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前尘往事(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离开慕少司的病房,欣然想去找医师,却在门口处碰上了向井萱。应该有很长时间没见到她了,欣然朝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对于向井萱和向井寿之间的事,欣然知道的并不详尽,可是女人的直觉都是很准的,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没有感情,有多深的感情,如果是面对自己,可能会如堕迷雾,但是相对于别人,却会看得很清楚,就好像她,一直知道向井萱是深爱着向井寿的,那是一种从眼神中就能分辨出的深情。

    “我不知道你回来了!”向井萱淡淡的开口。

    “那么你呢?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但是也回来了吗?”欣然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其实本就离不开,走也只是在为难自己的心……”向井萱苦笑着回答,也许这就是宿命,怎样都摆脱不了,向井寿这个男人就是她命里的劫数,她早已在劫难逃。

    “你是来看慕少司的吗?”

    “不,我是来接你的。砚说你来医院了,所以我特地接你回去老宅,你住在那里,司少也会放心很多。”

    “所以,你是从老宅来?老堂主怎么样了?还好吗?”欣然一直不曾忘记慕少司是因何出的车祸,而她也不想去想,老顽童一样的老堂主,会被疾病折磨。

    “老堂主没事,家庭医生已经为他检查过了,只是突然血压有些高,至于司少,那只是个意外,你不要太担心。”

    “谢谢你的宽慰,既然是来接我的,我正好要去收拾一些他的衣物来,你可以帮帮我吧!”

    “当然,走吧!”向井萱点了点头,两个人并肩走出医院。

    一路上,欣然看着向井萱熟练的转动着方向盘开去老宅,她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到淡淡的光彩,她没有问,但是猜想,向井萱肯回来,应该不只是像她说的那样,本就离不开,如果没有向井寿的挽留或是什么,一个一心想逃避的女人并不会很容易再重新走回困住自己的地方,因为那是伤害,一刀一刀砍在心头的伤害……尝过痛了又怎么会再回来受这种极刑呢?爱情之于人们来说,本就是种折磨,是种刑罚,真的轻易体会到甜蜜的,并不太多,都是要经历苦和痛的吧!

    她很看好向井萱和向井寿,这也是一种直觉。

    回到老宅,老堂主正在午睡,欣然便没去打扰,她走进慕少司的房间,想为他收拾衣物。这是她第二次走进这里。那第一次,她看到他和竹内雅子睡在一起,她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可以在看到那一幕后平静的离开他的房间,一开始她以为是她爱的不够深,但是现在想一想,也许是她爱的太深了,也很确定他对她的爱,始终相信,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去碰另一个女人。

    原来一早她就对自己有了这种自信,却还因为某些原因,矛盾的缺乏着自信……

    打开慕少司的衣柜,找出了几件贴身的衣物,突然,其中一层摆放的很整齐的一个盒子吸引了欣然的注意,她拿出盒子,回身放到床上,轻轻的打开。

    里面是一件深米色的大衣和一副黑框眼镜,不知道为什么,她初一看见这两样东西,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她和它们之间很早就接触过或有着某些渊源一样。

    她拿出大衣,伸展开,看起来,大衣应该已经有些年了,但是因为保管的很好,看上去并不陈旧,但是一看这件衣服就不应该是慕少司的所有物,这是一件女款的大衣,而且是大概十几岁的女孩子才能穿的下的衣服。

    “那件衣服是司少的救命恩人留下的,这么多年他一直保存的很好,就是想有一天能找到那个救命恩人,但是她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向井萱适时走进来,解答了欣然的疑惑。

    “救命恩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