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相公太坏谁之过_分节阅读_12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皇都死了,朝中将来必是一盘散沙,我只求姑娘帮我几天,等我将女皇的一个远房侄女从边陲宣召回来,姑娘即可腿围。”

    纳兰冰若说得恳切真诚,焱儿微眯着眼睛看他,见他实在是不像撒谎的样子。可是她怎么能够做这个女皇呢?

    “纳兰冰若,我不知道你所说的话中,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但我要告诉你,我有朋友正等着我回去跟他们汇合,请不要留我在这里浪费时间。”焱儿此刻已是焦急万分,冷唯他们见她迟迟不回去,肯定是急死了。

    “姑娘,我不会放你走的,我知道你是从别的地方到来这里的,先前女皇和九王爷都想拉拢你,但是你都拒绝了,我心中对姑娘你的不趋炎附势也是佩服至极,但是,如今的我,只能是先小人后君子了。

    先前,我见到姑娘捡了玉玺之后,已经火速派人去姑娘住的别院那里接走了你朋友的母亲和七个姐姐,姑娘,我不是威胁你,若你不想她们有事,请配合我。”

    纳兰冰若说到最后,语气已经是极度无奈了。他有些歉疚的看着焱儿,他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威逼她的。

    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焱儿听了纳兰冰若的话,冷哼一声,脸上的神情冰冷如霜。

    “纳兰冰若,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圣女国的基业,可是我从你眼中丝毫看不出你对女皇死去的痛苦和难过,你未免太过于平静了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等着那个什么狗屁侄女来了以后,你会乖乖的放我离开吗?”

    焱儿说完,,但见纳兰冰若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缓缓掀起自己的衣袖,然后是领口。

    所有露出来的地方,下面的皮肤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不是有皮鞭抽过的疤痕,就是有类似于铁条烙过的痕迹,数十条狰狞的疤痕蜿蜒在他的身体上,根本看不出本来肌肤为什么样子。

    “你这是……”焱儿蹙了眉头,不知该说什么。

    “女皇的杰作!”纳兰冰若开口,神情冰寒。

    “她干的?那你还一直留在她的身边?”焱儿不觉诧异的开口,凭他对纳兰冰若如此短时间的了解之后,她觉得,他不该是一个委曲求全的男人。

    他应该也是有一番男儿气概的。怎么竟会……

    “我说过,祖先是圣女国的开国功臣,祖宗的遗训是,无论皇家对我们做了什么都要忍耐,我们是圣女国的国民,亦是皇家的奴仆,我身为皇后,即使恨死了女皇的荒淫无度和血腥残暴,可我一定要忍下去。

    为了我还生存在圣女国的家人,也为了祖宗留下的话。”

    纳兰冰若说完,轻咬着下唇,神情,有一丝忧郁一丝无奈。

    焱儿不再多言,现在这种情况下,一切似乎都被这个纳兰冰若掌握在手心里,她是如何也飞不出去了。

    她不甘心的是,好端端的又要把冷唯他们牵扯进来了。

    ……

    在纳兰冰若的安排下,冷唯他们顺利的到了这个别院,众人对纳兰冰若的安排虽感气愤,但袁天逸的母亲和七个姐姐都在他的手上,他将她们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他们根本找不到。

    皇宫的那场大火燃了三天三夜,继而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暴雨将一切罪孽和污浊冲刷干净。

    高山阁内的尸体已经烧成了焦炭,隐约可以从散落在地上的配饰看出众人的身份,而属于女皇和九王爷配饰旁边的地上,两具尸体紧紧地抱在一起,似是死的时候还经历了一番殊死搏斗。

    只可惜,终归,尘归尘,土归土了。

    一切,都结束了。

    新皇登基,举国震惊,可焱儿手中的玉玺却是货真价实的,又因为有祖宗遗训在那里,皇后都不说话了,谁还敢造次。

    圣桑的手下跟女皇的侍卫在起火的时候进行了一番殊死搏斗,可谓是两败俱伤,如今,都被皇后纳兰冰若的家族收归麾下。一切,看似要朝着平稳安逸的放下发展了。

    只是,焱儿却恨不得现在乱作一团,只有那样,她才会有机会找出纳兰冰若的弱点,继而离开这里。这个纳兰冰若不愧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什么事情都做得密不透风,焱儿试探了好几回,都试探不出一分关于袁天逸母亲藏身地点的消息。

    如此一来,加上登基大典的那一番折腾,已经是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了。

    这期间,袁天逸最为着急,母亲虽然每天有书信送来,但是见不到她的面,他始终不能安心,为人子女者,竟让母亲做了堤防的人质,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而冷唯自然也是调动了僵尸军队去寻找纳兰冰若藏人的地方,可是,却一直是毫无所获。

    眼见天气转凉,秋意浓浓,他们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而纳兰冰若更是不许焱儿跟冷唯他们单独见面,每次都要有他的人在一旁呆着才习惯。

    蛋腚和北辰澈好几次忍不住跟纳兰冰若的人动了手,让对方挂了彩,可是事后,纳兰冰若依旧我行我素。他跟焱儿保持着良好的距离,不与她起任何冲突,也不放人她一点自由和权力。

    焱儿眼前光阴飞逝,知道长此以往不是办法,于是主动提出带纳兰冰若去见见冷唯他们。纳兰冰若虽有疑惑,但见焱儿一番诚恳,便也就不说什么的跟着一起去了。

    其实焱儿的心思是想让冷唯他们都跟纳兰冰若打打交道,人多了,才更容易看出他的破绽,相处对付他的办法。

    冷唯等人听闻焱儿要带着纳兰冰若一起前来,已是猜到了焱儿的心思,这么些日子来,他们还未能见到这个该死的男人。一想到成为新皇的焱儿,莫名既有了一个口蜜腹剑的皇后,一群人俱是摩拳擦掌,等着纳兰冰若前来。

    蛋腚的尾巴更是早早地亮出,恨不得立刻在纳兰冰若脸上划上几道,想他跟姐姐认识了那么久,却还没得到一个所谓的名分,这个纳兰冰若不过仗着手中有袁天逸的母亲和姐姐,就可以攀上焱儿姐姐,成为皇后。

    他怎能甘心?

    不甘心的,又岂止是蛋腚,冷唯心里最是难受,遥想几个月前,他本是能够顺利迎娶焱儿成为妻子的,可是言裴轩的阴谋诡计破坏了一切,他当时以为袁天逸找他,谁知去了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