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重遇旧情人:首长,放了我_分节阅读_12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说没有喝醉,但喝了这么多酒还是不开车为妙。

    没喝酒的只有叶向武,他今天一滴酒都不想喝,怕喝了酒更难受或做出什么不够理智的事和说出不够理智的话来给叶晨添麻烦。所以他对于不熟悉的人一率以喝酒过敏而推掉了,熟悉他的就那么几个人,他们都不会勉强他。有一些人会在难受的时候喝酒来麻痹自己,但有一些越是难受表面上看着就越是冷静,行为也越是会刻意地控制自己。叶向武就是第二种人。

    “也就是顺一脚的事,送了大哥我就回去了。”

    “今天难为你了。”叶向东相信自己很能理解叶向武的心情,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嫁给别人,他恐怕也做不到像叶向武这样平静。

    叶向武的车速不太快,均匀平缓,他的语速亦是如此:“还好,我以为自己会很难受,但看到小晨那么幸福,我也替她高兴。萧家人都很不错。”

    “嗯,我们应该可以放心了。”叶向东不打算多说,因为叶向武必定不需要什么同情。

    “今天那些媒体的事怎么办?虽然有几家搞定了,但有一部分是不可能全然堵住的,我们明天只能关注形势发展再加强控制才行。”

    叶向武将话题转到了他身上,一提就是这个当前最麻烦的问题,叶向东觉得头更疼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其实我倒没想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住,以前的事也许任他们说一说更好,说出来了,再控制着不让事态扩大,可能比一直堵着不知道哪天突然爆发出来会更好一些。那件事始终是以纯的心病。”

    “但要是在这种时候闹开的话,可能会一直影响到明年三、四月份去。”

    “会影响明年的晋升是么?那个我真的无所谓的,我想我会直接放弃那个机会吧,所以完全不必担心。”叶向东轻松道,好象早有准备一样。

    叶向武有点不明白地反问:“直接放弃?大哥能直接放弃吗?那可是组织上考虑的........”

    “我有办法的,暂时不说,到时候还要请你帮忙的。你可别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

    “大哥需要我的话我自然是在的。”叶向武道,虽然他是有等叶晨和萧青云回萧家后就出去放逐自己的打算。但叶家人有事需要他的话他肯定是随叫随到的。

    “我知道小晨结婚后你可能想出去旅行,不过这件事只能请你帮忙,所以不得不麻烦你。”

    “我没问题的,大哥放心。”叶向武连忙保证,他知道叶向东能说出不得不请他帮忙,就肯定是由他做才最放心的事情,哪怕不是这样的事,他也不会拒绝。

    转弯处,红灯亮了,停下来等绿灯,叶向武和叶向东几乎同时看到人行道的转角处有三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在围殴另一个人。被打的那人频频呼救,明亮的路灯将一切照得清清楚楚,但偶有路过的行人却只是迅速绕道避开,没有一个人去多管闲事,也没有人打电话报警什么的,这种年轻人的打斗在这样的夜晚似乎也有些司空见惯。

    但叶向东却看见那个被打的人像是有点面熟,不过视线不时被挡住,看得不是特别清常

    “那个人好象是秦晚来的小叔叔秦大宇,前两天我在医院见过他。小武,快!那些人好象在下狠手,我们赶紧救他。”虽然不是特别肯定,但万一是呢,叶向东边说已经边推开车门下去。

    叶向武也赶紧下车跟了上去,秦大宇他没见过,但这个名字他可是听过的,过两天小欢欢做手术就是需要他的骨髓的。

    叶向东赶到得非常及时,一着急,他的酒意全都消了。冲过去正好一脚踢飞其中一个男人手上的铁棒,那棒子这次可是冲着秦大宇的头去的。秦大宇要是挨上这一下真不知道还挺不挺得住了。

    那三人见了叶向东并未退缩,反而骂骂咧咧地想连他一起打一顿。但不等叶向武出手,叶向东已经愤怒地打倒了两个挥着棒子主动冲过来的家伙。

    三个带帽子的男人虽然都生得牛高马大,似乎也很年轻,但根本不是叶向东和叶向武的对手。其中一个比较精明,一招之下,没碰着叶向东半根汗毛,反被踹倒,就明白了来者的实力,并没有继续缠斗,而是喊了句什么,三个一溜烟就跑掉了,非常之迅速。

    叶向东也没想追人,立马去看倒在地上**的人,那人果然是秦大宇。算是秦大宇命大,那三人没有一上来就下死手,而是故意先敲胳膊,打腿折磨着才等到了救兵。不知道是那帮人的爱好,还是受人指使这样做。反正秦大宇这会儿虽然身上多处受创却都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因为秦大宇的神志还非常清醒。但这种伤也足够让从未受过如此对待的他痛苦不已的了。

    “你忍着点,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叶向东本想去搀秦大宇的左臂扶他起来,刚碰到他的手臂,他就拼命摇头呼痛。

    “手臂可能骨折了。”叶向武比较专业地在秦大宇身上摸索了一阵之后才抱了他的腰将他扶了起来,“腿还能不能坚持?能坚持的话咱们扶你上车去医院,等救护车的话会更慢。”

    “还........还能走,扶我上车吧,谢谢你们!”秦大宇试走了两步因为疼痛龇着嘴,但还没忘了礼貌。

    叶向武和叶向东小心地扶了秦大宇上车迅速前去医院,秦大宇一路**,显然是相当难受。从未受过什么伤的人,被人一下子打了那么多棒不疼死才怪了。

    “怎么回事呢?这么晚了,秦先生怎么一个人在路上?”叶向东问,反正秦大宇嘴没有受伤,说说话也可以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秦大宇苦着脸莫名地道:“晚上和一个朋友在附近的餐馆吃饭,多聊了会儿,出来的时候见空气好就走了一段,没想到西安的治安这么不好,竟然倒霉遇到了打劫的。”

    “打劫的?他们抢你的东西了?”叶向东有点疑惑地问。

    “是啊,抢走了我的手机和钱包,还好我的证件没有带着,不然更麻烦了。”

    叶向东看了叶向武一眼,发现他的表情和他一样,他们都不相信那几个人只是打劫那么简单,打劫的话抢了钱就会走,怎么可能那样打人。那种打法,分明就是慢慢的先折磨一顿,让人饱受痛苦和惊吓,再来一记重手。至于最后出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