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4|03.3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准确说来,姜撒朗一曲成神,靠的是《myword》这首歌。

    她已经出道五年多了,成名前、成名后,创作并制作过几十近百首完整的作品,有的业已发行,成为青鸟或同公司其他艺人的代表作,有的,却在硬盘里捂了许久,也在许多个夜深人静时,被姜撒朗拿出来反复雕琢。

    已经很好了,但还可以更好。

    这首歌的主体旋律,其实是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的。那时候她对人生感到绝望,那时候她夜不成眠,每到夜深人静时,都会无法控制地恸哭;那时候她其实也曾缠绵病榻,躺在太平洋中间的某处孤岛,想着不如就死在这里算了;那时候她甚至也想过,大概再也无法回到韩国;那时候她厌恶并痛恨自己曾做过的一切;那时候她只是想抛却自己所厌弃的所有——健康、灵魂、思想、自责,她一度想让自己变成行尸走肉。

    可是,冥冥之中,像是有人已经安排好命运。

    来到太平洋小岛上的某个背包旅客,曾经开过自己的诊所,他用包里仅有的一点抗生素,把女孩从病魔那儿抢了回来。然后,那旅客又说起像天堂一样的乌尤尼盐湖,他说那里没有路,但又到处都是路。一万年前的盐晶冻成了矿物硬壳,被风干在脚下,上面再覆盖上薄薄的一层湖泊。湖水澄澈,像镜子般倒映整个天空。人走在这片盐湖当中,视线从脚尖延伸到尽头,除了蓝天白云,就只剩下自我。

    他不经意地说——那是他见过的,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那时候,姜撒朗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儿,还能做些什么。

    只是想要逃走,只是想对着父母忏悔自己的罪过。

    所以她一个人去了那片盐湖。

    双手合十地求了许久,才求得就在盐湖边上的小木屋里居住。

    夜深人静时,她不再一个人裹在被窝里哭。

    而是光着脚走出来,坐在这片甚至连星空也都倒映的天堂当中。

    一遍又一遍地问着——

    爸、妈,你们能听到吗?

    你们是不是在天堂?过得还好吗?

    痛过,哭过。

    几十天之后,眼泪也变得干涸。

    沉郁的痛苦慢慢结成了岩石,在心里沉落。再也不会一抬头看到天空,就忍不住地哭,再也不会只要一想到那两个称呼,全身就都想刀割一样地疼痛。

    姜撒朗行走在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低下头,在镜子一样的湖泊里……

    慢慢地,把自己看得更加清晰。

    家里还有姜小七,有外公外婆,有孤身一人的大姨。

    公司里有青鸟,有三位欧尼。

    在首尔,在熟悉的城市里,甚至还有她说了交往,但又把他一个人扔下的……权至龙。

    据说,人落入绝处险境当中,就会激发出求生本能。

    姜撒朗想要放弃一切时,浮上心头的,除了那些她还牵挂的人。

    还有一段旋律。

    她的求生本能,除了家人,就是音乐。

    后来,她把所有的伤痛在心里掩埋,把任性的半年岁月绑成十字架,插在心脏上面。姜撒朗孤身一人,风尘仆仆地归来。拥抱权至龙,拥抱三位欧尼,对粉丝道歉,对公司致歉,更加不要命地工作与关照身边的人。同时,也把自己心里萦绕不去的旋律,全都好好记录,写成她一个人的日记。

    申雅中说过,舞台上的姜撒朗是最自由也最真实的。

    但那并不意味着这个女孩,在台下就虚伪做作。

    而只意味着,姜撒朗,在自己的音乐里,坦诚了一切。

    《myword》这首歌,以乌尤尼盐沼为背景画面,世界十大美景之一,美得名不虚传。然而,比起这不似人间的绝美景色,恢弘激昂的交响乐和着鼓点与吉他鸣奏,声声入耳的旋律托着温暖而震慑人心的高歌,这才更加让人感到震撼,不再只是眼睛惊叹或是耳朵惊叹,而是眼球与耳膜死守之后,那旋律和歌声又一路来到心口,高歌。

    这是一首诞生于绝望之时的作品,但曲调却毫不颓废感伤。

    从头到尾都激励着听众,绝望的时候,想要放弃自己的时候,不要忘了曾经对于自己的承诺,不要忘了曾经对于家人的承诺,不要忘了曾经对于朋友的承诺,不要忘了曾经对于未来的承诺。

    “g。”

    “youh□□emyword。”

    要坚韧,要强大,我承诺过。

    “bekind,be□□art。”

    “youh□□emyword。”

    要善良,要睿智,我承诺过。

    数以十万、百万、千万的人,都没有预想到过,有一天,他们会在一个东方年轻女孩的歌声当中,品尝到生命的重量与意义,同时也看到,像是古罗马骑士般,集战士与绅士一体的品格与意志力。

