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弃女不信命_分节阅读_6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得生疼,特别是进入的那一刹那,那种被撕裂的疼,简直让她忍不住就要大喊出声,可又怕杏儿她们听见,只能生生咬着嘴唇忍着,最后嘴唇都被咬出了血。

    总算是结束了,慕念馨只觉得自己仿佛死了一回,全身都在叫嚣着疼,看着靠着浴桶已然昏睡过去的苏云澈,慕念馨简直咬碎了一口银牙,真想一掌怕死了这个混蛋。

    挣扎着从浴桶里爬出来,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苏云澈还无知无觉地在浴桶里睡得香甜。

    慕念馨气恼地低咒一声,无奈只能又过去把苏云澈从水里捞出来,屋里没有男式的衣服,只能把他光着身子塞到被子里。

    最后,慕念馨又叫来杏儿,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去墨云那里拿一套苏云澈的衣服过来,又交代杏儿没事别来打扰她。

    杏儿虽然疑惑,倒也没多问,乖乖地下去做事了。

    等做好了一切,天早已经大亮,累得精疲力竭,再也不想动了,躺倒在软榻上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云澈迷迷糊糊地醒来,猛然发觉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疑惑地环顾四周,粉色的床幔、粉色的被褥,怎么看都像是在一个女子的闺房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在哪啊?

    “馨儿?”突然发现靠窗的软榻上,慕念馨侧着身子躺在上面,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苏云澈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来,在反应过来自己一丝不挂后,又懊恼地退了回去,正在手足不错的时候,又惊喜地发现床头放着一套自己的衣袍。

    三下两下地就穿好衣服,便急不可待地来到软榻前。

    走近了才发现慕念馨其实睡得一点也不安稳,眉宇紧紧地皱着,呼吸急促,脸颊更是显现出不自然的红晕。

    “馨儿?”苏云澈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触慕念馨的脸,触手的却是滚烫的温度,手掌立即覆上额头,掌心的灼热传来,慕念馨高烧了。

    “馨儿?”苏云澈手足无措地看着高烧昏睡不醒的慕念馨,到此时他都依然未能想起来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更加不明白为何一醒来就发现慕念馨高烧不醒。

    “师兄……”慕念馨仿佛感觉到了苏云澈的靠近,喃喃呓语地喊道,嗓音低迷而沙哑。

    “馨儿,我在,你高烧了,我去给你喊太医。”苏云澈握住慕念馨抬起来的手,低低地安慰。

    “师兄,不……不用,你……你别走……”慕念馨已经醒来,头像炸开了般的疼,还是吃力地拉住了苏云澈的手。

    “馨儿,你在发烧,你病了!”苏云澈无奈退回来,焦急地看着被烧得憔悴不堪的慕念馨。

    “你……你扶我起来,我……我要喝水。”

    ☆、第十四章  难舍难分

    苏云澈小心翼翼地扶着慕念馨靠着软榻坐起来,又取了一个软枕靠在身后,可以坐得更舒服些,然后去桌上倒了一杯温水过来。

    慕念馨就着苏云澈的手大口的喝着水,很快,一大杯水就见底了,苏云澈看着意犹未尽的慕念馨,又折回去倒了第二杯。

    直到两杯水下肚,慕念馨总算感觉嗓子没那么干、没那么疼了,舒服了好多。

    靠在软榻上定定地看着苏云澈,因为发烧的缘故,眼神显得迷离而悠远,脆弱而无辜。

    苏云澈被看得莫名其妙,浑身地不自然起来,再联想起刚刚醒来时的一丝不挂,整个人都感觉火烧火燎起来,尴尬地摸摸脸,干咳一声又想要起来:“那个……馨儿,我……我还是给你喊太医吧……”

    “苏云澈!”慕念馨第一次直呼其名,苏云澈诧异得转过身来,不明所以地看着慕念馨,师妹今天是怎么了?说不出的奇怪。

    “你……你还记得昨……昨晚的事情吗?”慕念馨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地问道,苏云澈,你最好不要告诉我说你忘记了,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

    “昨晚……昨晚什么事啊?”苏云澈被问得突然,一时反应不过来,茫然地看着表情复杂的慕念馨。

    果然?慕念馨一着急,就要掀被子下来,可这一动,本就没系紧的领口就这样一下松开了,脖颈以及锁骨处的肌肤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气里,上面斑斑点点的吻痕也展露无遗。

    苏云澈呆若木鸡得看着,整个人如遭雷击,昨晚的一幕幕也开始在脑中回放:他用过晚膳后便向过来师妹的宫殿看看,却没一会儿就发现自己全身燥热男人,然后轩辕蓉便出现了,说是她给他下了媚药幻情,然后……然后,师妹好像出现了……

    幻情,这世上最厉害的媚药,除了男女交合外没有第二种解药,可如今自己却还活着,难道……难道?师妹她……

    不,不会的,不会的,他们是亲兄妹,不会的……

    可……可是,自己好好的活着,师妹她身上的……这又该作何解释呢?

    苏云澈的表情渐渐得挂不住,有要崩溃得迹象,那样的痛苦和纠结,还有不敢置信。

    “师兄?你……你想起来了是吗?”慕念馨看着苏云澈变幻莫测的脸色,迟疑地问道。

    “不……不会的……馨……馨儿,你……你告诉我,这……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苏云澈终于崩溃,颓然得坐到地上痛苦地拼命摇头。

    “可是师兄,这是真的,昨晚就是我自己救了你!”慕念馨咬咬牙,抛却羞涩肯定地说道,她明白苏云澈的痛苦,换做谁都无法接受亲兄妹乱仑的事实。

    “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我们……”苏云澈一时间痛苦地难以启齿。

    “师兄,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慕念馨试图稳住苏云澈激动的情绪,可刚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听你说?听你说什么?听你说你不得已救了我吗?我告诉你,就算是不得已,你也不能这么做,你知道吗?”苏云澈开始愤怒地指责。

    “那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在我面前吗?我有说过要给你找宫女的,是你自己不让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