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围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竹的手唤道“小姐,小姐……”,喊了几声不见醒,宋研竹却越发打起寒颤来,面色也有些泛青,芍药有些害怕地推了推初夏,道:“初夏,你瞧小姐像不像中邪?”

    “胡说!”初夏纵然平日里有些怕芍药,可是也不许她这样诅咒宋研竹,她拿了帕子替宋研竹擦汗,对芍药道:“林大夫叮嘱过,小姐这几天应当能醒。若是半夜小姐有什么异象,就去西厢房找他!”

    “西厢房呐……”芍药看了眼外面灰蒙蒙的天。

    听说日月交替的黎明时分,外头不干净的东西最多,外头黑乌乌的,天又这样冷……她着实不想去,看看还在打寒战的宋研竹,她定了定神,推了把初夏道:“小姐有我伺候,你赶紧去找林大夫,若是小姐有什么不测,你我都担待不起!”

    “好。”初夏早知会是这样的结果,利落地起身出门,一路小跑着去找林大夫,看看天渐破晓,又去叫醒了花妈妈,三人一路同行,花妈妈嘴里仍然不忘数落初夏:“定是你们耍滑偷懒没有好好照料小姐,不然好端端的怎么病情又会加重!”

    初夏也不回嘴,只小声催促着林大夫,几个人急急走着,却不知此刻的宋研竹突然硬挺着身体朝天呼了句“不要”,一歪身,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竟是悠悠转醒了。

    宋研竹这一觉睡的极沉,梦里的人嬉笑怒骂,婉转哀切,如走马灯一样走走停停,最后的景象定格在山匪围城,初夏拦在她的跟前,哀求她:“奶奶,您一定要振作,大爷肯定会回来找咱们的,您一定要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宋研竹哀切地牵了牵嘴唇,那样混乱的场面,他的丈夫抛弃了她去了另外一个女人身边,她就这么孤身一人陷入围城,如何好好活着?

    城外那些断裂的肢体遍地都是,腥臭的血污之气充盈着每个人的鼻子,厮杀的声音反复折磨着城里的每一个人,建州城里的人惶惶不安,有些人忍受不住饥饿,开始洗劫大户人家,城外还未乱,城内已经沦为人间炼狱。

    那一天,为了活命,城里的男人们已经盘算着应山匪的要求,每天送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出城。

    那一天,在宅子里躲了许久的她被人拉了出去,她脱力晕了过去,醒来时初夏已经不见了。

    后来她才知道,那天初夏拦在众人跟前,毅然决然道:“他们要的只是年轻的女人,我也是,我去吧,你们放开她。”

    出去的人再也没回来,谁知道她们的下场如何,谁又知道下一个又会轮到谁?

    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她等了又等,只等着陶墨言来拯救自己,最终,她却失望了。城破那日,她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恨么?

    宋研竹揉揉自己的眉间,竟是半滴泪也没落下,木然地只剩下酸涩。

    “小……小姐,您没事吧,您别吓芍药啊!”

    小姐?许久没有人叫她小姐。宋研竹一怔,这才蹙眉望向一旁,芍药花容失色地跪坐在一旁,不敢上前,地上一滩嫣红的血渐渐变得暗沉。

    “芍药?”她的声音黯哑到自己都有些陌生,可是眼前的人却让她恍惚。

    芍药,芍药,好一个活生生,娇滴滴的芍药。

    她想动,可是四肢都像是旁人的,她一丝力气也没有。双眼一扫,她痴痴笑出声来:这是她昔日的闺房,屋里的每一个物件她都熟悉至极。

    曾经想过千百遍,如果能回到从前……眼下竟是实现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