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妃来横祸:妖孽尸王请接招_分节阅读_10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的身上,以泄心头之火。

    “王后娘娘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王后娘娘,别打了!!”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接近陛下了,我再也不敢了!!”

    。。。

    对于秋渔嘴里那莫名其妙的话,若惜充耳不闻,她只是一鞭又一鞭地使劲抽在她的身上,可是随着自己越用力,她腹部的刺痛也越来越严重。

    就在那疼痛越来越明显时,若惜才愤恨地卯足全力扬起鞭子朝秋渔狠狠抽去,她真的恨不得将那个外表看起来清纯善良,内心却无比歹毒的女人给活活的劈成两半,可是,那一鞭卯足她全力的鞭子还未落下,她的手臂突然被人一把用力抓住。

    “放开!!”见有人前来阻止自己,若惜怒红了眸子,抬起眸子就恶狠狠地朝阻止她的人瞪去。

    “云若惜,你在干什么?”北冥逸见若惜像疯了一般拼命用鞭子抽打着秋渔,他好看的剑眉深深皱起,同时幽深的蓝眸也布上一层愠怒。

    247误会

    北冥逸微微侧眸瞧见缩在地上正一脸痛苦和惊悚的秋渔,他好看的剑眉皱得更紧。稍等片刻,北冥逸移动眼眸看着满脸悲愤的若惜,他突然有些反感这样的她。

    他明明答应过她,只会宠她一人,只会爱她一人,只会有她一个女人,为什么她还要跟秋渔争宠?为什么还要这样大打出手?

    “王后娘娘,我知道错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炖补品给陛下送去了,我再也不敢了!!”秋渔一边楚楚可怜地缩着身子,一边万分惊恐地看着若惜。

    一听这句,若惜本来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迅速飙升。这女人居然敢颠倒是非、信口雌黄,居然敢栽赃她?简直太可恶了。

    “放——手!!”若惜不能自控地用力摇晃着自己的手腕,欲挣脱北冥逸的禁锢,“秋渔,今天我不废了你,我就跟你姓!!”

    说完,若惜抬手欲掰开北冥逸紧握她手腕的手。

    但是,北冥逸却在若惜伸手掰他手的瞬间收紧手中的力度,“云若惜,你闹够了没有?如果闹够了,立马给我滚回去!!”

    瞧见四周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北冥逸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而且,他实在太不喜欢她今天的作为。

    一听北冥逸的话,若惜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他居然叫她滚?她从今以后连孩子都不能怀了,居然还让她滚?

    北冥逸看着若惜的眼睛有些红,以为是自己手劲太重,捏疼了她,于是不由自主地放松了手中的力度。

    “陛下,这不怪姐姐,要怪就怪我,我不应该对姐姐鞭子好奇,更不应该去拿她的鞭子玩,惹她生气。。。一切都是我的错,该滚得人是我!”秋渔一边说,一边流泪,亮晶晶的泪水顺着她苍白的小脸直直下滑。同时,她还费力欲从地上爬起来,准备离开。。。

    而她的这番话或许在别人眼中没什么,可是,落入若惜的耳朵,却像一根导火索般将她身体内所有的炸弹全部引爆。

    栽赃嫁祸,外加装可怜博大家的同情?呵呵。。以为她云若惜不会么?如果她云若惜装起来,一定比她更逼真,更能博得大家的同情。可是,她云若惜现在火气旺盛不想装可怜,只想修理人。

    “我可以滚,但是,在滚之前,我一定要好好修理她一番!”若惜眸子一寒,她瞟了北冥逸一眼,快速抽回他握住的手腕,扬起鞭子就迅速朝秋渔抽去。

    北冥逸见了,他立刻闪身挡在秋渔的面前,同时一把抓住鞭子,然后愤怒地瞪着若惜:“云若惜,难道,仅仅是因为小渔想看一下你的鞭子,你就发如此大的火吗?如果是这样,你的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

    “北冥逸。。。”若惜怒红着眸子瞪着眼前的男人,大喝一声,“我只给你三秒钟,让开,如果你不让,小心我对你也不客气!”

    听了若惜的话,北冥逸好看的剑眉瞬间危险地一皱,他幽深的眸子瞬间扑扇着怒火,“云若惜,你应该知道,这世间没人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我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你不让开,我真的会连你一起收拾!”若惜根本不搭理北冥逸的话,而是用犀利的眸子直直地瞪着他。

    “云若惜。。。”北冥逸瞧见若惜当着这么多的人公然无视他,他忍不住有些怒火中烧。

    见北冥逸并没有让开的意思,她抽回鞭子,避开北冥逸就快速朝秋渔抽去。

    秋渔见若惜的鞭子抽来,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北冥逸听见秋渔的尖叫声,侧身就瞧见若惜的鞭子快要落在秋渔的身上,他急速上前,一把将秋渔从地上抓起来,随即朝神蟒和铁骑推去。

    神蟒和铁骑接住秋渔,两人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木讷地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若惜见北冥逸把秋渔拉开,心头的火气忍不住烧得更加旺盛,“我伤她,你心疼了是不是?既然你不让我伤她,那就别怪我心狠!”

    话毕,若惜就将尖锐的矛头指向北冥逸。她收起鞭子的瞬间又快速扬起鞭子,狠狠朝北冥逸抽去。

    “云若惜,你实在是太过无理取闹了,今天,我不好好收拾下你,恐怕你真的要无法无天了。”

    若惜使劲用力扯了扯鞭子,可是鞭子根本就收不回来。她咬了咬唇,直接伸出左手捏紧鞭子,使劲一滑动,红艳的血立刻把鞭子染红了。

    北冥逸的眸子闪过一丝惊慌,他欲松开鞭子,但是秋渔的声音再次响起,“*****金印!”

    金印?

    北冥逸一听,立刻急速放开鞭子,身体往一旁一侧,轻轻地就躲开了若惜的鞭子。

    沾上若惜鲜血的鞭子,此刻仿佛像凝聚了无数多的能量一般,闪射着耀眼的黄光。若惜见北冥逸已经让开,她恶狠狠地瞪向一旁的秋渔,她眸子一寒,直接快步上前,手臂一扬迅速朝秋渔劈去。

    神蟒和铁骑见了,他们立刻上前几步,挡在秋渔身前,若惜见了眸子一闪,“自不量力。。。”

    话毕,她没有丝毫迟疑,狠狠朝神蟒和铁骑抽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