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庭院深深(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半露。她身上的香气如若一双手,紧紧地缠绕住了他,而那香软的身子就像一剂毒药,拉住他,沉沦,沉沦,永无止境。

    -------------------------------------------------

    次日,小怜睁开眼睛,发现日头已经老高。而自己则身体酸痛的无法动弹。

    伸出手拉开了红色的帐幔,轻轻唤了一声,“若宗?”

    听到屋内的响声,林若宗从厅内走入寝房。

    因怕她感到害羞和不适,他命下人们这三日内都不要上阁内伺候,只每日上来三次送吃食衣物即可。

    他端着一杯姜母高参补气汤,放在了旁边的小桌子上。起身拿起一套寝衣披在她身上。拨了拨她稍微凌乱的发丝。

    随后他拿起汤盏,叫小怜趁热喝下。

    她喝了几口,便想放下,因觉得身子软软的没力气,也便懒得去端着那汤盏。

    “怜儿,把它都喝光。”

    小怜莫名的闹起了脾气,撅了噘嘴。想着她今日如此虚弱劳累正是他昨晚的过错,今日还得喝苦苦的汤药,于是越想越气,不想理他,只偏头不喝。

    若宗无奈笑笑,“你真不喝?”

    “不喝。”

    “那好吧。”

    小怜还想着为何他如此快就屈服了,于是抬头看他。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温热的唇便堵住了她刚想说出口的话。

    一阵痴缠,就快要丧失意识的时候。她急忙清醒过来,忙说:“我喝我喝,喝还不行嘛。”一把推开了就快压上来的林若宗。

    林若宗微微一笑,递上了依然温热的汤药。

    小怜两个手托住汤盏,掩饰着自己早已无力酥软,轻轻颤抖的双手。瞪了他一眼,将汤药咕咚咕咚的喝光了。

    还未等回神,林若宗一把抱起她,走近浴室。

    合欢花瓣撕成小片,浮在水面上。他抱她轻轻入水。

    脚尖踏入温热的水中,仿佛复苏了一般。她指尖微动,轻轻戳着水面上已经皱褶了的花瓣。

    他帮她轻轻擦拭着身体,手指轻抚过昨夜留在她身上的留下的,现已变淤青的痕迹,微微心疼。

    她此刻却好似恢复了活力,脚轻轻踢着水花。轻轻哼着小调。

    林若宗微笑看她,这样才是她最本真的性格吧。和在教坊时的她,是不同的。

    他希望永远都可以把她护在他建的金丝屋里,不受外界一丝伤害。

    而他这时,却还没有预料到。

    何为祸起萧墙。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