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7.第417章 一个任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熟悉,导致今日,她还没有淡忘那个身影。

    那个背影,让她感觉到了心痛。

    还有怨恨。

    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想见到那个人,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她的预感,向来灵验。

    水茗兮一瞬间的失神,自是让大将军王给捕捉到了。

    “冥水,你认为呢?”

    水茗兮立刻回了神,有些恍惚的看向了声音来源处,一看是大将军王,立刻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连忙答道。

    “属下愚钝,还请大将军王听一下百味的意见较好。”

    大将军王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眼底似有若无的寒意,让水茗兮捕捉到了。

    整个帐篷,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可是,出人意料的,大将军王并未为难与她,倒是让她转移了话题。

    “百味,你来谈谈。”

    大将军王便也不再看她,转头看向了百味。

    水茗兮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这厮到底怎么了?为啥要吓自己?不就是走神了么……

    她只能弱弱都在心底呐喊。

    水茗兮虽是在心底暗暗想着,但是她脸上竟也表现了出来,脸上那不悦的神情,显露无疑。

    大将军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你先下去。”

    水茗兮躬身行了一个礼,转身,出了帐篷。

    而后的几天,大将军王都没有来找过她,也没有找她过去,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军依旧没有对战,风平一浪静的让人觉得可怕,就像暴风雨的前夕。

    约莫过了半个月,大将军王找她过去。

    这一次大将军王并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一反常态的,站在了窗户旁边,静静地凝视远方。

    “冥水,本王要派给你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你可敢接?”

    声音中满是沉重和认真。

    水茗兮波澜不惊道:“但凭将军差遣。”

    大将军王依旧凝视远方,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良久,他才道。

    “本王要你去敌军营,盗取他们的重要部署资料,若你能带着资料回来,本王允你一个条件。”

    水茗兮一听,心下一喜。

    只要能拿到那种资料回来,那么她就可以去看守宝物的地方,然后便能盗得宝物,救得南宫。

    如此一想,她的心里也不觉高兴了起来,语气也变得很坚定的道。

    “是。属下定不辱使命。”

    大将军王转身,定定地看向她,眼神平淡无波,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情绪。

    “你先下去准备,今晚就出发。”

    水茗兮退下。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思忖之间又想起了昨日的那一封信。

    那个信是谁寄的他不清楚,信上面告诉他,要他赶快的将这个女人送过去,不然他的娘将不保,为了保住他的娘,他也只好放弃了对冥水的好奇。

    但是一想到那样一个奇特有着超出常人毅力的女孩,他又不禁皱皱眉,心中更是烦躁不安,总觉得自己这一步走错了,但是,又能怎么样?

    自己的娘在他们手上,不答应他们的要求,那自己的娘又该如何?

    这世上女人多的是,但是,娘只有一个……

    回帐篷的路上,水茗兮高兴之余总算是意识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就是,去敌军营,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依自己现在的能力,恐怕,没过多久就会被人发现,要如何做到不被人发现,还悄无声息的盗取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军营资料?

    一想到这里,她就不禁感觉到头疼。

    回到帐篷,她亦是如此,心中,很是烦躁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夜幕很快来临,按照大将军王的计划,就是今晚行动,子夜即将来临。

    夜凉如水,月亮悬挂在天空中,在银河中荡漾出无限的美好。

    水茗兮一身黑衣,偷偷的潜进了敌军营,果然不出她所料,守卫十分的森严。

    不过,还好她也是懂得一些功夫的,再加上这段时日的训练,武功底子,也自然十分的深厚了,想要躲过这些守卫的士兵,自是十分的简单。

    水茗兮第一次来到这个军营,这个军营和大将军王的军营并不相似,反而十分的相反。

    她绕了好几次的都没有找到主营在哪?

    不由得有些慌乱,这都已经过了子夜了,再过一会儿,估计他们就要像大将军王的军营那样训练开始了。

    水茗兮索性心一横,随手抓了一个巡逻士兵。

    “主营在哪儿?”

    冰寒刺骨的声音伴随凉凉的夜风,吹到了那个士兵的脖颈肩,让他不禁浑身打颤。

    据她猜测,一般重要的东西都是放在主营的,由将军亲自保管,这样才能更靠谱,所以,她问主营在哪儿也不无道理。

    “在前方右拐,然后直走,最亮的一个军营,就是了……”

    士兵哆哆嗦嗦的说,他能感觉到搁在自己脖间的,那一个冰凉的匕首,只差一分就可以嵌进自己的肉里了。

    水茗兮一个手刀滑落将他打晕,然后,轻轻地把他放在了地上,不惊动任何人。

    按照那个士兵所说,水茗兮果然看到了一个最亮的帐篷。

    但是,苦于门口的守卫十分的森严,她靠不近半分,只好在外面寻找机会,等待着。

    她躲在那个主营旁边的那一个帐篷缝里,就听到,旁边这个帐篷好像有人在说话,还有嘤嘤哭泣之声。

    是个女人。

    “茹儿,那边已经催人来了,你要是再不过去,我们可都要一起受罚了!”

    一个带着哭泣之声的女人,哽咽的说。

    “为什么会挑中我……呜呜……”

    “谁让今天人家将军就是看上你了,好了,快点准备一下,你就忘了那个人算了,再怎么想他,他也救不了你,谁让他只是一个平民,而看上你的是个将军呢!”

    听这个女人的声音,是个十分成熟的,约莫30岁了。

    那个女人还是十分的不甘。

    “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说完,真的额头撞上了旁边的什么东西,只听砰——的一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个女人头部流了好多血,死了。

    屋子里的其他女人都慌作了一团。

    这可怎么办啊?

    那边已经来催人了,而且就隔了一个帐篷,若是被将军给知道了,那可怎么得了。

    水茗兮皱了皱眉。

    这个帐篷应该是军妓营,为什么会离将军的帐篷这么近?可能是那个将军好美色,不过,这倒是个混进去的好机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