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红颜枯骨.连城_分节阅读_13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疲力竭,才携手踏上回天都的路程。一路上我们紧紧偎着彼此,看着夕光淡去,天空从橘黄变得暗紫,我想用我最虔诚的祈祷换来我们终身的鱼水和谐,而我这一生也仅要她的红颜春色,嫩蕊娇香!

    那些随之而来的日子,我在她的温柔中驻留,看她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收起了全部的锋芒。每日清晨她临窗站成一抹季节的暖,融了我的心扉,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流连,我突然变得不爱上朝,变得怠于朝政,每天只想和她一起,桃花坞的那段时光又回来了,只是隔了许多年,许多事,辗转成一个轮回又回到原点。

    雾江东林军的起义在我过于平静的生活中燃起的一团大火。那火势蔓延,点燃了朝纲的焦躁,这是我执政以来的第一批军反贼,可笑的是,在连惑死了以后它又是从雾江岸崛起的一股浪潮。

    我相信世事因果,也许我不是一个完美的帝王,但我至少让这个国家变得富足起来,而在这富足背后或许有许多人的血泪,或许有贫富的沟壑,但这都不能否认我四年来勤政事实。所以我不允许别人来颠覆我的国家,亵渎我一手创立的政权。

    镇压、屠戮,我不爱血腥,偏这一生与血为伍,他们太小看我了,我是一个马背上的帝王,是一个天生的杀手。而一切的暴戾在看到她以后都渐渐平静下来。她是我的港湾,是我心灵栖息的终点,如果说我这一生有什么不自信,那就是我测量不出她的爱,一颗心永远不等于另一颗心,因为不属于。经历过那些风雨兼程的日子,我变得怀疑一切,就像此刻,看着风声水起在她的眉目间流转,阳光自花间泻下,落了满满的暖,我还是怀疑她内心的真实。

    她是不是真的忘了?还是再隐瞒什么?就像她沉睡时手心的金铃,像月尘宫尘封的往事,像她从不谈及的孩子……

    太多太多的秘密拉远了我和她的距离,而如今仅仅因为一句:你是谁?什么都忘却了,再也无法追寻。

    我坐在空洞的雕花木窗里,看她站在花树下,金色的阳光透射过绿得发亮的茂密树叶,她闭起眼睛,伸开双臂,在灿烂耀眼的光束中轻轻旋转着,粉红细蜜的花瓣飘落在发捎和肩头,温柔轻盈的让人不忍触碰。而我渴望成为那簌簌下落的花朵,可以紧紧依附着她,直到她的衣裙上就沾染了我所有的芳香和淡红……

    我再不谈立后的事,不是因为大臣对她的抗拒,而是我认为名分于她根本就不重要。而她从不问我的事,尽管我会在夜间的床榻上批改奏折,她也不会去多看一眼,有时我问她,她也仅仅是笑,好像这个世界于她没什么是重要的,只除了我。闲暇时她总是不停的刺绣,在我每一件衣衫上绣着嫣红的无名小花,或领口,或衣角,有时我在大臣前抬手,袖口处的红艳会让他们忍俊不禁,而此时尴尬的种种却在看到那双无辜的眼睛后变得微不足道。

    我确定她的记忆是因为那个潮湿的深夜,雨水惊醒了原本早该熟睡的我,而朦胧中我看到她他斜靠窗棂下,目光深邃,远一点的地方,是夜幕下瓷瓶清冷的光,而窗外的风吹过,冻了她纤细的手指,以及她手心圆润的珠光……

    从那天起,我焦躁的如同一团火,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那么遥远。让过了太阳,让过了黄昏,让过了星辰和前夜的喧嚣,全让过了,为了证明,我再不能让过她,我更加紧的将她困在身边,我不愿上朝,不敢上朝,我只想看着她,看着她是真的在我身边。然而她还是离去了,在我的眼前,在我的身边,抱着她的身体,我不肯醒来,闭着双眼,还能看到两个人挽着手坐在宫殿的丹墀之上,看着夕阳洒落,千山缥缈,万里皆霞。她依偎在我的肩上,轻轻哼唱,就这样享受着厮守的朝朝暮暮,岁岁年年。

    风中有乱花迷眼,仿佛素手纤纤,撩动我的发丝。我睁眼,不过是桂花袭卷了帝阁,而她依旧静静的躺在我的臂间,于是我金黄色的头发在一瞬间,变成雪一般的洁白……

    她说,我是爱你的,一直都只爱你。看着袖口的小花,我才惊觉,那便是西泽深夜的梦迭花,原来一年的情爱不过是离别前的难舍,她终究要走的,只是因为爱才逗留,她给了我一年的美梦,然而最后,却注定要空留下我,对着她埋藏了一生的爱情。连城,你是真的爱我,也是真的恨我,只有你知道,这样离开才是对我最大的惩罚,是不是?

    夜的尽头,依稀的是路;路的尽头,依稀的是城。红的尽头,依稀的是血;血的尽头,依稀的是门。十余载弹指一挥间,我又来到东隐的雾江边,握着手中的信,我看到曾经熟悉的脸,阿红!只是她也是满头白发,年轻时的娇憨与美貌都已被岁月的风尘掩盖而去了。

    “我没想过你会来!”

    “朕什么都不在乎了,还会惧怕生死吗?”

    阿红的眼角闪着泪光,看着眼前满头白发的我,有种不言而喻的心酸。

    “我曾经答应一个人一辈子都不会说,可我还是忍不住要告诉你!”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说?”

    “我只是……唉,算我对不起她,等到了下面再向她赔罪吧!”

    她转身,我便看到一双妖异的眼,那是如同火焰般的金色,和潮汐般的碧蓝,那双眼中有忧郁的暮色,那是我和她曾经对望时才有的决绝。于是我什么都明白了,茫茫中,我唯有转身离去,而那孩子的眼睛消逝在绵绵细雨之中,惟有,弯月依旧,风依旧……

    我最后一次去桃花坞,抱着她曾抚过的焦尾琴,想念她的容颜。年复一年,时光是如此破碎地辗转世事。而如今垂垂老矣,唯有独自面对这满山的桃花,看潺潺流水,水中只有自己老去的脸,而那些关于她想念,不过是低头看水时,涨起的潮汐……

    焦尾琴顺流而下渐渐飘远,我坐在溪边默默思念。一生的美好,只因有你陪伴;而你一生的伤悲,我却无法抚慰。泪,滴在指尖,渗入泥土,落进心间,我说:丫头,那孩子竟然是义军的首领,你说,这对你我是不是最大的讽刺呢?

    流星划过长空,陨落在大地的某个角落,我从梦中醒来,当记忆在回忆中停滞的一刻,我已不再是我;当灵魂在身体里裂变的一刻,我已不再是王。也许,一切在我得到的时候,就注定在我手中失去,只因为我早已失去了你……

    我负你一生,都没有给过你要的,如今最后一次,算我依你,而我们的孩子,我相信,他能开创自己的天空!

    风继续吹,弥漫了烟灰,雾,笼罩了整个都城,我追寻着你的呼唤,点燃了帝阁的火焰,硝烟中我仿佛听到黎明的钟声敲响,晨曦微露,万物初生。我终于明白我只是权欲的傀儡,我的拯救不过是征服的开始,淡淡的生命之火渐渐湮灭,我看见你一身白纱娉婷的向我走来,我伸出手,握住曾经的柔软,那一刻只甘心为你化灰化烟……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