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1他想救薄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拒绝?

    显然不行,要是一口拒绝,那不是证明她说话不算数吗?

    这还是最轻的,如果惹的程珈澜追究她说的话就麻烦了。早知道她就忍耐了!不应该为了一时的最快把自己搞到这个地步!

    答应?

    这更是让嘉禾吐血,之前她从薄履冰跟薄妈妈处就拿出了五千万,结果并没有达到目的,薄荷还是回来给她添堵了。

    尤其……现在是英镑,一英镑大概是等于九块九毛五的人民币,五千万英镑,那就是……

    那个数字,只要嘉禾一想就觉得心头发麻,尤其是她想到这事被主人和教官知道以后,她恐怕就不是发麻而是发毛了!

    然而不管她暗地里吐了多少血,在众人的目光下,还是得硬着头皮把支票填好,递给薄荷的时候,嘉禾觉得自己的手在发抖,偏偏薄荷没有立即接过来,还一脸怀疑,“你给我的不会是空头支票吧。”

    随随便便就拿出五千万英镑会不会太好骗了一点?

    薄荷哪里知道嘉禾的担忧,她只是想,嘉禾这女人耍手段弄个假支票给她,若是她信了,等有急事用钱的时候不就抓狂了吗?

    “支票没有问题,一年之内去任何银行都可以支取。”

    这话是程珈澜说的。

    “哦。”

    虽然薄荷现在很不想看到程珈澜,但是对于他的话还是信服的,于是没有多言就把支票收进自己的手提包中,然后很认真道,“这张支票就当告诉你,很多话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否则会伤的不止只有心,还有钱。”

    而且伤的还不是一般的狠!

    然后,薄荷就瞧见嘉禾的脸色异常难看……

    看在支票入账的份上,薄荷很好心道:“从这一刻起,程太太的宝座就是你的了,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不会跟你抢了,瞧,五千万你花的还是很值的。”

    她要带着肚子里的宝宝离开,至于男人什么的还是一边去吧!

    薄荷这么对自己说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心脏被她果断的无视了,她一脸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提包,对着脸色不是特别美妙的男女说道,“再见。”

    再也不见。

    程珈澜的脸色不是很美妙,或者这么说,实在是太含蓄了一点——那哪里是不美妙,简直就是阴沉如水,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

    薄荷不但敢勾搭其他男人,打掉他的孩子,还敢以一副买卖东西的语气,把他妻子的身份卖掉了!

    勾搭其他男人。

    打掉孩子。

    卖掉程太太的宝座。

    这三点,其实程珈澜分不清楚,他到底更介意哪一点!

    他只知道自己心头那把火,从得知孩子没有了之后就再没有熄灭过,且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程珈澜眯了眯眼,想也不想的推开靠在他身上的嘉禾,去开车门。

    薄荷见状震惊了,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她不应该任由心头的那股气和不爽来挑衅程珈澜,毕竟离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显然已经晚了,貌似炸毛的程珈澜要来找她的麻烦了!

    “给我过来!”

    程珈澜看着一步步后退,像恨不得插翅从他身边逃离的薄荷,冷声说道,“不要让我亲自去拎你回来!”

    薄荷只觉得头皮都要发麻了,她一点都不觉得在程珈澜说了这句话之后她还能跑掉,更何况对方还有还几个人,还有车……而她这次只能一个人孤军奋战,从硬件上来讲,双方的实力差了不止一点!

    跟在程珈澜身后,从车上下来的嘉禾看到薄荷犹豫的神情,又想到自己想要实现的目的,还有已经开出去的大额支票,立刻出声道,“薄荷,你过来吧,反正车子空间够大,多你一个人不打紧。”

    这话听起来没有问题,可是话里的意思已经把自己当女主人。

    而薄荷只是一个被招呼的客人。

    薄荷闻言,无法控制的想,程珈澜之所以会从婚礼上离开就是因为嘉禾,顿时传来尖锐疼痛的心脏让她最后一点犹豫消失,她绝对不能再将自己陷进那样不堪的境地,因为真的太辛苦了。

    更何况她还有宝宝,她一点都不希望宝宝会在这样畸形的环境里成长,她的孩子,哪怕注定没有爸爸,也应该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成长。

    于是,薄荷开口拒绝,“不!太挤了!”

