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34.第434章 番外之墨漓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漠然的眼底浮起似笑非笑,只不过片刻已尽数收敛,君辞迈着规规矩矩的步子走上前,一举一动带着不合年纪的沉稳和与生俱来的气度:“女儿见过爹娘。”

    君祁墨瞥见她,眸中冷意稍缓,点了点头淡淡道:“过来。”

    君辞依言走上前。

    月漓兮从尴尬中回过神,面容带笑朝君辞点点头,又头疼地看着自家儿子,提着他的衣领把人从腿上拉开,耐着性子重复着三天两头来一次的对话:“又怎么了?”

    自从自家爹爹把阿姐叫过去月寒星就觉得不妙,爹这是摆明了站在他姐那边儿啊!

    于是他手往大腿上狠狠一掐眼泪花就冒了出来,月漓兮刚好对上他这副委屈得不行的小模样。

    女儿不亲她,这小儿子她是放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纵然知道小儿子的劣性一时间也心疼得不得了,连忙蹲下身把人揽进怀里,小心翼翼地拍着他的背哄着:“小星星啊,不哭不哭啊,娘在这里。”

    哭得正投入的月寒星听到这话当场就没忍住嘴角一抽,小星星……每次听到她娘这么称呼他,他就有种想把整个山谷里的鸟毛都拔光的冲动!

    被雷得太狠一时都忘了自己还在哭的小星星:“……”

    看见这一幕的君太子和小君辞:“……”

    所以说这绝对是一孕傻三年的后遗症!君辞眯着眼睛面无表情地想,不过她娘这脑子,少说也要傻上三十年!侧眸瞧了眼自家爹爹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神色,小姑娘垂了眸掩住眼中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

    月寒星丝毫不知危险已然逼近,停顿了那么一下,继续抽抽噎噎。

    他哭得极有技巧,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嚎,只是默默流着泪花,大眼睛被洗得又亮又黑,那又萌又委屈的小模样分分钟戳中少女心。

    软糯的声调更是萌的人心都化了:“娘,阿姐……阿姐她把我的小乖杀了呜呜呜……”

    月漓兮愣住:“小乖是谁?”

    不待月寒星答话,君辞平静陈述:“他上个月捉的一条黄金蟒。”

    “……”

    月漓兮想起小儿子没事儿就喜欢乱养动物的癖好,额角跳了跳:“小星星啊,娘不是告诉过你这种危险的东西不要碰么?”

    月寒星抽抽搭搭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可委屈了:“可是小乖很乖啊,一点都不危险。”他让咬谁就咬谁呢。

    “那你说说你怎么招惹姐姐了?”

    “我让她给阿姐打个招呼……”

    “所以你就把它放到我的床上?”君辞挑了挑眉,神情漠然,眼神似笑非笑,和某人如出一辙。

    “……”

    小女儿有洁癖月漓兮是知道的,别说一条蛇,就是她自己也不能随便碰她的东西!

    她低头对上月寒星无辜的小眼神,闭了闭眼,声音冷了下来:“月寒星,罚你一个月不准到后山。”

    后山里稀奇古怪的东西最多,一个月不能上后山?简直和关他禁闭没两样!

    月寒星瘪了瘪嘴就要哭,衣领被人从后面提住。

    一扭头就对上自家老爹高深莫测的眼神,月寒星不由自主身子一抖,警铃大作。

    “上次切磋到哪儿了?我们继续。”毫不费力地提起小崽子,君祁墨鬓眉斜飞了眼月漓兮,眸光幽幽的,立即熄了她想要救援的心思。

    看着小星星求救的目光消失在院门口,月漓兮担忧地蹙起了眉。

    “娘亲。”

    月漓兮侧过头,君辞站在那儿,衣袂飘飘,眸光夹杂着几分渴望。

    她几乎一瞬间就母爱泛滥,走上前蹲下身子看着她,轻轻用手背蹭着她的脸问:“怎么了?”

    “阿辞想和娘亲呆在一起。”君辞的眼睛特别漂亮,狭长又妩媚,尤其是看着人的时候,显得特别专注认真。

    月漓兮小小惊讶了一把,几乎是下意识就答应了,一把把人搂在怀里,轻轻应着:“好,那娘亲陪你。”

    完全把自己的小儿子抛到脑后了。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君辞嘴角浮起微妙弧度:搞定娘亲,真的是一件很没有挑战性的事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