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8章 鱼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叫憬悟?”宋研竹柔声问道。

    那小丫鬟怔了怔,抬头望一眼宋研竹,见她如此气定神闲,不由心生疑惑,老实道:“是,奴婢名唤憬悟,是宣慈师傅捡到奴婢时,为奴婢取的名字。”

    “名字确然不错。”宋研竹笑着,眼睛里没有半丝温度,道:“我确然也未曾见过你。”

    “妹妹这是什么意思?”宋欢竹笑道:“总不能你当真骗了我?你不是被师太救走,而是被什么人掳走不成!”

    “娘娘莫急,”宋研竹嘴角漾上一丝嘲讽,“当日我确实被宣慈师太所救,只是在寺庙里却从未见过这位憬悟小师傅。可她方才分明又说她一直在寺中,从未出过山门……是么?”

    宋研竹像是确认一般,再问憬悟:“是么?”

    憬悟惊惶地看了一眼宋欢竹,宋欢竹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忙低下头,微微垂下双眸遮住慌张,“奴婢句句属实!”

    “从未出过山门的小师傅却不知什么原因在深山里被喜夫人所救,这事儿听着可真是稀奇。喜夫人散步到深山么?”

    一旁的琳琅很快听出蹊跷,忍不住讥讽道。

    憬悟心中一慌,忙解释道:“师傅每隔几日便会派我下山采买,那日下山我不小心受了伤被喜夫人所救……“

    一句话冲出口,旁人看她的眼神越发意味深长起来:就在方才她还说自己从未出过山门,怎么转瞬便变了说法!

    憬悟此刻恨不得狠狠摔自己的脸,求助地望着宋喜竹,宋喜竹微不可见地蹙眉头,她敏锐地发现,一直跟在宋研竹身边寸步不离的初夏不见了踪影,她隐约觉得不对,却倔强道:“不管她下没下山,终究是静慈庵的人,她在山中时日不断,又怎会遇不见姐姐。姐姐怕是记错了地方,抑或是去错了地方?”

    “去没去错还真不由她一个小尼姑说了算。”宋研竹轻笑一声,神色凛冽地望了憬悟一眼,憬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就见宋研竹朗声对宋欢竹道:“前些时候我从镇国寺出关时,见过宣慈师太,当时她便对我说过,她庵堂里几个月前走丢了个小师傅,名唤憬悟,想来便是跟前这位姑娘。宣慈师太曾委托我,若是有一日遇见了她,定要同她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不知憬悟姑娘能否明白宣慈师太所说这八个字。”

    “我不明白……”憬悟哆嗦了两下,宋研竹笑道:“不明白不打紧,一会你就明白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憬悟倏然抬头,身后忽而响起个苍老却沉稳的声音,“憬悟,你还不随我回去!”

    憬悟浑身一震,僵硬着身子回头,只见许久不见的的宣慈师太满眼痛心地站在她的身后,她心一慌,脱口而出道:“宣慈师傅!”

    “你是……”崔老夫人头上的青筋暴起来,脑袋里嗡嗡作响。宣慈上前念了句佛号,对着宋研竹和崔老夫人行了礼,道:“今日本是老夫人您的大寿之喜,贫尼不该叨扰,只是这孽徒贫尼苦苦寻了她几个月,今日非要带她离开不可!”顿了顿,提声对憬悟道:“你这孽徒辱没师门,伤风败俗,与男子私通不算,竟还盗走庵中世代相传的住持信物!你今日将佛像交还与我也就罢了,若是不然,我定要将你交官查办!”

    “小尼姑与男子私奔!?还偷东西!”琳琅张大了嘴巴,忽而又哈哈大笑拍着手掌道:“喜夫人可真是有眼光,捡了这么个东西回家,还要拿她满嘴喷粪诬陷陶大奶奶!果然是一丘之貉,一个想着法子坑害救了自己的恩人,一个变着方子坑害自家姐妹!好,真是好!”

