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之玩转古代娱乐园_分节阅读_19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神情痛楚,消瘦如骨。

    在韩江流的心中,原来早已经住了一个人,很久很久了,她只不过是他娶回来传宗接代的工具,并不是因为他倾心于她。这个事实瞬间击垮了她,但她是聪明的女子,知道不需要和一个死去的人相争,她咬着牙忍下,腹中的孩子还是她一个强有力的胜算。

    孩子生下来,是个男孩,开心的是韩老夫人,韩江流的像松了口气,神情淡淡地,一日比一日瘦削。一个月,他没进去暄寒问暖一次,二个月,他独卧于书房,灯通宵点着,映着窗台上的身影单薄如纸,三个月,她主动去书房侍候他,他冷冷地说年刚始,有太多的事要忙碌,他没那个精力。

    迎面犹如泼来一桶冰水,她从头冷到脚。

    孩子一百日,他作为父亲,意思似的抱了下孩子,敬了下酒,说要去洛阳巡视商铺,不等席散就上路了。

    这一走又是二月,前几天随他同行的佣仆先回到府中,说庄主陪陆夫人游山玩水去了,暂时不回府。

    管竹琴这才意识到,从她怀孕之时起,她莫名其妙就成了韩江流的下堂妇。

    他因为死去的堡主夫人舒碧儿,杜绝了所有人的靠近。

    嫁给这样一位温雅俊逸的男子,得到了名,却得不到他的心,是幸福还是悲哀呢?

    她想一定是悲衣,因为她的心很疼很疼。

    疼还远远不止的。

    他懒得接近她一点,却陪着一个小女孩子游山玩水,他那又是什么样的一份情呢?

    她满心的不甘,觉得上天对她是如此的刻薄,她从没感到这么孤独、这么寂寞,她做不到再自欺欺人,她没有嫁给良人,而是所嫁非人,这大起大落的过程,她难以接受,她无法咽下这口委屈。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剪刀,就往自已细瘦的腕子划下去,深狠得教那血霎时都没赶得及流出;刀子很利,利到切下肌肤时,并未沾血。

    然后,那一点点的红,才陡然地渗出,一发不可收拾,大片大片地凶猛泛滥,她扔了刀子,倒向牙床,心中恨恨地想:“我也死了吧,死了就刻在他的骨子里了,看他以后还敢怎么幸福。。。。。。。”

    管竹琴在韩江流到家的前一晚,月色如银,割脉自杀。

    天上一轮明月如常,不带感情地映照万物。

    韩江流和陆可儿到达韩府,刚上马就看到家人们个个脸上挂满严霜,老总管上前迎接,语气悲痛地说,若不是守夜的丫头发现得早,管夫人现在就成了一具尸体了。

    韩江流匆匆往管竹琴的厢房走去。韩府中的人都在忙着,全府上下的焦点是躺在床上的管夫人,没人注意离府半年多的陆可儿已经回来了。

    陆可儿咬了下唇,拎着行李回到自已的厢房,厢房空关了太久,丫头也没体贴地替她早点开窗开门透透气,她放下包袱,挽起袖子,自已动手忙碌着,就象在那个小山庄时一样,忙碌会让人身体疲惫,也会令人身心充盈。

    再见到管竹琴,韩江流竟浑身发寒,直冒冷汗。

    “为什么要这样做?”

    管竹琴幽幽转过脸来,苍白得像鬼。她将手伸出被外,握住韩江流的手,一双眼固执地注视他忧郁的脸。

    “你在担心我吗?夫君,你的眼里终于有我了吗?”一见韩江流,她就益发虚弱憔悴,眼里尽是指责,仿佛写着“我这样子全是因为你”,“我哪里做错了,你为什么要如此厚此薄彼?我不值得你的关爱和呵护吗?”

    韩江流一张俊容,露出了困扰的表情,“你没有做错什么。。。。。。竹琴,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么多。。。。。。前一阵,我有些心乱,少关心了你,以后我会注意的。你不要做傻事,要想想老夫人,想想孩子。韩府里的日子过得不好吗?”

    管竹琴哽咽地点点头,“夫君,你。。。。。。。爱我吗?”她直接问,不愿去猜测了。

    爱,对韩江流来说,已是一件很遥远很模糊的事了。

    他年轻光湛的眼,看着管竹琴,忽然风霜起来。

    “对不起,”爱情很残忍,也很自私,他也巴不得能爱上谁,那样他的心才会好过一点,可是不行,碧儿把他的心占得太满了,他说得非常诚恳也很内疚,“我会好好地爱孩子,但其他的,我真的做不到了。”

    “做不到,为什么要娶我?”管竹琴尖锐地问道,“我可嫁的良人很多,嫁你,不是要什么荣华富贵的,我要的是你的心呀!”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落下的泪,韩江流的心揪成一团,好似被人绑手绑脚不能呼吸,快要窒息,却只能傻傻地一直说:“对不起!”

    他成亲之前,碧儿曾一直问他,考虑成熟了吗?

    他坚定地说,考虑很成熟了。他急于报复陆掌柜,誓要羞辱陆掌柜。他的目的达到了,为此他放弃了深爱的碧儿。其实最终,他没有报复得了陆掌柜,他这样不顾一切的后果只是让自已得到了报应,也伤害了两个无辜的女人。

    管竹琴心痛欲绝地握住他的手,目光锐利似刀尖,逼着他,“我。。。。。。这样一个鲜活的人都比不上一个死人吗?”

    韩江流无语,俯视着那只瘦弱的手,一颗心直往下掉。

    “说呀?”管竹琴更紧地握住他,声音尖起来。

    “竹琴,如果可以,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有些人,不是想忘就能忘得了的。除了爱,我可以。。。。。。给你所有的一切。”

    管竹琴哭晕在床上。

    陆可儿收拾干净了屋子,侍候的丫环得知她回来,又听说庄主特地陪她在外游赏,急于讨好新得宠的夫人,忙不迭地添香、熏被、挂新的锦幔,装点花束,搬进时新的水果、点心。

    不一会,厢房中就充满了生气。

    韩江流去钱庄转了一圈,傍晚回到府中,一步也不停留,直奔陆可儿的厢房。从什么时候起,有个小小的她在眼前晃着,他的心就会感到安宁。

    不得不承认,他越来越在意可儿了。

    可儿是他的安神剂、宽心剂。和可儿一起,哪怕是静静地在想着碧儿,他的心也不象从前疼得那么剧烈了,涌上心头的都是往昔美好的回忆,他会微微弯起嘴角,沉醉于这种温馨之中。

    可儿刚沐浴好,一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