    这世界上的人太多,幸福的人很相似,磨难却各有不同。上帝从不对单个人慈悲,命运也总喜欢顽皮地捉弄——用世俗,让我们变得畏缩,用不幸,让我们变得麻木。

    所以,需要抗争。

    命运是无形的敌人,你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都拥抱它,也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对它礼貌。它是魔鬼,是迷雾,是调皮的小孩,而你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让自己保持清醒。

    你必须记得,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必须记得,你为什么而活。

    这样,你才能够一次又一次地绝处逢生。

    这样,几十年之后,当你枯萎成一尊皮囊。

    最后闭上眼前,你才能够对自己说,你是真正地活过。

    而不是一生,都只做了命运的牵线木偶。

    姜撒朗成神,在此一役。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过,音源与mv公布之后,这首歌会像是海啸一样铺天盖地。

    韩国的大街小巷就不说了,就连刘在硕,乃至于之前合作了另一首歌的摇滚大前辈金京浩,也都打了电话来说,这首歌写得太好。

    太好、太好。

    是抓住了心灵的歌。

    姜撒朗的个人海外粉丝,从之前的青鸟全球巡演起,就一直在涨。

    她的现场太逆天,太有渲染力。

    所以,从知道这个女孩要发全摇滚的solo专辑时,海外也便一直集结着期待。

    而现在,期待爆发了。

    像是病毒一样传播,又像是宗教一样令人狂热。

    youtube上面的mv点击率,一直在翻倍成长,与12年底猛然杀出条血路的k-pop《江南style》不同,这一次,纯正的韩国摇滚《myword》,并没有引来太多人模仿,这首歌没有标志性的舞步,有的只是一听就难以忘怀的歌词与旋律。许多人只是听过,然后默默地把链接转给朋友,然后再自己回到网站上,再继续地听这首歌。

    有的时候,你努力了很久,你执着了很久。

    或许一直求而不得,或许不温不火,但也或许一路顺风顺水着。

    但总有那么些幸运,会像是中彩票一样,砸在你的额头。

    没有经历过那样幸运的人,其实很难想到,对于努力且有实力的人来说,机遇,不过只是个开头而已。

    正如,没有人想到,当姜撒朗的《myword》,疯了一样在全球视频网站上传播了大半个月,事件的第一个小高.潮出现了——正在指导《速度与激情7》的导演詹姆斯·芠,通过社交网站,向这位韩国歌手发起了邀请,他称这个二十岁的小女孩,简直是个奇迹,同时也希望姜撒朗能为已经在拍摄当中的速7演唱主题曲。

    1993年出生,按照欧美人的算法,姜撒朗确实也才二十岁。

    即便她已经带领青鸟,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女团。

    即便她早已屹立在韩国的歌谣界,成为年轻代歌手中的翘楚,以及大韩民国创作与制作圈子里的中流砥柱。

    幸运得让tbb里的职员们都昏头涨脑的五月,许多人依旧不得不用这样的词语形容姜撒朗——“一曲成神”。

    然而,真的只是幸运么?

    据说tbb职员,已经与发出合作邀请的詹姆斯导演,以及多位欧美音乐人私下里联系,其中细节不足为外人道。

    而事件的第二个小高.潮,在日头逐渐火辣起来了的六月。

    全球社交网站上,韩国摇滚歌手姜撒朗的《myword》还在继续传播。姜撒朗却提前结束了打歌,她带着其实也集结了韩国摇滚年青一代最强贝斯、鼓手与键盘手的“salangband”,开始了“kangsur”全球巡演。正如之前在mv与打歌节目上所展示的,姜撒朗此次solo,全程带有自己的乐队,而且都是现场演出。

    她既是salangband的主唱,也是salangband唯一的吉他手。

    粉丝们感到惊喜,但同时也略有些慌张。

    之前倒是都知道,姜撒朗个人专辑之后,大概就会开启全球巡演,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啊,全无预告……

    可是,很快,粉丝们又都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myword》爆了之后,各大音乐节或摇滚节的邀请,像是雪花一样,飞到了这个女孩的手上。于是这人拍着脑袋一想,哎呀,反正都要到处演出了,那不如一起啊~

    这是后来李胜弦发了电子单曲后,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吐槽过的话。

    但……确实也是啊。

    六月份之后的姜撒朗,用切身案例,展示了什么叫做空中飞人。

    前一天,明明还在日本开演唱会,第二天就跑到了欧洲音乐节上,癫狂地把吉他都刷断了弦。前一个小时,有人说刚在首尔看到了姜撒朗!后一个小时,有人说姜撒朗明明在la!

