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6章 受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trong>当晚子时,辛紫一行人到达皋祥城城楼之上。本文由  首发

    左淇洋在辛紫到达后半个时辰赶了过去。他左肩有伤,脸上也尽是倦容,见辛紫几人安然无恙在城楼处等着,依旧挤出了一个笑。

    辛紫却没有左淇洋这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能力,上前一步搀扶了他,问出的话明显透着紧张和关切:“让我看看?”

    知道辛紫的医术摆在那里,左淇洋没有拒绝,冲着紧紧跟在他身后的人点头。

    辛紫这才注意到左淇洋不知何时身后竟是跟了一队人马——明明在两人分手的时候他还是孤身一人对抗朱慈义的人马,怎么这半日不见,他非但成功脱身,还多出了一众帮手来?

    看出辛紫眼中的困惑,左淇洋微微倾身,在她耳边低语:“这是卫明,朱慈义的心腹,跟着他一路从东京城攻到皋祥来,刚才朱慈义的人在翠竹苑外的巷子口堵住你我时,就是他跟随左右。”说着,冲着辛紫狡黠一笑,“是我留在东京的暗桩。”

    不知为什么,随着邢福从翠竹苑后门先左淇洋一步逃离时,看到左淇洋最后朝她投去的目光中隐隐透出的坦然,她就猜到左淇洋能逃离朱慈义的束缚——就像他无数次与朱慈义狭路相逢之后却化险为夷一样。

    可她没想到却是以这样大获全胜的方式。

    这样说来,朱慈义岂不是非但落荒而逃,甚至折了自己的一员大将?

    联想到朱慈义离开时对左淇洋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辛紫一时间忘记了此时几人的危机,忍不住笑了出来,斜睨了伏在她耳边的人一眼,低声道:“你究竟还留了多少暗桩?”

    左淇洋闻言却故弄玄虚道:“这是我的底牌,怎么可以这样轻易告诉你。”

    赵郜为辛紫和左淇洋在城楼上另辟了一间用来治伤的房间。

    看着这位在皋祥为官十数载的县令离开的背影,辛紫手上动作不停,神色间却多了几分顾虑:“赵县令真的可信吗?”

    如今的形势早已经由不得他们去选了,这一点想必辛紫也看出来了,闻言左淇洋也就不瞒她,直言道:“可不可信,我们都只能博他站在我们这一边了。”

    说罢,见辛紫神色一黯,眼里满是忧虑和歉疚,不忍让她担心,又解释道:“以朱慈义的性子,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最安全,所以我才想到请赵郜留我们在这城楼上暂时躲避一阵子,也是无可奈何的办法。朱慈义的人与严慈雍调去西京的军队勾结,早把皋祥围了个水泄不通,若不是我还有卫明和他手下的一批死士为我们杀出这一条路来,只怕现在你我也不可能坐在这里说话。

    “既然外面的形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且不说我们早已经与牛头山那边严将军和太子的人失联,就算他们能杀出重围,找到我们,寡不敌众,我们最终兵败只怕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这一点此刻就是随意从皋祥拎一个百姓出来也能看得真切,更何况是赵郜这样在皋祥县令这个位子上一坐就是十多年的老人,以他的精明,只怕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