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后记之三(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长子许功轻手轻脚走过来:“幽千山这人,诚意也是足够的……”

    “不错,确实有诚意。”

    许央半睁开眼:“那你告诉我,他以诚对清澜?还是以诚对我百炼门哪?”

    “这个……”

    “你再告诉我,你是希望,他把‘诚意’对向哪边呢?”

    许功垂头不敢答。

    对这个孩子,许央有些无奈。

    许家虽然已不算是巫门一脉,但在后代骨血之上,仍有巫门遗风,都是慎之又慎。许央又是专注于制器之道,驻世已近四劫,寻常的世家,此时都要开枝散叶千八百代了,而他许氏一脉,也不过百人而已,他自己也就两子一女,长子幼女之间的年岁,相差竟超过三劫万余载,孙辈倒还多些。

    许功身为长子,修行上沿袭他这一脉,天资不过了了。之前,百炼门还在洗玉盟人阶宗门上厮混时,许功也还算扎实,因此才能打下比较坚实的基础,等到百炼门青云直上之时,凭借资源,登入长生。

    他的前景也仅到此为止,许央也不指望他能让百炼门千秋万代,只要能护着许家一条血脉不绝,也就是了。

    可是,这些年来,百炼门的威望成就日渐高涨,许功就被八面来风,吹得有些撑不住架子。

    他只百炼门是天底下第一流的大宗门大世家,却没有正如他本人一般,门派也好家族也罢,几乎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潜力了。

    为此再怎么钻营,又有什么意思?

    许央宁愿去想一些旧事旧人:

    “幽千山确实是天纵之才,巫门虽已式微,他却能借着将飞魂城迁入外海的机会,重振旗鼓,有生机勃发之势……也不枉他母亲的一番心血。”

    许功忍不住就道:

    “既然父亲也认为,幽千山是个人物,那他和清澜……”

    “原来我许央垂垂老矣,已经到了要儿子做主,卖女儿的地步了?”

    许功吓得跪地,不敢发一言。

    “从今天起,你就专心经营家族的生意吧,门派的事情,交给小二,他若还是没兴趣,随便给哪个人也好……你们就是些一眼便能东西,常年在眼前晃着,着实烦心。”

    一言决断了儿子宗族门派日后的前程,许央心中,却是半分波动也无。

    他眯起眼睛:

    “这么好的太阳,也晒不得几天了……”

    许功听得深深伏下头去,被父亲踢下宗门权位的恚怒,还有眼中擎天巨柱即将倒下的惶恐情绪混杂在一起,堵得他彻底没了言语。

    而就是这位已经预见了死期将至的老人,嘴里还是嘟哝着:

    “清澜呢,要是幽千山缠得她难受,就来告诉我,我打断那厮的腿!”

    话音将落,朗朗晴空骤然一暗,有光华自太阳背后射出,切过天空,斜坠而下。

    待坠落半截,天地间才微微颤动,余波一时难尽。

    许央眼皮略略抬起:“太霄神庭那里搞什么鬼?”

    “父……父亲。”

    “嗯?”

    “那光……坠到我们这儿来了。”

    太晚了,不好意思,偷更一章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