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郑哼敦与权至龙两人,第一次搭档录制完13年歌谣祭的首回合之后,两个人都给姜撒朗打了电话。

    郑哼敦在电话里抱歉地说:

    “米啊内,撒朗我要借你老公用一下。”

    姜撒朗:“……诶?”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还是爽快地说:

    “用吧用吧!”

    她老公……现在可不是谁都能用的。

    真心的朋友越来越少,自己的防备也越来越深。

    如果不是权至龙自己喜欢的人,他基本上不太会让别人“用”他了。

    果然,紧接着,权至龙也给姜撒朗打电话。

    他的嗓音状态不是很好,因为连续的巡回演唱会,声音始终略显疲惫沙哑。可是,这一晚,他流露出来的情绪是放松而享受的。

    权至龙说:

    “老婆,泰浩哥说我跟哼敦哥化学反应很好,提议让我们两玩我结,我答应了~”

    姜撒朗笑盈盈地问:“泰浩欧巴想助你们拿年末最佳情侣赏?”

    “不是。”

    权至龙一本正经地回:

    “是我想拿。”

    姜撒朗:“……呀!!!”

    权至龙你居然敢明目张胆说自己想和别人一起拿年末最佳情侣!

    啊,真是赤果果的挑衅……

    又隔了几天,跑完一场巡演的姜撒朗,终于又逮到机会回国。权至龙不在首尔,姜撒朗下飞机后直奔娘家,汽车开往姜家别墅路上,女孩顺便又给刘在硕打了电话,约定了待会儿晚上一起拍摄无挑。

    久不回家,姜撒朗一路哈欠连天地走到自家门口时,姜小七坐在大门前的阶梯上,正用手撑着下巴,翘首以盼当中。

    “撒朗!”

    平地一声吼,姜小七的好嗓门与姐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从梯子上蹦起来,蹬蹬蹬几步扑到姜撒朗的大腿上,小小胖墩仰起头来,格外开心地说:

    “今天大家都回来吃饭了!”

    姜撒朗一手提着行李,空出的另一只手就只能牵着姜小七,一大一小向家门里走。

    “哦?都有谁回来了?”

    “大姨、小姨、撒朗、志浩哥,还有小姨夫!”

    姜小七掰着肉呼呼的指头,一个一个地数。把名字都念了一通之后,又略有些遗憾地道:

    “姐夫如果也在就好了。”

    姜撒朗心口被轻轻一撞,握着姜小七小肉手的手指,微微收拢。

    “你姐夫明天就回来~”

    她笑着对小胖墩说,然后终于又有些惊讶地重复道——

    “志浩和小姨夫都在?”

    姜撒朗感到吃惊的是,她刚才给刘在硕打电话,怎么没听刘在硕说他也在别墅这边呢!不过转念再想想,又了然了,大概是想顺便也给她个惊喜吧。她就说呢,她问刘在硕什么时候有空录无挑,他居然直接说今天晚上……感情是知道待会儿反正都要见面的是吧。

    一大一小,步伐都有些蹦蹦跳跳。

    蹬蹬蹬地回到别墅里,姜撒朗一个一个挨着喊人。

    “外公外婆、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洗手吃饭!”这是她妈回的。

    “大姨!我回来了!”

    “嗯,饿了没。”

    “小姨~我回来啦~~”

    “哎呀,宝贝儿你怎么又瘦了?”

    “志浩~~~有没有想露娜呀~~~”

    “想!”

    “小姨夫!”

    “嗯。”

    姜撒朗盯着刘在硕,想问问他刚才怎么不说自己在她家别墅,但脑中再想了想,又觉得没有必要,于是又冲小姨夫回了个甜甜的笑,女孩把行李箱往自己房间里一丢,就蹦去厨房里帮着端菜去了。

    女孩蹦得太快,所以没有看到。

    原本默默期待被质问的刘在硕,在姜撒朗把这件事一把丢开之后,脸上居然浮现出些微失望而又纠结的神色。

    罗镜恩端着一盘鱼从厨房里走出来,一看自家老公这神情,就笑开了。

    “撒朗那么没心没肺的人,你要想逗她,得直接点。”

    罗镜恩把鱼放下,转身看到姜撒朗也端着盆汤走出来,便接了汤,然后忽然又望着女孩身后,一脸诧异地冒了句:

    “至龙?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公?!”

    女孩一脸喜意地转过身去。

    就连一直跟在姜撒朗脚边上打转的姜小七和刘志浩,也都齐刷刷地转头,然后还伸着脖子四处张望。

    “喏,要像这样子。”

    罗静恩把汤放好,对自家老公言传身教。

    明白自己上当于是郁闷地转过脸来的姜撒朗:“……”

    小姨,虽然不知道你和小姨夫在玩什么。

    但请不要玩我,好么!

    和和乐乐的一顿晚餐过后,扛着摄像机的无挑工作人员,出现在姜家别墅的门口。

    于是13年无挑歌谣祭,刘在硕&姜撒朗的第一话,也终于开始了。

    时值夏末初秋,傍晚的天并不太热。

    姜撒朗之前看重这别墅小区的理由之一,就是小区内景致很是不错。但她不在这儿常住,所以还是专门带上了侦察兵姜小七与刘志浩,让自从搬到这边来之后,天天撅着屁股到处挖土的姜小七,给大家带路,最终寻到一处灯光暖黄的湖边亭角,微风徐徐、莲叶重重当中,姜小七和也一路跟来的刘志浩,手牵手去一旁捡石头玩儿,而姜撒朗与刘在硕,则在亭子里并排坐下,面朝着摄像镜头。

    “我听说其他组都已经开始写歌了?”

    姜撒朗晃着只棉花糖样的录音笔,先打探起了其他组的进度。

    “嗯,我们两是最后见面的一队,撒朗和我都太忙了……”

    刘在硕对着镜头解释着,暗地里也为姜撒朗开脱,因为他说的不是姜撒朗太忙,而是他们两都忙。

    姜撒朗勾着唇角,笑意直延伸到心底深处。

    不再闲话其他,干脆直接问道:

    “小姨夫,你有什么想唱的歌吗?”

    “有啊!”

    刘在硕一拍大腿,瞬间兴奋了——

    “电子舞曲!”

    这个舞蹈中毒症患者,在上一届歌谣祭时,就已经充分暴露出对快节奏的偏执与喜爱。

    只要一听到电子舞曲,身体就兴奋得停不下来。

    这也是大韩民国都熟知的国民mc改不掉的任性了。

    姜撒朗垂眸想了两秒,一拍大腿道:

    “那我们直接去夜店吧!”

    女孩兴奋地站起身来,目光灼灼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