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妃来横祸:妖孽尸王请接招_分节阅读_10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听这话,若惜立刻来了劲,她拼命拼命地点了点头,“对啊,对啊,我真的很想他中阴咒,一辈子都躺在棺材里!”

    紫重楼瞧见若惜眼底的笑意,他也冷冷地勾了勾唇,在心里默默想道,“世间果然唯独小人和小女子难养也。如果得罪女人,把她们惹火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紫重楼挑了下眉头,淡淡地说道:“我可以帮你,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

    若惜听了,眨巴了几下眼睛,她若有所思地沉思一会儿,最后才点了点头,“好啊,好啊!你把他给我关起来,看他还敢不敢欺负我!”

    紫重楼笑了笑,直接将酒壶仍在地上,牵起若惜的说就轻声说道:“那么,现在就跟我走吧!”

    若惜笑嘻嘻地一脸高兴地抓着紫重楼的手,欢快地跟他走了。

    紫重楼将若惜牵至魔界入口,扭头看了看一脸醉意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嘴角微微一扬,随后长袖一掀,两人瞬间消失在入口。。。

    北冥逸带着神蟒和铁骑,身后还有几百的侍卫,他扫了一眼偌大的皇宫,大声喊道:“给我搜,一定要把王后给我找出来!”

    想到刚才红叶说的那番话,还有秋渔吓得面色苍白,北冥逸的脸色就变得铁青。

    “是!!”所有侍卫听见北冥逸的命令后,立刻四处散开,开始仔仔细细搜索。

    在搜索了几个时辰内,北冥逸一直不安地站在亭子里,瞧见不停有侍卫前来禀告情况,可是全部都没有若惜的消息,他心里不禁开始担心起来。

    这皇宫不是她一个凡人能出去的。既然不能出去,那怎么会找不到人?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想到之前她还受了伤,北冥逸的整颗心几乎都快纠结在一起了。。。

    249

    紫重楼将若惜带回魔宫,站在大殿中央,瞧见她还一脸天真地望着他,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 喂,你什么时候才把北冥逸给我抓起来?”若惜的酒意未消,而是神志不清地继续说道。

    “你真的想我把北冥逸抓起来?”紫重楼再次问道。

    若惜笑呵呵地点了点头,而紫重楼见了执起她的手,转身就走人内殿。

    刚一进去,迷蒙的白色烟雾瞬间就将他们包裹。若惜瞧见犹如仙境一般迷离的地方,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来,她扭头看着紫重楼,然后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紫重楼眼底浮着丝丝笑意,他伸手指了指栽种着黑色磨练的大石缸,低声说道:“你进去泡一泡,我就帮你把北冥逸抓起来!”

    “真的?”一听这话,若惜立刻惊奇地问道。

    紫重楼点了点头,而若惜瞧见他点头答应,想都没想,直接上前跳了进去。。。

    “主人,整个皇宫都找遍了,确实没有娘娘的踪迹!”神蟒撇着嘴,有些担心,也有些害怕地看着北冥逸。因为北冥逸此刻那副欲吃人的模样,他真的害怕他一句话没说对,他会一口气吞了他。

    “再给我继续找,如果找不到王后,你们就不用再来见我了!”北冥逸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大步转身就离开亭子。

    居然找不到人?

    找了一天,居然找不到人?

    北冥逸越想心里越窝火,同时,他也不知道若惜究竟躲得什么地方去了。

    她一定就在皇宫里,如果她出了皇宫,他不可能没有丝毫感觉,更何况,没有他的令牌,她根本就不能出去。

    既然没出去,那她去什么地方了?

    想到她可能躲在某个地方哭泣,或者干什么傻事,北冥逸的心突然一阵抽痛。

    他回到寝宫时,天色已经暗了,他站在窗前良久都没说一个字。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不停摇曳的树梢,他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北冥逸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瞧见太阳快要出来了,他才收回混乱的思绪,转身准备去换衣服上朝。

    可是,就在转身的刹那,瞧见若惜竟然面无表情站在他的身后一动不动。

    “惜儿?”北冥逸瞧见若惜先是微微一惊,随即开心地奔过去,欲将她搂进怀里。要知道,昨晚他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担心了一整晚。

    他以为,他再也看不见她了。他以为她离开了。。。

    可是,就在北冥逸快要抱住她时,若惜却突然伸手一把推开他,随即面无表情地冷冷开口:“不准碰我!”

    “惜儿!”北冥逸皱了一下眉头,英俊的面孔闪过一丝惊慌,他直直地看着若惜,见她的眼底没有丝毫情绪,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她,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我要离开这里,把令牌给我!”若惜退后几步,直接伸出手找北冥逸药令牌。

    “你要离开?”一听这话,北冥逸心中一慌,不过却在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若惜冷冷一笑,她直直地看着北冥逸,半天才幽幽开口:“我发现,这个地方不属于我,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都不属于我!”

    “我不会放你离开!”北冥逸瞧见她眼底的那抹决绝,立刻表明自己的决心。或许,他这次真的伤透了她的心。明明应该选择站在她的身边的,明明应该选择相信她的,可是他却。。。

    若惜听了,冷冷一勾唇,她淡淡地扯出一抹浅笑,“你一定会放我离开的,我有信心!”

    说完这句话,若惜直接转身回到弄梅居,而北冥逸瞧见她离去的背影本想追去,但是侍从却拦住他:“陛下,先上早朝吧,今天有贵宾到。下了早朝,再去找娘娘把一切讲清楚,不是更好吗?”

    北冥逸听了侍从的分析,觉得挺有道理的,于是,他急匆匆换了衣服,再快速上完朝,来不及褪去朝服直接朝若惜居住的地方奔去。

    可是,他却未见到若惜本人。他刚踏入弄梅居时,分明瞧见她在浇花,可是看见他来了,她就立刻走进屋子,把房门一关,不管他如何在门外呼喊她,若惜就是不开门。

    起身,他有想过直接把门震开的。可是,只要想到后果,他又却步了。

    如果他把门震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