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后记之二(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简仙子既出此言,定然是有充足的理由?”

    说到这儿,她又想起来一件事。相处这段时间,紫衣女修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刚刚却是说起那般言语,震惊四座,莫不就是为了转到这里,形成权威?

    伍夫人甚至怀疑,紫衣女修是否是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想法。

    这一刻,她甚至想把自家孩子叫回来,生怕那几句口诀里,有什么问题。

    也在此时,忽然又有人插话进来:

    “不介意多一个人吧,我也想知道,这位简道友的理由是什么,又是与宫中何人有旧!”

    伍夫人回眸,见突然插话的那人,穿一身玄色衣袍,发如墨染,眸子幽沉,面部轮廓刚硬,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看样子是路过时听到紫衣女修讲话,被吸引过来。

    更重要的是,伍夫人分明觉得,这位有些面熟来着。

    在记忆里搜检一番,她猛地心头一悸:

    “温阳真人!”

    伍夫人记得这位,是十方真宫曾到太都云界授课传艺的仙师之一,据说是宫中后起之秀的佼佼者。

    刹那间她就是一身冷汗,这时候她要庆幸,没有轻易相信紫衣女修,也不曾对十方真宫表现出太明显的置疑,可细究字句,给人的感觉恐怕仍不太好。

    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紫衣女修明眸转过,在温阳身上扫过:

    “这位是……”

    伍夫人心里又是一紧,温阳已经冷然一笑:“在下十方真宫温阳,常在宫中行走,却不见简道友这等人物。就算是在下眼拙吧,但道友既是与宫中人有旧,轻易出言,干涉宫中选材,似乎也不是为友之道?”

    紫衣女修闻言,又细细打量温阳一番,哑然失笑:

    “在真人面前,妾身确实是失言了,不过,若将贵宫中,修炼‘九玄真阳魔体’的那位放到眼前来,这句话还是要说的。”

    九玄真阳魔体?

    伍夫人对这个法门,比较陌生,但听起“九玄”这个名号,与“魔体”之类的词汇联系在一起,不由得就是心惊肉跳。

    温阳则是另一种感觉:“九玄真阳魔体?分光……”

    “哦,是分光师叔。”

    听得“师叔”这词儿,温阳就更迷惑了:“你认得分光祖师?”

    “交往不多,多年以前,曾有一番合作……你是在十方真宫开宗立派之后,才收的弟子吧。你的师尊是哪位?”

    已经是长辈的语气了。

    温阳只觉得啼笑皆非,但他气魄虽是不俗,可脾气在十方真宫里也是很好的那一种,更是非常谨慎:

    “在下是百途堂弟子,并无亲授师尊,只有几位座师,分光祖师也曾到堂里授课的。”

    “百途堂?以前只是听说,是你们宫主试验修行新法的所在。如今看来,倒是很有意思。分光都去讲,夜狮呢?”

    “……也有讲过。”

    温阳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现在他完全被紫衣女修牵着鼻子走,而这位与宗门内几位有数的强者都是极为熟悉的样子。

    特别是直呼九穹天尊曾经的名号,如今谁还会这么做?谁还敢这么做?

    正皱眉思忖之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虚空中忽有一道寒意扫过,跨界飞舟严密的防护直若无物,被寒意透进来。离得最近的伍夫人,几乎以为自家的衣裳被扒下来,不由得打个寒颤,整个瑟缩了一下,只听有人在耳畔冷笑:

    “原来是紫玉……师妹啊。”

    什么?

    伍夫人一怔,她也是有见识的人,立刻就知道,这是某个大神通之士强行破开了跨界飞舟的防护,隔空传讯,如此修为,又强到了什么地步!

    变生腋肘,又是这等层次的压力,她无论如何也难应对,一时脑子都成了浆糊。

    就是之前气势惊人的温阳,也是肃立,分明是面见长辈的样子。

    倒是紫衣女修依旧从容自若,浅浅笑道:

    “分光师叔的九窥魔瞳,已经到了大成之境,几有神主‘真名感应’之能。以此为根基,直可窥天人之变,通达今古,这是无上大道。何必另起炉灶,走那所谓‘真阳魔体’的邪道?”

    伍夫人这才知道,突然切入的这位大神通之士,就是温阳口中的“分光祖师”。

    既然要让孩儿拜入十方真宫,伍夫人自然要对宫中的大人物们做一番了解。知道这位分光祖师,是一位老牌的大劫法宗师,就算是在强者辈出的十方真宫里,地位也是相当之高,而且脾气古怪,很难打交道。

    如今莫名就是恶了他,孩儿在十方真宫哪还有前途可言?

    正恍惚之时,便听分光祖师道:

    “当年别时,魔门犹立于北地,虽千宗百派,也算兴旺。而如今九玄魔宗已然不存,魔门诸宗,半数远赴各方世界,半数聚于十方真宫麾下。紫玉师妹……你有个好师傅啊!”

    师傅?