    这辆被程珈澜使用还算频繁的七座商务车,后排座位只有三个,但其实坐四个人都没有问题,想要有拥挤的感觉最少也得坐五个人以上。

    可是,对于情侣之间的感情来说,两个人足矣,三个人的话那真是太挤了!

    薄荷话里潜在的意思很明白,在场所有人都能够听明白,嘉禾瞬间圆满,她只觉得自己钱没有白花,但是程珈澜就不满意了,敏感的他从薄荷的话里听出了其他的意思——

    她是存心想要离开的!

    这让程珈澜越发不满,“是你逼我的!”

    他直接就迈开修长的腿向薄荷走过来!

    薄荷到底顾忌着才稳下来的孩子,不敢做出转身就跑的剧烈动作,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珈澜快速靠近,“别过来!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薄荷这种试图撇清关系的话让程珈澜很不喜欢,他早就在阎修当初查到的资料里,知道薄荷跟在他身边四年,而这四年或者说更长的时间里,嘉禾却毫无踪影!

    他还没有找到莫名其妙失去的记忆,所以不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却知道不能让薄荷走,不说别的,只凭薄荷在她还活着的时候,能够被他留在身边四年,这件事情就透着诡异。

    程珈澜不相信自己会随意的背叛她,哪怕是她因为种种原因不在他的身边,也绝对不可能。

    那么,两相矛盾的事实背后代表的意思就太值得玩味了。

    “哎——”程珈澜还未开口的时候嘉禾说话了,“你就别闹脾气,惹澜生气了。”

    薄荷闻言,杏眸中浮现出嘲讽的光芒,她望着走过来的嘉禾,冷淡客气疏离的笑道:“莫非嘉禾小姐是打算让程珈澜再娶我一次?”

    嘉禾的脸庞僵硬,这话她可不敢说,之前薄荷跟程珈澜的婚礼,轰轰烈烈准备的时候,她都不知道悔青了多少肠子,还好最终被教官阻止了。

    想到教官,嘉禾就忍不住想到,某次她一不小心看到教官嘴里叼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下用力的刺着薄荷的照片,每下都正中心脏,那股狠劲,即使是她都忍不住背脊发寒。

    想来薄荷跟教官应该是有着过节的,要不然怎么能够让教官恨成那样?

    对此,嘉禾当然是幸灾乐祸,有了教官出手,任凭薄荷再厉害也只有被收拾的份,她对教官的手段有着无以伦比的信心。

    想到这儿,嘉禾的心情瞬间美好很多,她重新扬起唇角,“如果澜愿意的话,那我毫无怨言。”

    就是让她坐上程太太的位置又如何?那也得她能坐的稳,或者坐的上!

    之前她不敢赌,但是在知道那天假扮医生把她从医院弄走的人是教官派来的时候,她基本上能够确认,教官绝对不会允许薄荷嫁给程珈澜!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是嘉禾却相信自己的直觉。

    薄荷不知道嘉禾暗地里的打算,她听到嘉禾的话,用怜悯的眸光看她一眼,“你每天都逼着自己装的这么大度,就不累吗?”

    薄荷这话实在太过于的诛心!

    这成功的又让嘉禾才好看一点的脸色直接大变,“你!”

    尽管嘉禾愤怒的恨不得直接冲上去跟薄荷大战三百回合,但是想到身边的程珈澜,嘉禾又咬着牙忍了下来。

    嘉禾以为程珈澜见到自己被薄荷用话语如此的埋汰,一定会代替她出头的,谁知道并没有,她忍不住侧头去看,却见被她挽着手臂的程珈澜正在一脸专注的望着薄荷。

    那双形状好看的剑眉紧蹙,漆黑如墨的眼眸中闪着她从未见过的探索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嘉禾觉得自己的心脏跟着一紧,她立刻想弄出点什么事儿,打断程珈澜的沉思。

    显然有人跟嘉禾有着同样的想法。

    此时,有辆车悄无声息的发动,仅一瞬间速度就提到了最快,然后冲着站在通道的薄荷,程珈澜和嘉禾三人,冲了过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