    当然了,后面那是谣传……

    有人看到姜撒朗某次在机场安检时,右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

    粉丝们又炸了锅,于是决定要盯紧了女孩的手指猛拍。

    但再下飞机时,戒指又没了。

    基本没有提前宣传的全球巡演,场场爆满。无论是演唱会上,还是音乐节上,女孩始终都介绍自己为——“青鸟团的姜撒朗”。

    “i’angoftheblu.bird。”

    她说话时,也总是精神奕奕,笑容满面。

    网络上这个女孩帅翻天的几十个现场表演视频,与还在持续高温的《myword》一起,开始了赛跑。如果人气是一场马拉松的话,你不跑到最后,不会知道你的终点,到底有什么样的奖杯在等待。

    在摇滚音乐节上,偶然结识的美国摇滚大前辈说:

    “撒朗是个充满了力量的小女孩,她的歌声像是一记温暖而有力的左勾拳。”

    另一位美国当红小鲜肉,上传了与姜撒朗的合照,附以很是直白的称赞:

    “我想追这个女孩。”

    远在这个女孩的故乡首尔,tbb里的大多数人,却依旧像往常的每一天那样度过。

    李准硕喜欢盘腿坐在社长办公室里的大办公桌上,看一看股市,看一看报表。申雅中最近在烦闷的是,总也挑选不出一个合适的电影女主角角色,闲得有些难受。林赫拉参加了六月份开播的《y2》,暂时褪下青鸟团的光环,正以rapper的身份与一群地下黑泡竞争,向着冠军一路厮杀拼搏。朴初雅早就又去了日本,再发迷你专辑,天籁之声又获不少赞誉,而且专辑中一首温柔婉转的歌,居然也被正大火的动漫《银之匙》看中,成为漫迷当中也颇有口碑的一首动漫主题曲。

    七月底,有位yg团饭,在超市里拍到素颜的李胜弦。

    戴着帽子扣着口罩,貌似捂得很严,可是还是被粉丝一眼看穿。

    于是拍了照片,上传……

    然后引起轩然大波。

    因为照片上传之后,才有位信使战战兢兢地指出——

    “李胜弦怀里抱着的那小孩,是不是我家小少爷?”

    信使家的小少爷,乃至于所有tbb家族饭口中的小少爷,大多都是指曾做过一阵子tbb吉祥物的姜小七。曾经有阵子,姜撒朗父母未归,女孩工作又忙,所以经常把小七少爷带来公司里面,然后被公司里各种人抱着玩,逗着玩,投喂着玩……

    后来虽然因为孩子亲爸亲妈回来了,姜小七不再在公开场合露面。

    虽然时隔两年,小少爷婴儿肥掉了不少,五官更好看了,露出来的胳膊腿也不像藕节一样了。但还是……能够认出来的啊!

    跟他姐以前被曝光的童年照,简直一模一样啊!

    所以,问题来了。

    姜撒朗人都不在首尔快一个多月了,李胜弦你为什么抱着她弟弟逛超市?!

    李胜弦百口莫辩,他能说他只是脑抽,跟着自家队长一起,去队长大人的岳父岳母家蹭了顿饭么。吃完饭,难得看到一回姐夫的姜小七,非得缠着权至龙,让他给自己买前两天在超市里看到、但亲妈就是不肯给他买的玩具。于是权至龙抱着小舅子,拎着大忙内一起去了超市。逛着逛着,老婆大人来了电话,但偏偏这里是地下超市,信号不太好。于是权至龙把小舅子扔给大忙内,让两个人相亲相爱地继续逛,然后权大队长自己转身,就去楼上的停车场里找信号去了。

    后来……后来不就是大家所看到的咯。

    李胜弦看到有人在拍照,就给权至龙发了短信,让他别再下来。

    李忙内自己咬牙挨了这一刀,可是照片被上传后,网上什么“姜撒朗李胜弦热恋说”、“姜撒朗李胜弦隐婚且已育有一子”……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出来了。

    权至龙正在巡演当中的间隙,这两天都留在首尔,顺便准备之后的第二张正规专辑。

    恰恰好李胜弦也在准备之后的单曲,天天也都待在yg……

    本来,还想看看权至龙的笑话的。

    没想到事态彻底失控,权大队长的脸越来越黑。

    李胜弦不得不站出来解释了——

    “因为初雅和撒朗家都在同一个小区,那天我和大声哥一起去看望初雅妈妈,正好遇到撒朗妈妈也带着小七过来玩,我就带着小七去了趟超市,他挺喜欢我的。”

    公开说明之后,李胜弦去权至龙面前得瑟:

    “怎么样~有理有据!”

    而权至龙哼哼:“最后一句可以不说。”

    正准备飞日本的姜大声绝望脸:“为什么要拉上我?为什么……”

    李胜弦这样一说,原先都在猜,李胜弦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事情的粉丝和网民,又开始讨论姜大声为什么要去看望初雅妈妈了,是不是初声cp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