    “琳琅!”崔老夫人厉声喝止,“不许无礼!”

    宋喜竹脸一阵青一阵白,便是宋欢竹脸色也不大好看,沉了声道:“憬悟,她说的可都是真的!”

    “不,不是……”憬悟慌慌张张地想要冲出人群,琳琅眼见她要跑,扬鞭就要打在她的身上,她躲闪不及,被鞭子抽中打了个趔趄,眼见着要趴下去,四周的丫鬟小姐们惊叫了一声急急往后退。

    宋研竹下意识护着肚子往后退了一步,混乱中,不知是谁在她背后狠狠推了一把,她一时站不稳,低声尖叫了一声,眼见着就要摔在地上,崔二奶奶眼明手快快步上前搀扶了她一把,她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心总算落了低,这才惊觉手臂微凉,低头看,不知是哪儿来的糖蒸酥酪,汤汁泼在她的手臂上,顺着胳膊往下,裙子顿时湿了大片。

    “你没事吧!”崔二奶奶急切问道。宋研竹摇摇头,崔二奶奶这才放了心,对宋欢竹迟疑道“娘娘这……”

    宋欢竹厉声道:“将人拿下!”一壁对崔老夫人道:“真是抱歉,扰了您的好兴致!”

    崔老夫人面色不佳,提声道:“还不抓住她!”

    一旁的小厮早已觉察不对,崔老夫人一声令下,他们便急急上前抓住憬悟。

    宋欢竹不等她说话,便呵斥宋喜竹道:“我晓得你是好心,可是好心也该有个限度,怎能什么人都往府里带!如今扰了崔老夫人的寿宴,你可如何担待的起,还不向崔老夫人致歉!”

    宋喜竹唯唯诺诺应了声“是”,向崔老夫人致歉后,急急要带着憬悟离开,琳琅横鞭拦住她的去路,讥讽道:“喜夫人这是上哪儿去,方才不是还咄咄逼人要让陶大奶奶说个清楚么,怎得还没说话,便要走了?”

    “琳琅,算了。”宋研竹拦着她道,“毕竟是自家姐妹,想来宋侧妃娘娘和喜夫人也不是故意刁难于我。”

    宋喜竹面色苍白,怨毒地抬眼望了一眼宋研竹,咬着唇道:“姐姐,对不住。”

    说完,让人绑着憬悟离开,宣慈见此,急急跟上。

    一出闹剧总算收了场,崔二奶奶何等精明人物,见崔老夫人面色不郁,宋欢竹冷着眸子,赶忙点了一出热闹的戏,对众人道:“不过是些小误会,说清了便好。府里准备了上好的点心,可是圣上御笔亲题的‘天下第一厨’刘世昌大师傅为大家准备的,大家可以尝尝!”

    宋欢竹冷哼了一声,像是方才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对崔老夫人道:“府上请的这个戏班子极好。”

    “咱们府里请的戏班子再好,又怎及九王府里的。”琳琅话中带话说道。

    那一厢崔二奶奶心里也骂了句“厚颜无耻”,见宋研竹面露疲惫,身上更是湿了一片,忙低声道:“陶大奶奶莫要见怪,近来九王府发生了许多事情,宋侧妃娘娘她……”

    “不碍事。”宋研竹道,“我身子有些不适,想要先行离开。”

    “你的裙子都湿了。”崔二奶奶拦住她道,“怀孕的人最不能受凉。

    “不碍事,”宋研竹道,“我身子不适,想要先行离开。”

    崔老夫人道:“这怎么行,你的裙子都湿了。有身子的人最怕受凉,若是得了风寒,又用不得药,那滋味可不好受。别看这会天气还算暖和,衣服贴身上蒸腾着,最易过病气。老二家的,快带陶大奶奶去换身衣裳。”

    宋研竹还要推辞,一起身,只见方才淋湿的地方,因着夏日衣裳布料轻薄,现下全都贴在身上,方才的糖蒸酥酪干了之后,有一种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人浑身都不舒服。她点头道了声“谢”,同崔二奶奶并肩出了抱夏。

    到了崔二奶奶屋里,崔二奶奶轻轻拍拍自己的脑袋道:“瞧我这记性,你可是有身子的人,怎么穿得下我的衣裳!妹妹你且等等,我三弟妹也怀了身子,她的衣裳更合适你,我这上她那拿一套来!”

