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咸德二年,秋,益州。

    不过才辰时三刻(1),城中有名的金杏酒楼里就满满的全是客人了,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门口远远的信步走过来一个年轻男子,头戴“逍遥巾”,身着一件宽袖广身的细白布袍。虽则不是锦袍,但酒楼的闲汉(2)看惯了各式富贵公子,何等的眼力,到得近前,一眼看出内里的汗衫可是纻丝的。是以虽然这位好不面生,并非店中常客,但一点也不妨碍他们分辨出来客的荷包不瘪。

    闲汉小六急忙殷勤的走上前去,招呼道:“这位公子可是到我们金杏用膳,快这边请,让小子为贵客引路。”

    这公子颔首随他步入酒楼里,小六试探性的一问:“公子这楼下人多嘈杂,楼上备有雅间,可要去楼上小坐?”

    谁知那公子却说:“不用了,我只一个人,倒喜欢热闹些,就坐楼下吧。”

    小六心中暗道,“莫非看走眼了,这却是个穷措大?连包厢的钱都舍不得出?”

    但当下面上却仍是热情不减的把公子引到靠窗的一个空位上去,一边递上热毛巾给客人擦手,摆下碗筷盘盏,一边自我介绍道,“客人请宽坐,小子名唤小六,今日公子赏面,让小子伺候公子。”

    男子坐定后,小六正待要报上菜单,那男子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吩咐道:“大伯(3),先上几碟家常果子吧,桔红膏,鲍螺裹蜜,其他你随意捡两样时令的上来就是。”

    说完甩了半陌(4)铜钱给小六。

    小六一见竟然是铜钱,嘴角裂开的幅度立马提升了几个档次,头先还怕瞧走眼了,这一看出手这般豪奢,今日这单生意可算是捡到宝了。他忙不迭的道完谢,就赶紧麻溜的跑去下单了。

    不一会儿几样果子点心并茶饭就热腾腾的被吆喝着端了上来。

    这公子也不急着吃,先问小六,“这金杏酒楼是平日里生意都这般好?还是今日有什么特别的缘故?我见便是中京城中的大酒楼也不会这么早就客似云来。”

    小六弓腰咧嘴一笑,却先不回答,倒反问道:“公子一看您就是外地人,是头一回来益州城吧?”

    公子一挑眉,“哦,你如何知晓?”

    “这益州城里就算再富贵的人家,不管是王大户还是刘知州,都没有用铜钱这么阔绰打赏小子的。只有那初来乍到的外地豪客才舍得用铜钱呢。”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我衣着打扮,举止口音有什么不对的,没有入乡随俗,失礼于人前了。原来是我今日嫌铁钱太重携带不便,只带了铜钱出门的缘故。”

    “哪里的话,公子您这么一表人才,富贵堂堂的,就连口音都是地道的川蜀官话,可比益州城里的公子哥儿还清俊高雅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世人都道闲汉一张嘴最是甜死人不偿命,可听在耳朵里却都还是受用不已。

    这公子也佯作生气,笑道,“你这大伯,问你话答就是了,扯那么多做什么,就算我是外地人,又和这金杏酒楼的生意有什么关系?”

    “公子您有所不知,这益州人来金杏酒楼可没几个是为了吃菜吃酒的,更何况这大清早的,就是闻名川蜀的蓉和楼也不可能有这般热闹。”小六说着压低声线,故作神秘的说,“这些客官来这里都是等‘开价’的。”

    “开价?”客人不解。

    小六指了指酒楼大厅西北角一个不甚起眼的角落,只见那边廊柱上贴着一张三尺见长的红纸,上书几个大字:今日金杏到货。而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在旁边指指点点了。

    小六说:“公子您看,一阵老板会派人在那张红纸上写上今日愿以多少铁钱兑换一个铜钱,这名堂就唤作开价。”

    客人更加不解了,“国朝不是早就定好四个铁钱兑换一个铜钱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围着在此等待这小小酒楼老板定下的价格?”

    小六大笑,“哎呦,我的公子呐,官府要真能四个铁钱换一个铜钱,小子我早就去换了发财了,也不用在这里每日里熬苦受累了。公子您且听我从头与您分说。”

    他一边说,一边也不忘先给客人把茶汤满上,“小子头先也说了,益州城里的老少爷们没几个舍得用铜钱的。因着国朝禁令铜钱不得入川,违者处以重刑,所以这蜀地里都只能用铁钱。但国朝纳税上捐又非得用铜钱不可。这只出不进的,几十年下来,蜀地里的铜钱愈来愈少,谁家也不敢乱用,就怕缴税的时候交不出铜钱落罪。至于您说官府定的那四个铁钱换一个铜钱的条例?呵,从我老爹那辈起就换不到了,除非您愿意吃亏拿铜钱换铁钱。可是您说,谁家也不蠢是不?普通老百姓到了要缴税纳贡的时候,没有法子不也还是只有去找那黑市换?”

    这客人也是聪明人,听到这里不用小六明说也觉出了一点滋味,“你是说,这金杏酒楼表面是个酒楼,实际上是个铜铁钱兑换的黑市?”

    “呦,公子,我可没这么说,这可是您火眼金睛看出来的。”小六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那现下黑市上要多少个铁钱换一个铜钱了?”

    “总要十三、四个铁钱换一个了。”

    “竟然比官府定价高这么多?”

    “可不是吗?所以公子您赏小的那几十文铜钱,小的真是感恩戴德没齿难忘。”

    这时有一老丈推着小车入内,里面都是蒸腾着热气的小碟子。

    小六马屁才一说完,就又急忙热络的说道,“公子您看,这老丈手艺很是了得,做的灌浆馒头和鹌鹑馉饳儿整个益州城都有名,您要不要来点?”

    “就各捡一样吧。”客人闻着味道也确是诱人,于是点点头,刚随手拿出几十文出去,可一想到这并非中京,如那闲汉所说,这几十文铜钱可当几百文铁钱了,他顿时有些后悔,但又不好意思索回,只得作罢。

    那老丈领了铜钱也果然惊喜的感恩戴德的连连呼谢,看来小六说言不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