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2 被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里尘轩的脸面了。

    果然,百里尘轩紧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虞。

    他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怎么对方还如此不识好歹,难道一定要揪着柔儿不放不成。

    “此事柔儿也只是被蒙骗了,她确实赏过一只差不多样式的头花给浣苏,只是没想到这个贱婢如此贪心,竟敢偷到大嫂那里去了。”百里尘轩牵强附会的解释道。

    “柔儿方才太过相信这个贱婢,这才没有仔细查看头花,让大嫂误会了。”

    这一番解释极为勉强。就是瞎子也不一定会信。

    夏听凝淡淡勾起唇角道“二弟为了爱妾可真是用心良苦,若真只是丢了个头花那么简单,我一早便卖二弟的面子走人了,岂还会坐在这里讨人嫌。”

    夏听凝这话顿时让季姨娘心头一凛,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她知道了,她肯定是知道自己让浣苏去下药的事了。

    百里尘轩的心中也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大嫂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听凝微微抬手,晚玉便将随身带着的小盒子递了过来。

    浣苏一见到这个,脸色苍白如纸,任谁一看都知道有问题。

    夏听凝微转着手中的盒子看着她道“看来你很清楚里边都是些什么嘛。”

    这话一出口,浣苏顿时惊恐的拼命摇了摇头。

    夏听凝淡笑着收回了目光,转向百里尘轩道“这是我素日里梳妆时用的胭脂,你可知前些日子我在里边发现了什么。”

    百里尘轩紧皱着眉头,夏听凝又继续道“这胭脂里被掺进了麝香,偏偏凑巧的是,我的头花也恰好在那个时候丢了。”

    “二弟,若换成你,这事你会怎么看呢?”

    百里尘轩沉默不语,怎么看?这事他还能怎么看,丢了的头花在这里找到,证实了浣苏确实去过清澜园,刚巧胭脂里又被发现掺进了麝香,这两者让人怎么能不联系到一块去。

    而一个婢女,又岂会无缘无故的去给别的主子下药,说没有人在背后指使,又有谁会相信呢。

    只是,百里尘轩睁着眼眸道“话虽如此,但大嫂也不能肯定一定是浣苏下的药吧。”

    偷盗一事他可以全推到婢女身上,但这下药,却是万万不能承认的。自己的小妾下药毒害大哥的子嗣,旁人定会认为是自己授意的,这罪名足够让父王大发雷霆,将他赶出府去了。

    沾上这样的事,他这辈子就别想能够翻身了。所以无论如何,这件事都绝不能承认。

    夏听凝淡淡抿唇,道“我确实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做的,不过,两件事那么凑巧,我少不得要请二弟的爱妾和婢女到婆婆那走一趟了。”

    百里尘轩闻言还想再开口说点什么,夏听凝轻飘飘的堵住他的话道“二弟只管放心,只要查出季姨娘没有嫌疑,我肯定让人把她完好无缺的送回来。当然,二弟若还是不放心,也大可以跟过来,顺便同婆婆请个安。”

    说完夏听凝便在晚玉小心翼翼的扶持下站了起来,屋中的婆子们极有颜色的上前围住了季姨娘,一左一右的夹持着她走。

    浣苏也面如死灰的跟在了后头。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素园,尚未通报,夏听凝便被静王妃身边的李嬷嬷给扶着进去了。

    一进屋,便见静王妃朝她招手过去坐下,“你这孩子,都是有了身子的人了,这时辰怎的不好好在屋里歇着呢。”

    听着静王妃嗔怪的语气,夏听凝轻声解释道“这会过来打扰娘亲歇息,是儿媳的不是。只是园中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娘您亲自定夺。”

    静王妃闻言稍稍收敛了一下神色,道“怎么,园中出了什么事吗?”

    夏听凝并不言语,只是点头示意身旁的绿芜上前解释。

    听绿芜说清了来龙去脉,静王妃怒得顺手抄起几子上的茶盏便朝跪在底下的季姨娘身上砸去,滚烫的茶水泼的季姨娘惨叫了一声,碎裂的茶盏在她额头砸开了一个口子,鲜血顿时往外直流。

    季姨娘这副渗人的模样,静王妃全当没看见,一双美目隐含着喷薄的怒火,“好你个季氏,竟有这般歹毒的心肠,连王府的嫡孙你都敢暗害,改明儿是不是也要下药毒死本宫了。”

    一想到她那还没出世的宝贝孙儿,差点就要让人给害了。想想她这心里都是一阵的后怕,瑾儿好不容易有了这点血脉,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个就都焦躁不安起来了。

    静王妃难耐心头怒火,指着季姨娘道“你们还留着这个毒妇做什么,把她给我赶出王府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