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0 询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些婆子也忒没分寸了,不知道他在这歇息么。

    季姨娘也裹起了床上的薄被单,遮住了白晃晃的身子,脸色不虞的看向了门口,什么人这么没眼色,竟然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她和夫君的好事。

    门口的婢女也不中用,竟是不将人给拦住。

    她双腿微叠,靠在床上也不下来,只是柔柔的出声道“夫君,门外是谁呀。我们都要歇息了,让婢女叫她们走吧。”

    百里尘轩闻言正想点头,又听得外头的人喊道“禀二少爷,王妃有话,命我们搜查全府。惊扰了二少爷歇息,老婆子先给您赔罪了。”

    门外的婆子这么一说,百里尘轩也不好将人赶走,只能抽下了挂起来的衣裳穿上。

    季姨娘见状也只能百般不情愿的下床穿衣裳。

    二人整理完毕后,几名婆子方才和有些忐忑的浣苏走进屋中。

    季姨娘在见到浣苏时,眼角稍稍皱了一下,却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百里尘轩坐在榻上,皱眉问道“母亲可有说为何搜府?”

    为首的婆子笑眯眯的答道“近来府中不断有人私会,王妃这才下令搜查全府。”

    “胡闹。”百里尘轩皱眉训斥道“既是搜查这个,怎的查到了这边来。”

    婆子闻言,笑脸一顿。她光顾着执行王妃的命令,忘了二少爷歇在捻香院,季姨娘这倒是不好搜了。

    还是方才频频插话的婆子回道“二少爷莫恼,我们也是奉了王妃的令搜查全府,事先并不知您歇在了姨娘这。既是二少爷在,姨娘的屋子自是不用搜查的。”

    百里尘轩听了这话,脸色也有所缓和,摆摆手道“既然如此,你们就自去搜查别的地方吧。”

    婆子闻言继续道“这是自然,只是方才搜查院子里各个婢女的住处时,老奴发现了一个不太寻常的物件。”

    “什么物件?”百里尘轩皱皱眉头道。

    婆子连忙将装着头花的盒子递了上去,道“这头花是从浣苏的屋子里搜出来的,她解释说这是姨娘赏的。老奴怕事有蹊跷,便带着人过来,想得一句姨娘的准话。”

    百里尘轩盯着盒中的蓝宝石蜻蜓头花,眉头深锁,这头花一看便知是上等的精品,断不会拿来赏给一个婢女。更何况,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不曾送过柔儿这样一个名贵的头花。

    那这东西她又是打哪来的。

    季姨娘在听到婆子的话时便是瞳孔一缩,暗叫不好。

    浣苏绝对是有事情瞒着她。

    这个头花压根便不是她赏的,现在想想,她多半也能猜得出是在哪里得的。

    这个管不住自己手脚的小蹄子,季姨娘暗地里气恼的瞪了浣苏一眼。

    让她去下个药,她竟是给她带回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季姨娘心中暗气,面上却不能露出半点不对来,反而要掩护着道“这头花确实是我赏给浣苏的,她从小便服侍在我身旁,感情不同于旁人。”

    她现在不能不出口把人给保下来,否则这事肯定是要交给王妃定夺的,到时若是让夏听凝发现半点不对,那就要坏事了。

    一旦查到她身上来,自己的所有筹谋就会功亏一溃。到时树倒猢孙散,不但夏听凝不会放过她,就是阮氏也肯定会趁机来踩上几脚。

    百里尘轩闻言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压下心底的疑惑,这种时候,又是在外人面前,实在不适宜拆自己小妾的台。

    婆子听后笑眯眯的继续道“原来真是姨娘赏的,还是姨娘对下人好,一赏就是这样的好东西。”

    季姨娘听后不咸不淡的道“若是没有别的事,你们就赶紧离开,莫要打扰夫君歇息。”

    她总觉得这婆子话里有话,听着就让人感到不舒服。

    婆子只是笑笑不答话。

    门口突然被人从外边打开,夏听凝身着浅色衣裙,扶着晚玉的手款款走了进来。

    扫视了屋中一圈后,夏听凝方才缓缓浅笑道“没想到季姨娘竟然也有跟我一模一样的头花。”

    季姨娘怔坐在了原位,不知该作何反应。

    百里尘轩拧眉站起了身,道“大嫂,你怎么过来了?方才那话又是什么意思?”

    他只觉得今晚处处透着奇怪,先是毫无征兆的搜查全府,来历不明的头花,现在又掺和进了大嫂。

    夏听凝淡淡一笑“这个,二弟可就要问一问你的爱妾了。”

    百里尘轩扭头看向了面色有些奇怪的季姨娘,眸中尽是询问的疑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