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半裸江山_分节阅读_11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软道:“山儿,我是做梦吗?”

    我伸手抚上他的脸颊,用力收缩了下身:“感觉不到吗?”

    白莲发出性感的呜咽声,眼波动荡着感动道:“感觉得到,感觉得到,我在山儿的身体里,暖暖的,柔柔的,包裹得好舒服。”

    我扫眼仍旧交织的大腿、紧密接触到一起的禾幺.处,以及腹部上星星点点的白色浑浊,一切,晴色得动人心弦。不禁,心生异样的情动。

    白莲似享受般亲昵着我的鼻尖,一声声唤着:“山儿……山儿……山儿……”

    我幸福的笑着,捏住白莲的柔唇:“叫魂儿呢?”

    白莲拉下我的手,非常认真道:“山儿还别不信,你就是我叫回来的!”

    我好笑地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尽管心里明镜怎么回事,但还是装作懵懂的问:“怎么说?”

    白莲心有余悸中含了丝惶恐与颤抖,却强撑着骄傲,朗声道:“你被那恶妇刺伤了后,便断了气儿,我不相信你死了,只当你又是开玩笑,可你却不再醒来。我就抱着你,一遍遍不停的叫,大约过了两盏茶的功夫,你才又了呼吸的。”

    白莲虽然没有说,但我却能想象得到,他抱着我,万念俱灰、失声嚎叫的样子。抬起头,拥上他的腰身,心疼着:“对不起……”

    白莲则呲起小牙,凶巴巴地横着:“若你再敢有下次,仔细了你的皮!反正我是馋嘴狐狸精,吃吃人肉,也没什么不可!

    我忙扮演起一副受虐小媳妇模样,点头瑟缩道:”是,是,大爷,我再也不敢了。”

    白莲却将我紧紧抱入怀里,哽咽道:“山儿,别再吓我了,吃不消的,真的要疯了。”

    我用力点着头,认真保证道:“放心,即使阎王屁股再翘,大腿再长,腰在柔软,也敢不上我的白莲,伦家才不去找他画裸体呢。”(阎王:呀哟我的姑奶奶,您怎么又提起我啊?阎王老婆:啧啧……姑奶奶?叫得可真实亲切啊。)

    白莲噗噗一声,笑开了,眼波滟潋动人,自负地仰了仰下巴:“我觉得山儿的眼光,就是好。”

    “哈哈哈哈……”我笑得胸腔震动,大有猛火燎原之势。

    白莲眼光发直的望着我,囔囔道:“又看见山儿大笑了。”

    我渐渐收了恐怖大笑,眼含温情地望着白莲:“有你在身边,我会一直笑给你看。”

    白莲抽了下小鼻子,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我亦点头:“一言为定。”

    白莲亲昵地贴近我的鼻子,小心翼翼的问:“山儿,你真是一缕孤魂吗?”

    我拉下脸,恐怖地望向他,声音低八度的阴森道:“是啊~~~你~~~怕不怕啊?”

    白莲的眼睛瞬间兴奋起来,一把钳住我的胳膊:“那地府是什么样子的?你没有呼吸时,是不是找阎王画裸体了?阎王真的没有我好看吗?你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那么多的美食都是你那里的特产吗?还有什么是我没有吃过的?”

    我嘴角随着白莲的问题而抽搐着,就如同面瘫般无法控制。

    而白莲仍旧无比雀跃地继续问着,完全陷入到自己的狂想曲中,甚至已经考虑到要跟我一同服毒自尽,然后跟着我回到我原来的那个世界,去……吃……美……食!

    我竟有种生命不保,想要逃跑的冲动。

    然,就在此时,白莲突然怪叫一声:“不好!”望向我,慌乱道:“山儿,我们赶快走!”

    一百五十一三人的床

    望着白莲的紧长兮兮,我仍旧迷糊得不知所以,刚要开口询问缘由,一个载满激动的谑戏声音便随着木门的吱嘎声响起:"十一弟,你要带着我们的小娘子去哪里啊?"

    貌似久违的阳光,就这么随着那人的嬉皮笑脸照射了进来,导致我眼前出现高光,在刹那间呈现无视状态。

    待反应过来时,只觉得床边一陷,某个不正经的声音在耳边啧啧道:"十一弟也不顾及一下小娘子的身子板,这刚醒来,就做这么多运动,也不知道饿得慌?"

    "咕噜噜……"我的肚子和白莲的肚子齐齐叫嚷了起来。

    而我适应了光线的眼睛则缓缓转过头,望向单手支头侧躺在我身旁的罂粟花,看见他褐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璀璨,沁着惊喜的激动,含着炽热的深情……

    我,被各种复杂的情绪绕懵了……

    罂粟花则抬起修长的手指,抹了抹我脸上白莲丢出的白色浑浊,笑道:"十一弟的射程还挺远的。"

    唰……我挡风挡雨挡暗器的脸皮,就这么红了。

    意识到赤裸裸的自己与同样裸露的白莲,正以最原始的形态暴露在罂粟花的眼底,完全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为彼此禾幺.处的良好隐匿所心喜?毕竟,我们的那里,对接得毫无空隙可以窥视。

    我这边仍旧处于极度神游中,白莲那边则手臂一拦,将我抱入怀里,即是占有,又似炫耀道:"我一连做了三次,比六哥第一次时强多了!"

    我诧异了,这还用对哥哥炫耀吗?

    罂粟花哦了一声,愉悦地调侃道:"六哥我若第一次就对着山儿,定然只比你多,不比你少。"

    我僵硬了,有这么拿人做比较的吗?

    白莲则哼哼道:"六哥你少将我,别以为我会因不服就跟你比试,你可别忘了,在这个家里,我是正夫!"

    罂粟花忙孙子样道:"是,是,一切都听十一弟安排。"

    白莲又哼哼两声:"别以为你讨好我,我就能让你亲近山儿。"

    罂粟花则暧昧地趴在我耳边,调戏着,抛出一句让我血崩的话,他说:"那六哥亲近十一弟,还不成吗?"

    白莲身体一僵,瞬间红了脸蛋儿,咬牙道:"六哥!你……你……你竟欺负到我的头上!休了你!你了你!"激动的白莲瞬间抽离了我的身子,与连接处带出了一股白色热流,他光着身子就跑到了地上扎头到柜子里,翻天覆地的一顿神挖。

    望着白莲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我,彻底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