过大的力道让他身形不稳,趔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耳膜边又是一阵嗡嗡地声响袭击着他。

    银炫冽双拳攥得紧紧的,还想上前,这时,旁边的夜晚歌骤然道,“住手!”

    他脚步一顿。

    夜晚歌眼中含着晶莹泪光,只感觉浑身被冷意笼罩,寒沉的眸死死盯着他,她只咬着牙,瞪着他,没再说多余的一句话。

    然而那眼神无声的控诉,更甚千言万语的嘶吼,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无穷无尽的恨意。

    银炫冽心神一动,心脏处仿佛有刺刺的痛,到底是被帝御威的那些话说的,还是因为她的这个眼神而拥有这样的感受,他不清楚。

    但终归是没有再继续上前,银炫冽面色阴沉的倏然转身回来,拽着她的手臂用力就她扯走。

    夜晚歌看到一边的帝御威,本能的想要挣脱开银炫冽的桎梏,可银炫冽却在这时抢先一步一拳砸掉旁边一辆车的车窗,伸手从里面打开了打开了车门,直接就将她推了进去,随后冲马丁冷声,“上车!”

    马丁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但瞥见少主阴沉的眼神时,还是硬着头皮绕到驾驶座的车窗边,同样用力几下砸开了车窗,打开车门坐入里面,随后动作娴熟的扯出几根线试图发动车子。

    没用多少时间,车就被动了,响起了一怔轰鸣声,很快,他掌控着方向盘,倏然驱车离开。

    “银炫冽——”

    后座中,夜晚歌起身去拧开车门,试图强行下车,然而银炫冽却突然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面目森沉的道,“你敢离开我试试!”

    他似乎很愤怒,不管是眼神还是掐住她脖的力道,都充满了一股愤怒之感,力道像是不受控制的加大,他冷冷而危险地盯着她。

    夜晚歌面色渐渐涨红,由红到紫,她双手推打着他的胸膛,呼吸困难,“放……放手……”

    “夜晚歌。”银炫冽冷沉的声音说,“谁我都可以不要,唯独,你不能离开我,因为,我爱你。”

    “……”

    夜晚歌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而喉咙的呼吸仿佛被他的双手阻断了,让她呼吸愈困难起来,但是,她却不再继续挣扎,只是就那么冷笑地看着他。

    他一定不知道,他说出来的这番,让人感到多么滑稽。

    这算是爱吗?

    脑海里依旧嗡嗡地响着,扰乱了帝御威的整个思绪,当他的视线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乘车离开时,下意识地迈开步伐想要追上去,然而刚刚走出去两步不到,脑海里猛然一阵黑沉的眩晕传来,耳朵边仿佛没了知觉,眼前也渐渐黑暗下来。

    下一秒,他身影摇晃着,脑海仿佛被什么侵蚀了似的,渐渐失去了知觉……

    当听到有人来说不夜城外面有些距离的地方生了一些情况时,杰修跟经理等人急匆匆地赶出来,来到了之前的地方时,看到的是帝御威毫无知觉的模样。

    “主人!”

    “帝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