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4.第414章 你可知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那大将军王的意思他很明白,不就是担心冥水的安危吗?

    不过,还有一点他就有点看不明白了,明明自己在战时布局时,那个大将军王就在旁边看着,明明自己布局时,他在旁边就已经看出来了有所欠佳,冥水会身陷险境,也就是说,水茗兮若是走错了一步,就会落的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为何当时他不阻止自己,反而要等到现在才来说?

    百味自不会想到,其实大将军王当时也是存有私心的,他就是想看看水茗兮在身处险境时的反应。

    若是她真的有那个本事能在险境中活下来,那这个游戏将会越来越好玩。

    而且当时那个人给自己的条件,不得不承认,的确吸引到他了。

    但是,更吸引他的,是条件里的人,如此一个有趣的女人,得多玩些时日再去交换啊。

    水茗兮正躺在床上休息,突然后背发凉,鼻子一痒,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阿嚏——”

    柳亦玄刚要入了眠,就听到了水茗兮这个惊天打喷嚏,顿时睁开了眸子,睡意全无了。

    而正在酣睡的雳刃也差点被水茗兮的喷嚏吵醒,不过,他呢喃了两句,侧了个身,终是没有睁开眼,继续睡了。

    水茗兮打完这个喷嚏后,又感觉鼻子发痒,又一次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这个喷嚏跟前一个比起来,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总算是感觉好多了。

    柳亦玄见没有继续要打喷嚏的意思,以为她喷嚏打完了,便开口询问道:

    “可是最近着了凉?不如多加一床被子?”

    水茗兮刚要说话,竟又一次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这一次,连雳刃都被她给吵醒了。

    她连忙挥了挥手,一只手捂着鼻子,鼻音浓重道:“不用了,不用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是夏日,盖那么多床被子,热死了的。

    雳刃也因刚刚那个喷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揉了一下睡意朦胧的眼,道:

    “你也别不好意思了,我帮你去军需所拿床被子,你且等着。”

    说完,就起身,不顾水茗兮的劝阻,径直向着军需所的方向走去。

    刚一掀开帐篷的帘子,就看到了帘子外,同样要掀帘子的百味。

    “啊?你回来了,你先进去吧,我去给冥水拿被子了。”

    说完,伸了一个懒腰,又神采奕奕的奔向了军需所。

    百味不知所以。

    进了帐篷,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水茗兮,见她一脸的无奈,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水茗兮抬头看了他一眼,却并未谈及此事。

    “哦,你回来了啊,刚刚干什么去了?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从水茗兮的话里,不难听出,其实她并不知道百味让她多次陷入绝境的事。

    “和大将军王多聊了会。”

    他说的含糊。可不是吗,就是好好的“聊”了一会儿。

    水茗兮没有听出他的意思,顺着他的话说:“聊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一些战略和布局罢了。”

    显然,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

    水茗兮点点头,也不再多问。

    “既然回来了,那便先休息吧。”

    百味慢慢走到自己的床榻,低低的应了一声。

    “嗯。”

    两人便也不再多言。

    而很显然的是,水茗兮忽视了一旁的柳亦玄。

    柳亦玄看着他们说话,一直到水茗兮和百味说完了话,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他的脾气这才如同火山爆发了一样。

    “冥水。”

    他近乎咬牙切齿道。

    水茗兮不明所以的睁开眼睛,看向了柳亦玄。

    “何事?”

    她的疑问,让柳亦玄的怒意更甚。

    他怒极反笑道。

    “你忘了,你如今生病了,要多喝水?”

    水茗兮眨了一下晶亮的眸子。

    “只是打了几个喷嚏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吧?”

    水茗兮对他的认为很不解。

    柳亦玄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她的话给气炸了。

    “冥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这是你自己的身子,要好好照看你不知道啊!”

    这,怎么越听,越感觉他是她妈了啊。

    水茗兮有些语塞,正欲开口,就被百味的话给挡了回去。

    “好了,你们两个还是少说两句吧,大家都累了,先休息。”

    他的语气中,竟带着淡淡的威仪,不容人质疑。

    水茗兮乖乖的不再开口。

    倒是柳亦玄又瞪了百味一眼,但是他并没有躺下睡觉,而是起身,走到了桌边,倒了一杯茶。

    然后走到了水茗兮面前,把茶水递到了水茗兮面前,还一脸的不情不愿,活像水茗兮欠他什么一样。

    “喏,喝点水,清热解火。”

    水茗兮看着他小孩子一样别扭的脸,有些好笑,但还是起身,把水接了过来。

    “谢谢。”

    她道。

    柳亦玄脸色乍红,如同一只炸毛的猫儿跳脚道:

    “我才不是关心你呢,就是听你咳嗽不舒服,怕你又打扰我睡觉!”

    水茗兮连连应道:“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柳亦玄见她一脸敷衍的模样,脸涨的通红,便也不再多说,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水茗兮赶紧喝完了茶水。

    “喂喂喂,你还没有把杯子拿回去呢!”

    水茗兮冲着他的背影,调笑道。

    这时,又有一只手伸了过来,他轻轻的把水茗兮手上的被子接下。

    “我来放吧。”

    这是百味。

    百味说完,不再看水茗兮的脸色,径直走到了桌边,放下茶杯。

    水茗兮一脸尴尬的看着百味的动作,不知该说什么。

    柳亦玄则是更加觉得有一股气堵在胸口,差点憋死他。

    整个帐篷,气氛陡然变化。

    恰在此时,雳刃的声音响起,吸引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嘿,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然后他又看向水茗兮,道:“看,我拿到了被子。”

    说着,向着水茗兮走去。

    水茗兮尴尬的笑笑,接过了被子,将其放到了一旁。

    “谢谢。”

    尽管她并不想要这床被子……

    雳刃不解道:“你怎么不盖在在身上啊?”

    接着,他拿起那床被子,道:“那好吧,我帮你盖上!”

    说着,那床被子就已经搭在了水茗兮的身上。

    水茗兮只感觉身上又重了许多。

    “不,不……”用了……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呢……

    水茗兮看着雳刃,只觉压力山大。

    “谢,谢。”

    水茗兮这两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雳刃又是个一根筋的,自是没听出水茗兮的不情愿。

    而旁边的两人自是听了出来,但他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柳亦玄是因为刚刚水茗兮和他吵架,真的有点不爽。

    而百味则是觉得,这冥水勾引男人的功夫如今还真是炉火纯青了。

    水茗兮哪里知道这些男人的想法,她只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她是真的没有生病啊啊啊!

    内心哀嚎。

    雳刃憨厚的笑笑,道:“那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就走到了自己的床上,继续睡了。

    水茗兮两眼一翻,装死得了。

    柳亦玄看着水茗兮的表现,突然心生愧疚,刚刚自己是不是应该帮冥水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