    她是个急性子,说着话便冲了出去。留下宋研竹和初夏、平宝儿三人在屋内。

    平宝儿压低了声音愤愤不平道:“方才真是太气人了!宋侧妃娘娘和喜夫人分明就是存心要让小姐下不来台。小姐真是好气性,怎得不趁机让她们下不来台!”

    初夏安抚道:“你晓得什么!今儿好歹是崔老夫人做大寿,小姐也是客人。小姐这是估计这崔老夫人的面子呢。若是撕破脸闹开来,崔老夫人的寿宴可算是毁了。传出去不只是宋侧妃娘娘不懂事儿,小姐也要受连累被责备。”

    “那也是她们挑衅在先,咱们不过是反击罢了。”平宝儿梗着脖子应着,宋研竹点点她的脑袋,嗔道:“同初夏多学着些。若是初夏嫁了人,往后我就得指望你了,你还是这般冲动的性子,可怎么办!”

    “小姐!”初夏跺跺脚,平宝儿问:“好在小姐早有准备——您是怎么知道宋侧妃娘娘他们寻来了那个小丫头呢?”

    宋研竹摇摇头道:“不过是早作准备罢了。”她和陶墨言都是活过两世的人,想得也比旁人多。当时只是觉得早些做好准备,无论谁发难,都能做到万无一失是,所以她早早就见了宣慈,憬悟的事情也是意外得知的——那日宣慈拜托她和陶墨言追查憬悟的下落,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憬悟跟了宋喜竹,这样稀里糊涂破了局,当真是误打误撞。

    她们在屋里等了许久也不见崔二奶奶回来,初夏道:“我去问问。”这一走又是一炷香,宋研竹渐渐觉察不对,领着平宝儿一同出门,刚跨出门槛,平宝儿突然低声“唔”了一声,两道黑影突然笼罩住她们,一道将平宝儿往一旁拖,另一道黑影直直拦住宋研竹的路,宋研竹倏然抬头,心下一沉,脱口而出道:“是你!”

    你道此人是谁,正是多日未曾见过的九王爷朱起镇!

    宋研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问道:“我的婢女呢!”

    “你别担心,她们只是被我请去睡一会,不会出什么事的。”跟在你身边的那几个侍卫不错,本王费了些功夫才将他们支走。”朱起镇往前一步,笑道:“你怕什么?这可是恪靖侯府,本王没那么大本事,能将你从这儿带走。”

    宋研竹微微蹙眉:“王爷也知道这是恪靖侯的府邸么?”强自镇定下来看朱起镇,只见他容貌微变,依旧是龙章凤姿的模样,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惆怅,想来这些日子不好受,看着憔悴了许多。

    先前那样意气风发,转瞬间便销了大半锐气,宋研竹竟觉畅快,偏了身想走,朱起镇却拦在她的跟前道:“你就这么恨我?我不过想同你说上两句话。”

    宋研竹眉目凛冽:“我以为我同王爷并没有什么好说的。”抬步往前走,朱起镇抬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往屋里拽,宋研竹只觉手臂生疼,身后的房门砰一声被冠上,朱起镇的眼里带着怒意,压低了声音道:“我不过是想对你说两句话!宋研竹,我若是想弄死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日么!”

    他咬牙切齿着,宋研竹下意识护着肚子,警觉地望着他:“不知王爷要对妾身说些什么。”

    “你非要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么。”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他觉得恼怒,“宋研竹,要不是陶墨言,你早就是我的人了!本王当初要娶的是你!是你施了诡计,设计让宋欢竹嫁给了我!”

