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真正的罪恶(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呜呜,呜呜,呜呜~~

    呜咽的声音从小乌龟的嘴里发出来。

    这已经不是一种哭声了,而是一种无力的呻吟声。

    这个人实在是太无能为力了,无能为力的连哭都不敢去哭。

    他不敢去抬头看白客,也不敢张口求救,他无法面对自己的羞耻。

    白客曾经在电视里听到一个心理学的观念。

    说当一个人,实在无法面对现实的窘境时,就会编造一个理由让自己去逃避它,哪怕这个理由是多么的荒诞。

    然而如果连这个理由都无法支撑眼前的羞耻时,那么这个人就会进入一种静止状态,也就是心灵死亡状态。

    小乌龟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他除了发出呜呜~~的声音之外,其他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连求救的欲望都没有。

    白客上去三下两下把他放下来,把他脖子上的皮带解下来扔掉。

    然后小乌龟就完全没有力量的摊在白客身上,就像一块没有骨头的肉一样。

    也没有胆量去抬眼看任何人,没有胆量诉说,没有胆量指责,他的双目呆滞,好像瞎了一般,连瞳孔都发散了。

    白客不想让他就这样赤裸着身体。

    并不是因为怜悯之类的原因,而是他觉得一个人活成这样,看起来很奇怪。

    于是他先把小乌龟放在旁边,走到一个身量和小乌龟差不多的男生,这男生的裤子上没有裤带,小乌龟脖子上的裤带明显是他系上的。

    “你把衣服脱下来。”

    “什么?”,

    这男生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而听到这句话时逐渐清醒过来,随后猛地站起来,拧起眉头和白客对峙。

    这party上的几个男生,都是平日里很不好惹的角色。

    而白客指着的那个男生,正是这些人中最不好惹的。

    大家都喝了酒,血气上涌,几个男生全都你也紧着拳头围了过来,有几个还去顺手抄起了酒瓶子。

    “你tmd给老子再说一遍?”,

    那男生被白客这一激瞬间红了脸,

    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子,已经准备上手了,

    “我cnm的,你小子敢不敢再说一遍?

    你今天tmd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过来跟老子比比画画。

    你以为有个富二代给你撑腰,跑这来装什么硬腰子,告诉你,你那个富二代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

    没人特妈管你了,你信不信我等会儿也给你扒光了,给你吊在……”

    “当!”

    还没等这个男生的话说,白客抽出袖子里的钢管,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那男生的额头被砸破了,鲜血立刻流了出来,眼睛立刻上翻,直愣愣的摔在沙发上,所有人都吓住了。

    那个被打的男生懵了一秒钟之后,立刻暴怒了,它脑门上的青筋暴跳,刚要还手。

    而这时就看见白客快速的跟到沙发上,随后一个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这可再不是过去那软弱无力的拳头了。

    这是真正沙包一样的拳头,一拳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的砸在那个男生脸上,鼻子上,嘴上。

    就这样,那个男生连话都没有说出来一句,就被砸晕了。

    “大家别动,不要动!!”,

    贾毛仁这个时候变得非常清醒,从刚才开始,他就目视着这一切,但是却没有上手。

    知道眼下的情况是什么?

    这件事其实他们是最不占理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