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重遇旧情人:首长,放了我_分节阅读_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遇旧情人:首长,放了我

    作者: 百里南

    楔子

    二零零二年,西安灞桥区某街。

    “放手!”冷漠之极的声音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决绝。

    颇为炎热的午后,一手拉着车门的男子,笔挺的制服,修长的身材,五官英俊如塑,只是一双眼却没有半点温度。

    “不要!晚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去你单位找你了,我是太爱你了呀!”被赶下车的女孩紧紧抓着男子的手臂,哭得梨花带雨,如墨长发披散着,几丝凌乱贴在泪眼之侧,眼中尽是哀求。

    “何以纯,如果我早知道你有着这样的机心,肯定不会碰你,你以为上了我的床我就非娶你不可吗?别自作聪明,以为我穿了这身军服,就不敢背上什么始乱终弃的罪名吗?你清楚得很,我爱的人从来不是你!”

    秦晚来语气狠绝地说完,然后用力甩开女孩的手。

    “可……她已经走了呀!”何以纯水眸红肿怯怯地说。

    这话彻底激怒了秦晚来,他有些暴虐地伸手攥住何以纯的长发将她抵在车门上低吼道:“你还敢提她?你不配提她,你连她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

    “晚来,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就一点也不爱我吗?”

    “我不过正好缺个床伴而已,如果你足够聪明就不应该去踩我的底线,或者我还能让你在我的床上待久一点。”

    秦晚来下颌微抬,轮廓分明的五官在灿烂的阳光下完美得找不出半点瑕疵,连同他硬朗的身躯,挺拔颀长,同样完美,但他的话语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就像一个没有心的男人。

    “如果我说我怀孕了呢?”何以纯已经哭红了双眼,仍带着一丝倔强垂死挣扎着。

    秦晚来闻言脸上闪过无比的厌恶,唇角更是泛起了冷笑。

    “那就去拿掉!”

    第一章 幽会

    二零零七年,盛夏,西安某军区家属大院。

    苍翠成荫的大树给各楼宇之间增添了比外间略低几度的阴凉,但天气依然躁热无比,一声声或长或短的蝉鸣此起彼伏给寂静的大院增添了几分喧闹。

    一个身穿简单白裙的年轻女人,步履间有些匆忙,额上已经沁出薄汗,但她浑然不觉,女人个子挺高,一七零左右,偏瘦,但她腰杆笔直,挺胸收腹,走路的姿势半点也不摇曳而是隐隐透着七、八分的沉稳。

    如此纤若杨柳的瘦长身材能走出这种沉稳却不呆板堪称英姿也不为过,很明显会让人想到她是部队的或是曾经在部队待过的,当然了,这样的女人在这种军区家属大院出现也很正常。

    但穿着普通连衣裙也能走出军姿且形成一道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风景也不容易,不时有经过的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但那女人目不斜视,只专心赶路,旁的全不多看半眼。

    女人急急上了一处单元楼,一开门先看见了一双有些熟悉的四十五码皮鞋,马上放下包,脱了自己的高跟鞋换了拖鞋进屋,扫视大厅,却没有看到人。

    推开虚掩的卧室门才听到套间内的卫生间里有花洒的水声,她轻吁了一口气,将自从接到电话后一直握在手里,已经有些汗涔涔的手机放到了梳妆台上。

    没想到只这么轻微的一点响动已经惊动了卫生间的男人,水声暂停,一个低沉且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马上过来!”

    女人不算漂亮只称得上清秀的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站在原地紧紧抿了一下唇,然后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向卫生间走去。

    行走间,拉开了腰侧的拉链,连衣裙被很轻松地脱了下来,内衣内 裤也是纯白色的,但即使是白色也丝毫不会让女人白晰细腻的肌肤失色,反而那种属于皮肤的光滑和柔嫩比简单的衣料要养眼诱人得多。

    女人很瘦,却也不是全然平板,走到卫生间门边时,内衣也都脱掉了,胸不大,却是坚挺且形状最为完美的半球型,顶端两点,粉 嫩如花,结实的臀圆润微挺更显出盈盈一握的迷人蜂腰,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着,背更是习惯性地挺得笔直。

    即使一丝不 挂,这个女人的身材依然无可挑剔,若硬是要挑毛病的话,那便是偏瘦了些,还有一丝像是紧张的僵硬。

    这样的女人本应是柔弱如水的,此刻却像一个准备踏上战场的战士。

    第二章 激情

    赤 裸的女人想必还是有着犹豫的,但卫生间的门突然开了,水雾中一个同样不着寸缕、高大健壮的男人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直接伸手将她拽了进去。

    半小时后,女人本来白晰到近乎晶莹剔透的皮肤已经在热水和男人的冲击之下染成了明显的粉红,这个时候女人却比之前要鲜活娇研得多,本来冷清的眸子变得迷离,红唇微张,不时逸出令人难耐的细碎呻 吟。

    那声音细碎零乱到似乎很不愿意发出却又不得不发出,更是平添了十分的诱惑和激励,身后的男子终于退了出来,将她反转,然后从身后粗暴地再次进入,紧接着一阵猛烈的冲刺之后,男人终于到达了顶峰。

    背对着男人的女人脸上突然泛起了一抹笑容,这个男人在最激动的时刻似乎总不愿和她面对面,或者说是不愿意让她看到他极乐时的表情吧,但又如何呢?翻身终归是个讯号,代表着他的结束。

    十分钟之后,两人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男人的面前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显然是女人现泡的,倒是神速。

    仿佛之前的亲密并不存在一样,只是女人身上原本的白裙子换成了同款的蓝色,她静静地端坐着,像个接受老师问话的小学生一样。

    “休假怎么不在屋里待着?”男人此刻穿上的却是一身军装,虽然上身穿的只是短袖衬衣,比不上他的外套威严,但因为男人笔挺健硕的身材也同样有着明显的霸气。

    “去做义工了,不知道你今天有空过来。”女人简单但轻柔地回道。声音轻脆中带着一丝甜,若不看人,只像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

    男人,叶向东,西北军区某部师长,少将军衔,少将不少见,但三十六岁的少将可算是凤毛麟角,虽然他的父亲是某军区司令,上将之衔,叶向东能一帆风顺升至少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