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后记之三(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遇到人?哪位?从太霄神庭撞下来的?

    “您是……哪位?”

    已经修道十六年,年龄也是十六岁的许清澜,容颜仍留存着赤子般的天真,却非是“稚气”,而是“纯粹”。

    正如她此刻,在自家宗门后山上,面对这位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气质却不同凡俗的白衣人,所思所问,都是直白坦荡。

    相比之下,白衣人的态度就有点儿怪。

    更准确地讲,这位对许清澜根本没有任何态度。

    她站在一条自山顶流下的小溪之中,散发披肩,任柔顺的长发流泄,挡住小半边面颊,也不顾溪水浸透了膝盖以下的衣鞋,只的溪面上,模糊的身影。

    此专注自己的倒影,许清澜也多观察一些。

    因此发现,对方身上的衣物其实是有些残破,裂口处还有伤痕,全身上下,可以用“狼狈”来形容。

    或许是刚刚经过了一场激战?

    只是气势太过诡谲,让人不自觉就把这个印象给忽略掉了。

    白衣人似乎也不太在意,并没有见她检视伤口之类,只是一直垂眸倒影。

    片刻之后,她忽地两腿错开,微微下沉,就那么摆出一个拳架。

    她是一位女修,做出这个姿势,却是没有半分粗鲁模样,只让觉得浑若天然,又是英姿飒飒,悦目好/p>

    当然,也许这和她身着男装也有关系。

    许清澜好奇打量,能够,白衣人正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中,自从她从天上化光飞落之后,就是这样了。

    按照许清澜的思维方式,她已经打过了招呼,别人不理会,就是不按照惯常的套路来,那么,她就需要考虑周全一些:

    虽然这是自家宗门的后山,禁法森严,父亲大人应该也可以随时来援,可谨慎一点儿总没有错。

    她也不再说话,再向白衣人躬身一礼,做全了礼数,就开始往后退。

    才退出四五步,溪中的白衣人却是收了拳架,挺直腰脊,信手挽起长发,大概是要扎个发髻。

    只是挽到半截,忽地顿了一下。

    同为女子,许清澜倒是很敏锐,当即明白过来:

    她手上没有簪子!或许是在之前的激战中被打掉了?

    白衣人想了一想,大概是觉得披发更简单一点儿,正要松手,耳畔却传来少女清爽宜人的嗓音:

    “前辈,需要这个吗?”

    白衣人转过脸来,正清澜手上,一根样式简单的白玉发簪。

    眸光再转,二人目光对接。

    白衣人头发挽起之后,清丽脱俗的面部轮廓,清晰呈现,却有一种阴柔寒凛的气度,仿佛一柄刚刚出鞘的软剑,光若秋水,寒气迫人。

    许清澜垂下眼帘,露出一个微微羞怯的笑容。

    不是受不住目光中的压迫,而是帮助别人的时候,快乐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微妙情态。

    白衣人忽尔失笑:

    “正好,你来帮我……另外,不要叫我前辈,我姓陆。”

    许清澜当即换了称呼:

    “陆仙子。”

    对这个称呼,白衣人不置可否,只是侧过身子,斜坐在溪畔,任由许清澜手中的发簪,裹入乌黑细密的发幕中。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