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醉玲珑[中卷]_分节阅读_4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尘心下震骇,急喊一声:“四哥不可!”不急细想,人已扑往两人之间。

    夜天凌剑势何等厉害,风雨雷霆,一发难收。忽然见卿尘只身扑来,场中两人同时大惊失色!

    夜天凌剑势急收,夜天湛飞身错步,单掌掠出,不偏不斜正击在他剑锋之上,一道鲜血飞出,长剑自卿尘眼前错身而过。饶是如此,剑气凌厉,仍“哧”的一声利响,将她半幅衣襟裂开长长的口子。

    回剑之势如巨浪反扑,几乎令夜天凌踉跄数步方稳住身形,胸中气血翻涌,几难自持。夜天湛手上鲜血长流,滴滴溅落雪中,瞬间便将白雪染红一片,“卿尘!你没事吧?”他一把抓住卿尘问道。

    惊险过后,卿尘方知竟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她愣在原处,稍后才微微扭头:“四哥……”

    夜天凌手中长剑凝结在半空,斜指身前,惊怒万分。那神情便如这千里冰雪都落于眼中,无底的冷厉,铺天盖地的雪在他身后落下,衬着他青衫孤寂,一时天地无声。

    许久的沉默,一阵微风起,枝头积雪“啪”地坠落,夜天凌剑身一震,冷冷道:“让开。”

    语中深寒,透骨生冷,卿尘知他确实动了真怒,一旦无法阻拦,后果不堪设想,她摇头道:“四哥,你不能……”

    “让开。”短短两字自齿缝迸出,夜天凌越过她,冷然看着夜天湛。

    卿尘上前一步:“你要杀他,便先杀我!”

    夜天凌目光猛地扫视过来,冷厉如剑,直刺她眼底。卿尘手掌微微颤抖,却没有退让:“你不能杀他。”

    夜天湛将卿尘拦住,声音同样冰冷:“卿尘,你让开。”

    卿尘迅速扭头,她一句话不说,只用一种难以名述的目光盯着夜天湛。

    夜天湛眼梢傲然一挑,方要说话,忽然见她清澈的眼底浮起一层若隐若现的雾气,那深处浓重的哀伤几近凄烈,揪的人心头剧痛。他剑眉紧蹙:“卿尘……”

    夜天凌冷冷注视着这一切,面若寒霜,“你是铁了心要护着他?”他面对卿尘,深黑的眸底是怒,更是滔天的伤痛。

    卿尘道:“四哥,你冷静点儿……”

    不等她说完,夜天凌慢慢点头,“好,好,好!”他连说了三个“好”字,反手狠狠一掷,三尺长剑没柄而入,深深掼入雪地。他再看了卿尘一眼,绝然拂袖而去,顷刻之间,身影便消失在茫茫雪中。

    卿尘痴立在原地,冰冷的雪坠落满襟,她似浑然不觉。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夜天湛缓缓开口道:“你不必这样做。”

    卿尘看向他:“兄弟三人领兵出征,若只有一人活着回去,无论那个人是你还是他,都无法跟皇上交待。”

    夜天湛目光落在她脸上,忽而一笑,像是明白了些什么,那笑如飞雪,极轻又极暗。他突然以手抚胸,压抑地呛咳出声,伤口的血淋漓染透衣襟,在雪白的长衫上触目惊心蜿蜒而下。

    卿尘见他面色分外苍白,蹙眉问道:“你怎么了?”

    夜天湛微微摇了摇头,暗中调理呼吸,稍后哑声道:“你恨我吗?”

    卿尘眸色渐渐暗下,一抹幽凉如残秋月影,悄然浮上:“这条路是我们自己选的,你、我、四哥、十一,谁也没有资格恨谁。”她凄然抬头,仰望飘雪纷飞,眸中是难言的寂寞:“无论是恨,还是怨,十一再也回不来了。”

    如此平缓的语气,如此清冷的神情,夜天湛却如遭雷殛,身形微晃,几乎站立不稳。他似用了极大的力气才支撑着自己,许久,方道:“不错,再也回不来了,一旦走上这条路,我们谁又能再回头?”字字如针,冷风刺骨,凉透身心。

    卿尘幽幽地看着他:“所以我谁也不怨,既是自己的选择,便怨不得别人。”

    夜天湛道:“我已尽力了。”

    卿尘点了点头:“我知道。”

    夜天湛望向她的目光渐渐泛起柔和的暖意,他唇角淡淡勾起,无声地一笑,再也未说一句话,转身离开。

    薄薄急风掠过眼前平旷的空地,雪光刺目,逼的眼中酸楚夺眶而出。

    一行清泪,零落辛酸,卿尘孑然独立于连绵不绝的雪幕之中,乱风吹的发巾轻舞,白衣寂寥。

    两只青鸟自枝头振翅飞起,惊落碎雪片片,遥遥而去,相携投入茫茫雪林中。不期然身后有人轻咳一声,卿尘抬手拭过微湿的脸庞,转身看去。

    出乎她的意料,身后之人竟是万俟朔风,一身墨黑劲袍负手身后,他眼中是颇含兴味的打量。

    卿尘没有说话,万俟朔风悠然踱步上前,挑眉一笑:“你方才其实没必要去挡那一剑。”

    他话中别有意味,卿尘静静抬眸望去:“何以见得?”

    万俟朔风目光移向不远处的雪地,白底之上新鲜的血迹似红梅轻绽,薄薄已添一层新雪,他说道:“再有一招,夜天凌便会发现对手身上有伤,我想以他的性子,恐怕不会在此时下杀手。”

    卿尘眼前闪过夜天湛极为苍白的脸色,细思之下确实不同平常,只是刚才无心顾及,竟完全没有察觉,她眉心轻轻紧起:“怪不得,原来他受了伤。”

    万俟朔风道:“我倒是很佩服你们这位湛王殿下,他竟这时候便赶到了雁凉。我原先以为以射护可汗的十万大军,怎么也能拦他两日。”

    卿尘道:“射护可汗人在雁凉,重兵围城,哪里又来十万大军?”

    万俟朔风道:“射护可汗是在雁凉不错,但西突厥右贤王赫尔萨暗中率精兵十万阻击天朝援军,其中不乏数一数二的高手,又岂是那么容易应付?即便没有这十万大军,自蓟州至雁凉也颇费时间。不过比起这个,其实我倒更有兴趣知道,你当时为何能这么快便带兵赶到百丈原?”

    若非当日路遇迟戍,赶抄捷径,卿尘与南宫竞等亦无法及时增援。迟戍一事乃是军中禁忌,卿尘只说道:“自蓟州到百丈原,不是只有一条路。”

    万俟朔风并未追问,看似漫不经心地道:“湛王非同一般对手,他们俩人早晚还会有冲突,你拦得了一时,难道还能拦这一世?”

    卿尘道:“若论漠北的形势,我自问不如你熟知,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