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6.第416章 真是女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这是这个夏天的第一场雨。

    下个不停,无声,无影,无形,悄悄地落在树上,花上,草上。

    连一点雷的预告也没有,还没来得及思索,豆粒般的雨点就打了下来。

    对这时的士兵们来说,这场雨并不可怕。

    浑身的毛孔都热的张开了嘴,巴望着那清凉的甘露。

    只见天气都已经变成这样了,那个教官还是无动于衷,就没有半分让他们休息的意思。

    这时的老兵们已经回到帐篷里休息了,只留下他们这些个新兵在外面淋雨。

    还有几个,偷偷的瞅了他们一眼。

    心里却是在暗暗思忖。

    这些个新兵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竟让教官生气至如此地步?罚到了现在?

    但是,他们也不敢多看,生怕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自己。

    但是,水茗兮也不得不说,洗个雨澡,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淋湿的头发、额头、睫毛滴着水,当着眼睛的视线,耳朵也有些痒痒嗦嗦的。

    这就是她此时此刻的想法。

    可能是雨势渐渐变大,那个教官终是开了口:

    “好了,今日就先训练到这儿,都回去休息吧。”

    说完,他迈着闲走时的步子,悠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很难想像,他是如何做到,在这样倾盆大雨中,还能用走后花园的步子走回帐篷的。

    他的一声令下,在众人耳里,如同天籁。

    所有人,顿时成了鸟散。

    回到了帐篷,在帐篷里唯一一个屏风后换了件干爽的衣裳,她这才觉得整个人清爽了许多。

    她走到了帐篷的一个窗口旁,静静的伫立。

    外面的风景,真的很美呢。

    因其窗户,正对北方,所以,并没有看到那讨厌的,一个个帐篷,而是看到了大地接受下雨的洗礼。

    花朵怒放着,树叶鼓着浆汁,数不清的杂草争先恐后地成长。

    细雨在花骨朵上凝聚出一颗颗小水珠,晶莹闪亮。

    树叶上的水珠颤颤巍巍,不时滚落下来。

    这是一种柔和的美,与倾盆大雨不同,她的美,滋润人、涵养人,人的五脏六腑和四肢仿佛也和花草树木在一起,植根湿润的泥土,呼吸草木的幽香,心灵仿佛和这毛毛细雨相融合。

    一洼畸地,蓄满了雨水。

    倚在窗边看风景,就是如此的享受。

    水茗兮惬意的想着。

    全然忘了刚刚那个被淋湿透了的疯子形象的女人是谁。

    夜,悄无声息的到了。

    下午的倾盆大雨也已经过了,夜晚又下起了小雨。拉开窗户,推开窗户,流进凉爽的清风,飘洒进点点雨珠。

    雨声沙沙,小雨紧一阵缓一阵,雨声重一阵轻一阵,煞是好听。

    水茗兮情不自禁趴在了窗沿上。

    看着不远处的树枝在小雨中微微颤动。

    小雨的美和夜景的美交融在一起,这是浑然一体的朦胧美。

    她闭上了眼,任由这一切,洗涤着灵魂。

    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

    “看什么呢?”

    不用回头,水茗兮都能猜出来者是谁。

    “百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突然出现在我后面和我说话,真的很恐怖的?人吓人吓死人啊,你知道吗?”

    百味勾起唇角。

    “哦?你这么容易就会死?”

    水茗兮奇怪道:“是人就会死,谁说我就不会死了?”

    这人,思想真古怪。

    水茗兮暗暗想到。

    百味道:“你在成为王妃之前,断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

    “哦?为何?”

    水茗兮来了一点兴致,转过头看向他,示意他把话说完。

    “就凭你为了接近大将军王的那份执念,你为了接近他,宁愿女扮男装来参军,来受苦,不就是为了那个位置吗?我敢确定,你在没有当上王妃之前,断不会轻易让你自己生命不保的。”

    水茗兮不置可否的笑笑,转过头来,继续看外面的景色。

    “我说错了?”

    百味道。

    水茗兮闭上眼,唇角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对了一半,错了一半。”

    她的确是会为了在接近大将军王之前,好好保住自己的性命,但她不是为了那个虚无缥缈且毫无价值的王妃之位,而是为了进宫,盗得宝物救南宫。

    但是,这些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水茗兮笑意更甚了。

    百味这是头一次认真的打量眼前这个女人。

    她拥有倾国之容,她却很少显露于人前,一直用着特殊手法掩藏了起来,这才使她看上去那样平凡且毫不起眼。

    但他百味岂是什么阿猫阿狗级别的人物?

    他一眼便看穿了水茗兮的易容术,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水茗兮的手法生疏,若是想瞒过门外汉,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像百味这样的行家,自是他以一眼就瞧了出来。

    她整个人都散发着天生独有的气质,骨子中带有淡淡的高傲,她有时冷清,却又不失调皮可爱。从她的侧脸来看,仿佛她就是掉入凡间的仙子般,清尘脱俗。

    不过,此般的人儿为何非要对王妃之位有着那样重的执念?

    水茗兮若是知道自己被脑补成了那样爱慕虚荣的女子形象,指不定要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了。

    她哪里是爱慕虚荣了?!

    不要乱嚼舌根子好不好?!

    还有她哪有那么清尘脱俗?!

    你确定你眼睛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这一系列的问句,水茗兮都没能说出口来,而她也并没有指着百味的鼻子破口大骂,谁让百味没有说出来,她没有听到呢?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漂亮?”

    百味勾起唇角,淡淡问道。

    水茗兮转头,看向了他。

    “自然是有的!”

    当然有啊,不就是南宫吗?总是说自己很漂亮,当初听的时候,倒是脸红了好多次呢,现在听到百味说,倒觉得,没那么的为难和害羞了。

    百味邪笑道。

    “你倒是自信。”顿了顿,他又继续道:“不得不说若是你当上了王妃,那位置在你手上一定是十分稳当的,不过,你可想过,你拿什么来当王妃,莫不是就想要凭借,大将军王对你的宠爱?”

    这年头的女人心中的想法永远是那样的不切实际,总想要凭借着男人的宠爱求的荣华富贵。

    男人的宠爱,永远都不是可以自保的理由,他们的宠爱,过不了多久,就会如同他们来时那样悄悄的散去,女人这辈子,特别是在这个年代,便是这样的命运。

    这个时代的女人亦是如此,也许她们早已经明白这种宠爱十分的不切实际,但是,还是有那么多飞蛾扑火的女人。

    水茗兮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不敢奢求富贵荣华和宠爱一生,她只求有一位这样的夫君。

    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贵。

    所以,若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出现,那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和他在一起,那人,就是南宫……

    又一次想起了南宫蔺祁,她的嘴角缓缓的勾起,脸上荡漾出了幸福的笑容。

    不过,很显然的是,水茗兮这次又被误会了,百味又一次的认为,水茗兮是那一种爱慕虚荣的女人。

    尽管水茗兮的武功的确不错,够刻苦,计谋也很好,头脑不错。

    但是,女人的想法,永远是这样的天真,无论她们在其他方面是多么的优秀,但在感情这方面永远都是弱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