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你是我租来的新娘_分节阅读_22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见过绿颜?”

    “没什么,只是看绿颜比平时更漂亮呢。”

    绿颜一红脸转身奔了出去。“娘娘一定没有用早膳,我去给您端来。这会饿着可不是你自己的问题,还有肚里的孩子呢。”

    费宜鸿过来的时候,肖雨筠已经躺下了,发髻凌乱,想起来梳妆却被费宜鸿按下,“你只管躺着,朕过来只是瞧瞧你。”

    肖雨筠依言没有起身,只是看费宜鸿神色不太好。有些疲倦,眉间竟然有了淡淡的细纹,“你好像很累?难道昨夜没有睡好?”

    费宜鸿摇摇头,“朕昨日睡得很熟。今日还耽误了早朝,红佛也不叫醒朕,这丫头越来越放肆了,一点也不知道体量朕。”

    肖雨筠心下恻然,所谓欢喜与恩爱也不过是转瞬间的事。说不定几番事物变化便好似云淡风轻的没了。

    费宜鸿倦意更重。不知不觉竟然躺在肖雨筠的床榻上歇着了。

    绿颜过来后帮着给费宜鸿更衣。却突然间费宜鸿却醒过来,一把握住绿颜的手,绿颜吓得惊叫起来。费宜鸿抬眼看了看,轻吐口气,说道,“我是太紧张了。”

    绿颜握住手腕,肖雨筠不经意便瞧见上面的淤青,顿时心也揪了起来,是怎样的手劲也让绿颜的手紫痕犹在?费宜鸿果真只是紧张而已?

    费宜鸿有些落寞的离开了,他走出宫门的时候,回了一下头,却没有看向肖雨筠,只是看着这贵华殿叹气,他在纠结什么?

    等到用晚膳的时候,绿颜悄悄对肖雨筠说,“娘娘,皇上回了鸿轩宫,只是里面传出好大动静,鸿轩宫的人死死守在外面,不放任何人进去,那势头真是骇人,是不是皇上出了什么事?”

    肖雨筠皱眉,细细思索也不得而知,便叫来风言风语,叫他们去鸿轩宫打探消息。

    “可是,我们哥俩地任务只是保护皇后。”

    “如果皇上出了事,你还需要听命来保护我吗?”

    风言风语依旧垂下头,不吭一声。

    “抬起你们的头,你们有什么自卑的?你们的生母是林静茹,那也是先皇的妃子,有什么怕丢人的?再说这个世界上知道你们哥俩身世才有几人?你们如果觉得心里过不去,那么便杀了这些知道的人便可,包括我,何苦要低着头做人?要知道这个世界只有亏欠了你们,你们并没有亏欠世界。如果有人需要低下头,那也是坏事做尽的恶人,不是你们,记得给我抬起头来做人。”肖雨筠说得声嘶力竭,不是为了费宜鸿在鸿轩宫的下落不明,也不是为了风言风语不听她的指令,她只是不允许身边有低着头做人的事发生,何况还是这幅稚嫩的两个孩子模样的风言风语?

    风言风语有些窘迫,额上竟然有了几滴清汗,两人双手不自觉得握在一起,肖雨筠当下挥挥手,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只是看到两人的态度有些颓废,心里也跟着失落起来。

    就在思虑到底要不要去鸿轩宫探个究竟的时候,绿颜过来说,“风言风语哥俩去过鸿轩宫了,皇上没有事,只是看起来很疲倦,气色也不好,说不上什么原因。鸿轩宫里很乱,据说皇上砸了很多器皿,不过鸿贵妃却看着很是得意。”

    肖雨筠不知不觉身体僵硬起来,许久才说道,“风言风语没有被人发现吧?”

    “他们哥俩的身手,想鸿轩宫的人还发现不了”绿颜替肖雨筠更衣,眼光落在她的小腹上好一会,给她收拾妥了,才不咸不淡得说了一句,“娘娘看来是看开了。”说完便转身走了。

    肖雨筠知道绿颜是在说她,在听见皇上在鸿轩宫音信全无的时候,竟然还那么冷静得坐在那里,没有奔向鸿轩宫。难道她的心真的冷了?真的放得下这片伤痕累累的情份?

    次日,费宜鸿一早便赶过来,闲聊了几句,肖雨筠瞧他精神尚好,便装作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他临走的时候,低低说了一句,“风言风语的使命只有一个,那便是保护你,你可记得了?”

    

    作品相关 186随风飘逝

    

    肖雨筠缩了一下身子,不去接他的话,费宜鸿再次叹气离开了。

    肖雨筠内心就如一滩泥水,不等过滤干净,又被搅浑了。绿颜点起的香氤氲起雾,肖雨筠在烟雾里看不清绿颜的面容,有什么落在了她的衣衫上,只觉得滚烫过后便是冰凉,凉得彻骨,沁人心脾。

    费宜鸿的话显然是知道了肖雨筠叫风言风语去过鸿轩宫的事情,他难道是在告诉她,不要再去插手他的事情吗?

    只不过几日过后,费宜鸿再过来的时候,神色已是晦暗,脸上黯淡无光,眼睛里没有了神采,茫然失措得握住肖雨筠的手,有些仓促也有些慌张得说道,“雨筠,你要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如今我只有你了。”

    肖雨筠看费宜鸿神色不对,便使个眼色叫绿颜快去找蓝风蕴来,一面安抚费宜鸿坐下,“你先坐下,有什么话慢慢说。”

    费宜鸿猛地站起来,却有些颓废得再次在肖雨筠身边蹲下来,把头埋进她的怀里,说道,“雨筠,或许是我错了,我不该叫红佛进宫,我只记得她年少时的纯洁美好,哪里就想到她如今变成一个穷奢极欲的女人,我对她越是宠爱,她就越肆无忌惮,真不知道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费宜鸿的眼睛里不是埋怨,竟然有了一丝愤恨,这让肖雨筠大惑不解。即便是对红佛不满,怎么心存恨意?难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费宜鸿再次昏昏欲睡,竟然连双手双脚都颤抖起来,样子十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