    伍夫人和温阳都在琢磨这里面的意思。

    他们也发现了,分光祖师与紫衣女修的称呼很是古怪,一个叫师叔,一个叫师妹,辈份都乱套了。

    可越是这样,越能体现出他们之间的密切关系。

    只听分光祖师笑道:“既然来了,我就替宫主留客,请师妹随我去吧。”

    话音未绝,虚空扭曲,分明要将女修与其他人分离开来。

    若是平时也还罢了,可在跨界飞舟正抵御虚空元气潮汐冲击之时,如此做法,简直是拿飞舟中几万条人命开玩笑。

    便听飞舟咯吱作响,刚刚稳定不久的震颤又起,甚至幅度更大,使得舟上一片慌乱。

    紫衣女修微微摇头,身外有明光锐气冲起,扭曲的虚空撕裂,随即平复。

    “多年不履真界,紫玉自当向师尊问安,也不用师叔特意来请。”

    说话间,她微微而笑,悠然起身,唇下一点美人痣,分外妩媚,看不出一点儿斩破虚空的英风锐气。

    “得逢故人,却非乐事,人心之变,莫过于此。”

    她转向伍夫人,歉然道:“多说几句话,倒让你们更麻烦起来,我心不安……”

    “紫玉师妹何必挤兑我,这点儿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那就多谢了。”

    虚空中,分光祖师冷笑一声,对伍夫人道:“既然紫玉师妹说话,也是你那孩儿与我无缘,十方真宫你也不用去了,就此回去吧。温阳……”

    自分光横空介入之后,便一直沉默的温阳应声:

    “弟子在。”

    “就由你接待紫玉师妹,好好请她到十方真宫作客,想来宗主也会甚为欣慰。”

    温阳立知这等同于监视,也绝不是一个好差事,但像他这种“百途堂”出来的弟子,纵然已经到了真人境界,但在分光祖师这些“天魔”一脉的强者眼中,仍旧是不怎么受待见。

    他也是习惯了。

    现在他倒是理顺了思路:

    宗主确实收了几个徒弟,温阳是认识的,但这一位,却是没有任何印象。那么,就是以前……

    毕竟是七劫以前的事了,温阳只是听座师讲课时,才有那么一点儿印象,好像宗主以前只有一个徒儿,但由于某些原因,师徒反目,老死不相往来,也不知道死活。

    原来就是这位!

    姓简,名紫玉……简紫玉?

    他移转视线,向简紫玉欠了欠身,按照分光祖师的称呼,也以祖师称之:

    “简祖师,弟子温阳,后面这两日……”

    “你喝酒吗?”

    “呃,弟子偶尔……”

    “那就不如分光师叔爽快了。”

    简紫玉灿然一笑,仰望头顶虚空,众人耳畔,莫名就有一声剑吟。

    然而真正耀人眼目的,却是一颗大星骤现,悬照头顶虚空。下方如银白茧子似的真界元气外壳,却是如遭无形之剑劈斩,轰然云开,直破开一道天堑。

    天堑尽头,也是冲起一道光芒,其气机依稀就是分光祖师的感觉。

    伍夫人看过去,但见那边浑茫茫一片,照在脸上,几乎要神魂出窍,心头猛跳,整个人都软了下去,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斋儿……

    随后就人事不知了。

    伍夫人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房中,最担心的孩儿,就在身畔,沉沉睡下,并无异样。

    可这种情况,就是最诡异的那种。

    伍夫人不自觉又想起刚刚分光祖师诡谲的强光,依旧是心神悸动。

    此时她心底,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自己的骨肉前往十方真宫了。

    伍夫人也是有决断的,当下便通过房内的传讯盒,先与自家护卫联系上,又问起飞舟管事,最近的一班返程飞舟是哪个。

    她要立刻与孩儿一起,回返太都云界。

    联系好了转运的事项,伍夫人的心头依然坠着,此时又不好叫醒孩子,为他解释,一时纠结难受。

    可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伍夫人心里猛又一揪,整个人呼吸中止,直到门外响起护卫首领的声音:

    “夫人,您有吩咐?”

    伍夫人这才懂得呼吸,明知自家带来的几个护卫,在分光祖师这等人物手下,当真是蝼蚁一般,却也能有点儿心理安慰,当下便叫醒伍斋,也不管孩子如何稀里糊涂,扯着他便往门外走。

    才打开门,迎面却看到护卫侧望而警惕的表情。

    顺着护卫视线看过去,正是温阳冷峻刚硬的面孔。

    伍夫人胸口骤然一闷,背脊寒意直冲上头顶,再沉降下来,此时她整个脸面都是僵的,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位十方真宫的真人强者。

    “温真人……”

    “随我来。”

    “真人!”

    伍夫人身子发软,纵然也有一身不弱的修为,可是在温阳冷漠的眼神下,已经被压制得不见了踪影,一时间只懂得将孩子护在后面。

    犹不知发生了何事的护卫首领还想表现出忠心护主的姿态,却吃了温阳淡淡一瞥,整个人就僵在那里

    偏在此时,身后的伍斋惊声道:

    “这位仙长,你受伤了。”

    伍夫人这才看到,温阳宽大袍袖之中,正渗出黑红颜色的血滴,落在舱板上,铮然有声,仿佛是沉重的水银一般。

    温阳却全无反应,只是冷盯着她:

    “想活,就跟我来。”

    (本章完)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