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卷三 第四百三十三回 步步紧逼(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知不知道,如果是换成别的人这样对我到也罢了,可我真是作梦都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样对我!!”

    对此刻的婉儿来说,香草无疑就是背叛了自己。

    其实对于很多的事情,婉儿都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就像婉儿刚才说的那样,如果是换成了旁人背叛自己,甚至哪怕是卡丝伊莉背叛了自己,婉儿都不会觉得意外,可唯独香草……

    激愤之下,婉儿的一只手已经高高的扬了起来,准备用一记响亮的耳光来稍稍倾泄一下心中的诸多的负面情绪。香草见状却没有半点要闪躲或是抵挡的意思,就是那样跪在了婉儿的身前并且紧闭上了双眼,等着婉儿将要抽下来的耳光。

    只是许久过去,婉儿高扬起来的手却始终没有甩下来再抽到香草的脸上。香草对婉儿有着一份别样的感情,婉儿对香草又何尝不是如此?

    貂婵曾经出言点醒陆仁,说香草很像当初的婉儿。而在婉儿这里,在婉儿的潜意识之中,其实也有着一份差不多的感觉。换言之,婉儿就是没有意识到她是把香草视作了另一个自己,所以对香草也有着一份既如母亲又如长姐一般的关怀与爱护。但也正因为如此,在猛然惊觉香草竟然背叛了自己的时候,婉儿在心理上才会愈发的难以接受。

    这一记耳光终究还是没有打下去。良久之后,婉儿缓缓的放下了手,再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香草,婉儿的语气重归清冷,但在这清冷之中却又还是带着几许的轻颤:“香草,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选择?至少我所认知的香草,绝不是那种会被钱财收买,亦或是那么容易就轻信了他人的花言巧语的女孩子。所以香草,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香草睁开了双眼,望向婉儿的目光也带着满心的恳切与歉意:“我也说不清楚我当时为什么会相信了陆南海,相信了他所说的那些事情,可是、可是……”

    话到这里香草以极为复杂的心情又看了婉儿几眼,人在轻轻摇头之余眼中也已有泪光闪过:“我心中的神使大人,是一个温柔、慈爱、美丽、善良,几乎当得起世间所有赞美之辞的圣女。而这样的一个圣女,不应该在心中充满了仇恨,更何况这份仇恨只是一份虚假的仇恨,根本就并不存在的仇恨。”

    婉儿咬紧了牙:“就为了这个吗?陆仁是给你灌了多少迷魂汤?你就那么相信他所说的那些事情!?”

    香草犹豫了一下,接上了刚才的话:“也不止是如此。其实我后来有仔细的想过……神使大人,我懂的事情不多,所以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只知道我是安息的子民,我热爱我们安息,而现在的这场战争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死去,真的是不能再打下去了。再打下去,我所热爱的安息恐怕会就此灭亡。所以、所以……”

    婉儿这时摆了摆手,清冷的神情之中带出了些无奈,却又有那么点的释然:“不用再说了,这样的理由已经足够了。”

    香草愣了愣,再次的望向婉儿,正想再开口再说点什么,婉儿却已经转过了身,将背影留给了香草:“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香草见状大急,刚想起身去追婉儿,婉儿却反手甩了一道弱弱的白光过来,当即就让香草有些全身麻痹而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婉儿回到院落之中,院门也就此关上。好不容易等到身上的麻痹感渐渐褪去再赶到院门前,面对这打不开的院门,香草却没有做些大喊大叫之类的事情,而是傻呆呆的跪在了那里……香草知道自己对不起婉儿,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只有这样跪着,才能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吧?

    而此刻的婉儿是静静的坐在房中,先是呆呆的看了一阵房间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后却有些释然的笑了笑,自顾自的低声道:“或许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早日结束这场战争,可以少死上很多的人……父亲,我一切都是照你所说的做的,但我真的不是陆仁的对手,现在也已经被他逼到了这个份上。我已经失败了,希望你的在天之灵不要怪我。”

    就在婉儿人在发着呆,脑子里也在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却忽然收到了陆仁的“来电提示”。婉儿本来是不想理会的,但想了想之后却还是接通了通讯。等到彼此的全息影像出现,婉儿看了陆仁几眼,就淡然而清冷的微笑道:“恭喜你啊陆仁,你赢了。”

    陆仁会在这个时候向婉儿发出通讯请求,是香草向陆仁报了信的结果。人家小香草虽然是在院门那里跪着,但香草心里担心婉儿、关心婉儿,所以回过了点神之后,马上就想起来得把这个事情赶紧的告知陆仁,于是就用这次带回来的通讯首饰向陆仁报了信。之前不用,那是当时的局势还没到火候,怕被婉儿查觉到,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却无所谓了。

    陆仁这个时候其实还是呆在霍尔木兹海峡,陆上部队的提进,还有与卡丝伊莉的正式和谈那是交给了麾下的将领们去负责。现在突然收到香草所报的信,陆仁也担心婉儿会再做出点别的事情,别的不说,这个时候婉儿要逃走的话那可是没人拦得住她的,所以陆仁至少要在第一时间确定一下婉儿目前的动向,于是就赶紧的试着联系婉儿。

    现在通讯接通,婉儿又是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陆仁刚才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一些。再看看眼前婉儿那依旧清冷的神情,陆仁就缓缓的摇了摇头,很苦涩的笑了笑:“不,我没有赢。正相反,我其实早就输了。”

    婉儿扬了扬眉:“你输了?你的大军已经打到了安息,卡丝伊莉也在你的逼迫之下正在与你进行和谈,甚至连我身边的香草都倒向了你那一边,你还说你输了?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陆仁仍旧摇头:“不是这样的,其实这场战争从一开始,我就已经输了。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会不相信,但我还是要说……你现在的记忆是虚假的,而你对我的仇恨,完完全全就是被你那个所谓的‘父亲’对你的记忆动了手脚的结果!你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