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章 反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虞仙因来到林王妃的房间。

    “怎么样了?”林王妃问。

    “秋官去了,但是那边的人不敢再出来,只使唤了个小厮子出来匆匆说了句话,让咱们一时别再去找她。”

    林王妃闻言,保养得当的手攥紧手里的帕子,一双酷似楚国夫人的眼睛里流露出急躁的神情来。

    “母亲莫急,”虞仙因宽慰她道,“总归这事情是发了。”

    “事情发了,却没有揭开来!”林王妃拂开她手,冲着虞仙因一顿没好气,“哼,倒是没有看出来,那平时死人一样的人,也还有几分手段。”安抚在场的众位夫人,急救虞盛光,这头还瞒过了宁王——虞仙因知道她说的是宁王妃,继续顺着她话道,“当时那么多人在场,无论阿圆是小产还是保胎,总要一阵子不能出门,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夫人们想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呔!”林王妃喝她,“我哪等的了那么久,就是要让她现下就丢人现眼、死了才好!况且申时轶若是查出了什么,他看她跟眼珠子似的,我们的命都难保!”

    “既是这样,就不能让他们的亲事做成才行!”虞仙因道。“不如母亲——母亲只说是不拘从哪个夫人那里听到了此事,直接告诉宁王,那虞阿圆卧病在床,难道是假的吗?只有宁王知道了此事,他们的婚事方能作罢!”

    林王妃想了一时,缓缓点头,“你说的有理。”

    #

    清晨,宁王早早得醒来了。

    打发了宁王妃等人出去,他唤来自己的小厮,“昨儿我睡下,王妃干什么去了?”

    小厮打量着他的神色。

    宁王没好气,“让你说你就说!”

    “是,”小厮跪下,“娘娘先去到碧澜堂,问了管家一些话,后首又去了郡王爷那里——至于什么事,小的并不知道。”

    男主人一般是不过问女主人的内务中馈的,宁王有心找管家来问问怎么回事,从崇元一进门就被人撞到了,然后就一天没出现,后首又住在了他们家,他心里头总觉得跳的慌慌的——也不是他多疑,而是事关这个儿子一心要娶、他自己又不怎么满意的妹妹、媳妇——宁王叹口气,算了,不聋不瞎,不做家翁,别没什么事,倒叫王妃对自己生出罅隙来,家和万事兴,王妃与儿子们之间和睦融洽,也是他乐意见到的。

    遂挥挥手让小厮退下,没有再追问下去。

    #

    这边厢宁王妃命人套好了车,申时轶送虞盛光回到公主府,虞母头一天已经得知了事情,早候在家中,待把人安顿好,虞母看申时轶,这回把自家孙女送回来的又换成了他,这一段时间里孙女身边的男人换来换去的,虞母脸上不由就带了谨慎与打量。

    “老夫人,”申时轶同老人来到外间,向她行晚辈礼。

    “不敢,”虞母忙侧身避过,“老身不敢受郡王爷的礼,”说罢要向他行礼,申时轶忙扶着她手臂止住她,带老人到一旁坐下。

    “无涯先生还好?”

    “姜先生让人把我们送来京城,我们也只在边关见了一面,他去了哪里,老身也不得知道。”

    “您这一年在外面辛苦了!”申时轶道,“小姑姑——盛光她在陛下身边也经历了许多事,吃了很多苦。”

    虞母面上的神情松动了些。

    “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这一向所承受的,不比我所承受的少,”申时轶继续道,看着虞母,“我会娶她,做我的妻。”

    虞母抬起头,临江王、西平郡王,这一对叔侄,到底是在闹哪样?

    申时轶微笑着,“我和盛光之间的事情,如果您以后愿意听,我们会一点一点讲给您听。但是现在,小光实在很累,您就不要问她了。”

    虞母先是愕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那般认真严肃的样子,是真的担心她去给阿圆负担。突然间有点想笑,之前她还想着,临江王虽然比阿圆大了二十岁,但贵在成熟稳重,年纪大一点的男人知道疼人,现下看,这样认真稚气的小年轻,也是真的可爱呢!

    点一点头,“知道了。郡王爷说的有道理。”

    #

    虞盛光头一晚服了安神的汤药,却是睡到现下方醒。

    醒来再次看到申时轶。

    他正在和春衫说话,大约是在谈论她的身体。

    有日光的影落在申时轶的脸上,他觉察到什么,回过身,看见床榻上的人已经醒了,瞳瞳双目正静静得看着他。

    春衫知趣得退下了。

    “身子还疼吗?”申时轶走过来,坐到床榻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