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黑色豪门:错嫁冷血大亨_分节阅读_26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廷雨松开手,奔到聂彤面前道,“彤彤,或许我们可以一起上学。”

    “可以吗?”

    “可以。”

    两个孩子开心的讨论起来,雷绍衡瞧着瞧着,嘴角的笑淡淡的。

    日子趋于一种平静,平静到没有生气。

    可才过了两天,警方就冲了进来,瑜园的佣人都吓了一跳,有人急匆匆的告诉了在蔷薇苑里枯坐的雷绍衡。

    到底是名震春城的雷绍衡,警方虽是执行公务,在还未定罪前也不太敢乱闯,只在前厅等着。

    雷绍衡穿着简单的家居服,很快就来了。

    领头的警官颇为客气的对他说,“雷先生,请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雷绍衡没说话。

    那警官又道,“另外,请你配合我们的搜证工作。”

    雷绍衡淡淡道,“请便,但请允许我回屋换件衣服再跟你们走。”

    那警官打量了他一眼,便点头应了,随即招呼他的人进行搜证工作。

    警方有条不紊的忙开了,在偌大的房子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雷绍衡往回走时,见到了廷雨。

    他那目光十分的复杂曲折,廷雨也瞧着他,可他最终却好似解脱了一般。

    雷绍衡道,“小廷,你要好好上学。”

    这一次廷雨没有再点头。

    “去画画吧。”雷绍衡又道。

    廷雨也不说什么转身就走。

    但是过了十分钟,雷绍衡却还没有回来。

    警官终于发觉不对劲,立刻喊了佣人询问雷绍衡的房间在哪个方向。问明白后,领着人紧赶了过去。然而,瑜园里哪里还有雷绍衡的身影。哪里都找不到,雷绍衡竟然就这么逃走不知去向了。

    雷绍衡这么一走可谓是不打自招做贼心虚了,警方开始暗中找寻雷绍衡的下落。

    而在同时,和雷绍衡有关的人都进行了必要的盘问。

    园子里的下人是没有逃脱了。

    秦臻和聂文诚这边也没有问出什么来。

    警方见确实从他们口中探知不到任何有用的讯息,只好将人放走了。

    白晶晶与孟和平也在当天被警方传唤,这时两人还莫名其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然而一听雷绍衡竟然是杀人凶犯且还逃脱,均是不相信。而白晶晶的母亲冯珍,这日来看望白晶晶,一同被警方给带走了。冯珍只是个妇人,胆子小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被警方这么一个盘问,吓得哭了起来。

    随后一个巨大的缺口,就从冯珍的嘴里给套了话出来。

    连同雷绍衡的真正过去,连同白滨当年的一切,连同莫家,连同卓蕾全都被掀了出来。

    杨丰当年和卓蕾有过一夜,而白滨在那时鬼迷心窍,竟然起了心对卓蕾施暴了。卓蕾却只以为是杨丰,因为卓蕾是被蒙着眼睛的。这一切是一天夜里,白滨喝醉了酒说出来的话语。说完之后,白滨自己都忘记了,但是冯珍却还记得。她不仅记得,还记得很深刻,怎么也忘不了。她在那个家里最终是待不下去,选择一走了之成立新家。

    冯珍在说出这些后,惊诧了无数人。

    而莫家也随之被翻出老底。

    莫家唯一剩下的一脉血缘亲属,那就是莫律师莫树谦。

    莫树谦是莫家远方的一支血脉了,是和莫树永一个辈分的。当警方找到莫树谦时,莫树谦像是料到会有那么一日,神情很是从容。他也证实了冯珍的一切说法,这并不是幌子,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事实。

    警方这边入手随即翻出了近年来的几宗案子,那么凑巧就是当年对卓蕾施暴的另外几个男人。但是在早年,因为各种原因落败潦倒。这其中很是复杂,症结却一一指向了雷绍衡。在案发现场,凶手遗落了一颗红豆玛瑙。根据这玛瑙的来历,确认是莫家的儿媳卓蕾的生前遗物,本是玛瑙项链,后来项链典当了,但是估计这玛瑙留了下来。法政这边更是采取了雷绍衡在家中残留的头发作比对,发现前一例的尸体上遗落的鲜血确实为雷绍衡所拥有,近似度高大百分之九十九。

    DNA这种东西,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两个人如此相似。

    所以除了是雷绍衡,还会有谁?

    众人全都惊呆了,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更没有人知道雷绍衡这次是去了哪里。

    此时风家坐落在城西的花园别墅里,却像是一个安静的世外桃源。

    这半个月时间以来,这里清净得像是没有人打扰。蔚海蓝的身体在这半个月来得到了很好的治疗,魏森是个优秀的医生,风景辛对他的医术感到很佩服。两人聊着天,谈起蔚海蓝今后会如何。风景辛提议过段日子送她去国外静养,魏森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愿意一同前往。意见既然是一致,那就没有问题了。

    房间里边,蔚海蓝坐在椅子里晒着太阳。

    猫儿就蜷缩在椅子边上,脖子里依旧是那串铃铛,红线却褪去了颜色。

    蔚海蓝充耳不闻,只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安然缩在她怀里的小猫儿顺滑的皮毛。小猫儿惬意的眯着眼睛,不一会儿便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别墅的外边,隐蔽的巷子里一直站着一道身影。

    他张望着别墅里面,他没有进去过,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候了多久。

    他只是一直望着大门的方向,企图想要等到那么一刻。

    门打开的一刻。

    见到谁的那一刻。

    一辆车子却从道路那头行驶而来,男人立刻掩着自己往里退去。

    那是辆警车。

    在别墅前边一停就要应门。

    他看着警方在交涉,他看见了风景辛,他看见风景辛阻止警方进去。他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却知道这是为何。他抬头望一眼那幢隐没在高墙里边的屋子,那一间房子的窗户,那里面住着一个人。

    他等了三天。

    还是终究没有等到。

    没有看到一眼。

    雷绍衡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远离。

    而那两名警察还在纠缠之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