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3章 解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王上。”

    殷铄身后,两名身形高大健硕的东钺将军拍马而出,手持武器向宁侯攻去。

    宁侯毕竟年纪大了,方才又与东钺兵士拼杀了好一阵,而那两名东钺将领则犹如刚出山的猛虎,勇猛异常,气势惊人。一时之间,宁侯便感有些难以招架,百余招过后便渐显颓势,落了下风。

    见宁侯露出疲态,那两名东钺将领倒是越战越勇,其中一名东钺将领手持一柄长杆铁蒺藜,挥起便向宁侯当头砸去。宁侯下意识的提起长枪阻挡。

    然而就在这当口,另外一名将领的长枪便趁着这个空档,从斜刺里向宁侯的腹部直直刺去。

    长枪正中宁侯的腹部,随即又被顺势拔出。

    鲜血如泉涌一般,瞬间便染红了宁侯的铠甲。

    “爹!”远处传来两声凄厉的喊叫。

    宁婳骑着一匹快马从皇城内疾速奔至,身后,宁府二公子宁非带着家将也朝东华门飞奔而来。

    见到宁侯受伤,宁婳和宁非吓得肝胆欲裂。姐弟俩忙率家将上前,抵挡住那两名东钺将领的进攻,把宁侯从他们手下救了回来,姐弟俩合力把他扶至一边。

    “爹,你怎么样?”宁婳一边急切的问着,一边手忙脚乱的处理宁侯腹部的伤口。

    年纪稍轻一些的宁非在一旁手足无措,满脸焦急。

    这一枪刺的极深,伤口处的血怎么也止不住,一直在汩汩的往外冒。

    宁侯靠墙席地而坐,无力的摆了摆手,“放心,爹还死不了,你们两个不要管我,去守着城门。”

    宁侯府的孩子从小习武,就算是像宁婳这样的女儿家,也不例外。如今京城危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希望。

    “可是爹你伤的很重??”宁婳忧心忡忡,接过随行侍女绘春递上的伤药,想要为宁侯处理伤口。

    “爹的话都不听了吗?”宁侯阻止了宁婳的举动,语气严厉,“城在人在,城破人亡。你们两个,难道连宁家的家训都忘了吗?”

    宁婳顿了一下,终是咬了咬牙,将伤药递还给了绘春,“绘春,照顾好我爹。二弟,上马!”

    一把提起自己父亲的长枪,她跃上马背,向前方混战处冲去,带着宁非加入了战斗。

    于国难当头之际,必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这就是宁家家训。

    “宁嫔娘娘,这里危险,请您离开。”驻守东华门的主将李牧认识宁婳,见她也来抗敌,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没办法向皇上交代,忙杀到她旁边,高声劝阻道。

    宁婳几招之下,长枪挑下一名东钺骑兵,看了一眼李牧道:“你是东华门守将?叫什么名字?”

    “正是,末将名唤李牧。”李牧护在宁婳身侧,恭声回道。

    “李将军,请你传令下去,援兵马上就到了,所有大晟将士务必坚持住,死守东华门。”宁婳语气坚毅,俏脸肃然,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还有,皇上有旨,如果今日能把东钺军赶出城去,他定会论功行赏,重重嘉奖。”

    她相信,援兵一定会来的,因为他不会不管她的。

    李牧看向宁婳,也被她的信心和斗志所感染,大声应了一下“是”,便扯开嗓子叫道:“所有守门将士听令,援兵就快到了,一个个的都给我拼死守住了,皇上定会论功行赏,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孟天珝已经卧床不起,病入膏肓,自然不可能对宁婳下这样的旨意。论功行赏这番说辞当然是宁婳瞎编出来的。

    不过这话倒是很管用,李牧这样一喊,大晟守军原本因宁侯受伤而低落的士气顿时又高涨了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