    他压低了声音,言语里却带着熊熊怒火,宋研竹抬眉看他,只觉可笑:“王爷,您要娶的不过是您的一个执念罢了,您看看您后院的那些妾氏,我同他们,同宋欢竹又有什么区别!”

    “你又不是我,你怎就知道我要的不是你!”朱起镇抬声问她,随手一指,道:“我也以为我忘不了襄竹,直到我遇见你!宋研竹,你和她们都不一样!这一点你应当清楚!”

    “我不明白!”宋研竹摇头道:“王爷,我是您的妻妹!我的心里没有你!”

    “只要你愿意,你随时都可以不是我的妻妹!”朱起镇握住她的双肩,目光灼灼,“更何况,宋欢竹不过就是我的妾罢了。我的正妻之位一直虚位以待。那个位置只能是你的,也只会是你的!宋研竹,我只是想问问你,若有一日我能坐拥天下,你肯不肯与我共赏这世间繁华!我为帝一日,你定是我的皇后,你愿意么?”

    他几近疯狂,宋研竹讶然地望着他,失声道:“王爷,您知道您在说什么么?”

    朱起镇怔了怔,落寞地自嘲道:“我是疯了,我如今的境况,这样落魄……可世间之事,谁能说清,许那一日我便东山再起。宋研竹,只要你愿意跟我,我定能护你一世安康。我甚至可以为你杀了宋欢竹……”

    “你真是疯了。”宋研竹哑然失笑,一股寒意从尾椎往上冒,她实在无法明白,一个正常的人如何能这样轻易的说出要将自己的枕边人杀死的话来。

    话不投机半句多,屋里的气氛压抑地让她喘不过气来,“我要走了,王爷您请自便!”

    宋研竹轻声道,福了福身子正要走,房门忽而砰一声响,宋研竹还未看清那人是谁,那人已经快步走进来,抬手便要在宋研竹脸上甩一巴掌。

    宋研竹下意识护着脸,眼睛一花,只见朱起镇反应极快地抓住来人的手,反手狠狠地在那人脸上甩了一巴掌。

    一记清脆的耳光落下,“啪”一声,宋研竹抬眼望去,只见宋欢竹难以置信地捂着自己的右脸,眼眶里眼泪打滚,却迟迟不肯落下,“王爷,您打我!”

    朱起镇将宋欢竹烂在身后,厌恶的望着宋欢竹。

    那一厢宋欢竹愣了一愣,挣扎着要扑上来打宋研竹:“都是你,你这个狐媚子……变着法子勾引王爷!我当初果真没错看你!你就是个祸害,有你在我就没有安生日子!”

    “你闹够了没有!”朱起镇拦着她,在她冲上去之前,一把将她拽住,她身子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饶是如此,还要拽住宋研竹的衣角。

    宋欢竹急急后退,朱起镇忽而扬手,狠狠在宋欢竹的脸上甩了一个耳光,宋欢竹整个人愣怔地捂住双脸,委屈道:“爷,妾身究竟做了什么让您这样厌恶我?”

    “你做了什么?”朱起镇讥讽道:“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么?弄死我的亲儿子,只这一条,够不够?”

    “妾身没有,包侧妃是死于难产……”宋欢竹无力地辩解道:“爷,你怎么就不能信妾身一次!”

    “是不是你,你自己最清楚!”朱起镇厌恶地望了她一眼,撇开头。

    “您究竟是因为包侧妃难产之死质疑臣妾,是以才对王爷灌下红花之药,让臣妾再不能受孕……还是因为她?”宋欢竹指着宋研竹,桀桀笑着,旁人听着不由毛骨悚然,她却不觉,失望地抬起头——那一日,包侧妃难产离世,朱起镇从外头冲进来,当时她只觉得松一口气,往后再没有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