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3蜕变成女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吗?”雷君擎挑了挑浓眉,一抹戏谑代替了他脸上的阴冷,“既然如此……那我很乐意满足你!”说完,他搂住怀里的女人,低头就往她的胸口吻去。

    “很抱歉,虽然我无意于打扰你们,但是……现在只怕没办法让你们继续!”磬磬冷了几分脸色,“雷君擎,我们谈谈!”

    雷君擎抬起头斜睨了她一眼,“我很忙,没时间!”

    磬磬强忍住怒意,“几分钟就好!”

    “一分钟也没有!”雷君擎毫不犹豫地拒绝。

    磬磬眼看着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她咬牙说道:“雷君擎,我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谈!”

    雷君擎不耐烦地抬起头,“谈什么?就在这儿说!”

    磬磬深吸了口气,对坐在雷君擎怀里的女人说道:“方小姐,请你回避一下!”

    方玲玲颇有心机地打量了一下雷君擎,见他未有任何的表示,将眉梢眼角一挑,更妩媚地贴向他,指尖在他的胸口处打着圈,“雷太太,想勾住老公的心,这样可不行,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女人。”

    她的挑衅让磬磬再也控制不住,恼火地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指着门口说道:“滚出去,立刻,马上!”

    方玲玲发懵地眨了眨眼睛,转而十分委屈地看着雷君擎,“雷总……”

    雷君擎并没有理会,而是整理了一下衬衫,从茶几上端起一杯红酒,神情闲适地抿了一口。

    “郁磬,你究竟要谈什么?”

    “雷君擎,你为什么要骗我?”磬磬质问。

    他抬起头,一脸的不解。

    “雷君擎,你明明认识萧新柔,却在我面前装作不认识,究竟有什么阴谋?”磬磬盯着眼前的男人,越发觉得他深不可测。

    雷君擎愣了一下,深邃的黑眸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闪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吗?呵……怕是装不懂吧!”磬磬近前一步咄咄逼问:“萧氏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以至于让你盗取投标案出卖郁氏。”

    雷君擎眉眼一凛,脸上的棱角越发凌厉,“郁磬,你怀疑是我把郁氏的投标案泄露给萧氏的?”

    磬磬微微抬高下巴,“雷君擎,别想否认你动过我的投标案!那个晚上……投标案就放在书房里。”

    雷君擎皱了下眉,“没错,我的确动过。那是因为有几张纸被吹到了地上,早上我进书房的时候顺手拣了起来。至于内容,我连半个字都没有看!”

    磬磬直视他,“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既是如此,你为什么向我隐瞒你和萧新柔的关系?”

    “我和她不过是点头之交,这也算关系吗?”雷君擎反问。

    “点头之交?那为什么会亲密地坐在一辆车上?”磬磬轻蔑地摇摇头,“别说没有,有人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雷君擎目光一闪,“这个有人……该不会是梁雨诺吧?”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说出了事实,而并没有歪曲你!”磬磬据理力争。

    “就算坐在一辆车上又如何?不过是顺路而已,总好过有的人深更半夜跟初恋情人幽会。”雷君擎意有所指地说道。

    磬磬蹙眉,“雷君擎,你什么意思?”

    雷君擎低头看了看表,“雷太太,现在是午夜一点钟,你能告诉我,十点钟走出办公室后,这三个小时都做了什么吗?”

    “你……你监视我?”磬磬暗暗吸气。

    雷君擎薄唇一扯,“你配吗?”

    “雷君擎,你混蛋!”

    “呵……所以……我们还是互不干涉比较好!”雷君擎晃动着酒杯,神情悠然。

    他毫不在意的模样让磬磬心里燃起一团火,她可以不在乎他的绯闻与滥情,但无法忍受他的算计与轻视,还有他的深不可测,只要一想到那份被泄露的投标案以及梁雨诺给她看的视频,她就觉得一阵胆寒,不由地脱口而出,“既然这样,还守着这份明存实亡的婚姻做什么?不如一拍两散,离婚吧!”

    雷君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好似听了一个笑话,轻飘飘地反问:“你觉得我会同意?”

    “你阻止不了我,你就等着收律师信吧!”磬磬强硬地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却被雷君擎一把抓住手腕,掌心炙热的温度好似烙铁一般直击她的心脏,她用力挣扎,“你放开我!”

    雷君擎扣紧她的胳膊,一把拽到怀里,他高大的身躯笼罩下来,俊容凑近,开口的声音讥讽而狰狞,“这么急着和我离婚,想是已经找到下家了。”

    磬磬抽了口冷气,“你……雷君擎,你太无耻了!”

    “呵……我无耻!”雷君擎危险地睨睥着她,“难道梁雨诺没有让你和他重新开始?”

    “你……”磬磬愣了一下,转而堵气说道:“就算是又怎样?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不是你就好!”

    雷君擎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犹如锋利的刀匕,寒冰似的声音从薄唇吐出,“想和梁雨诺双宿双飞?郁磬,你休想!”

    磬磬厌恶的表情好似烈焰,让雷君擎怒火中烧,伴着落下的话音,他的大手掐着她的下颔,用力勾向自己,低头强吻了上去……

    “唔……雷君擎,你放开我……”磬磬挣扎。

    他固定着她的脸,漩涡似的黑眸仿佛能将她整个人吸进去,“郁磬,想离婚是吗?”薄唇绽开一丝近乎嗜血的笑,一字一顿道:“可以,不过……得让我玩过再说!”

    惊雷似的话语充进耳膜,在磬磬的心里骤然炸开,她惊恐地看着雷君擎,不禁浑身发抖,“雷君擎,你这个禽兽,你不可以碰我!”

    他挑了下嘴角,“是吗?我会让你知道可不可以!”说完用力一拽,又一推,力量完全无法抗衡的磬磬一下子被甩在沙发上,不等她挣扎起来,他高大的身躯便覆了上去……

    “雷君擎,放开我!”磬磬手脚并用地挣扎,双手抵在他胸口,拼命地向后推,眼看着他整张脸渐渐靠近,她努力将脸转向一边,他的唇便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她激烈的反抗让雷君擎有些火大,张开嘴,一口咬在她的颈动脉上,痛得磬磬倒吸了口气,不等回过神来,他已扳过她的脸,对着她的红唇便吻了上去……

    “唔……”他任由她挣扎,薄唇堵着她唇瓣,近似于疯狂的啃.噬、吮.吸着,大手反剪着她的手,置于身后,使两人的身体更加严丝合缝。

    磬磬死死地咬着牙,不让他进一步的得逞,雷君擎掐着她的颔骨处稍一用力,一阵刺痛让磬磬本能地张开嘴,他的舌头顺势挤进去,搅动着她的津液,深深索.取。

    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呼吸间尽是他满满的味道,他的舌尖灵活而湿滑,好似一条蛇在她的口腔里肆虐,仿佛下一秒,肺里的空气就会被他吸干。

    她痛苦地挣扎、扭动着,尽管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不抵他的分毫,他的唇舌从口腔转到耳廓,再到脖颈并一路向下探索,所经之处濡湿微凉,留下或深或浅的齿痕……

    他的唇已辗转至她的身前,衣服的前襟在挣扎中被扯开几颗扣子,露出大片雪肌及藕荷色的蕾丝衣,这一下子刺激了雷君擎的眼睛,他赤红着双眸,大手从身后移到身前,肆虐向她。

    “雷君擎,不要……”磬磬将手从背后抽出,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雷君擎顿时一愣,他居高注视着她,脸上的阴鸷渐渐聚拢,好似下一秒就会袭来狂风暴雨。

    “哟……雷太太还挺泼辣的嘛!”对面的沙发上响起一声娇笑,方玲玲对雷君擎眨了下眼睛,“雷总,该不会……你也怕老婆吧?”

    话里话外皆是挑拨之意,听得磬磬一阵愤怒,“方玲玲,你住口!”

    “哎呀,雷太太,干嘛这么凶吗?我只是在为你们夫妻之间增加情趣而已。”她慵懒地从茶几上拿起另一杯红酒,高傲地看着磬磬,“既然不让我说话,那我喝酒好了!”

    雷君擎抚了下火辣辣的脸颊,耳边是方玲玲略带嘲讽的轻笑,他的男性尊严被彻底的刺激了,大手抓着磬磬的衣领用力一扯,纽扣如断了线的珠子,纷纷崩落,伴着尖叫声,他绕到她的颈后,将衣服向下一拉,两只褪下的袖口角叉,从身后绑住磬磬的胳膊,任凭她怎样挣扎也无法摆脱束缚。

    一抹邪肆与得意挂在嘴角,雷君擎俯看着她,顿让磬磬全身紧绷,“雷君擎,放了我,你说过……不会强迫我!”

    雷君擎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一闪而逝的凌厉他贴着她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答应又如何?我现在反悔了,既然你要离婚,我自然不能便宜了梁雨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