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章 第17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去往未来,如攀山峰,回到过去,如归故里?”

    乔伊重复了一遍,微扬起眉:

    “怪不得你这么喜欢《星际穿越》,看了一遍又一遍,是因为它里面有句台词和你小时候做的梦很像?”

    “这不是梦!”

    “哦,不是梦。。し0。”

    乔伊点点头:

    “地表陷落,海水倒流?恕我直言,大型强子对撞机要对撞一千年才能够对撞出一微克反物质,而要得到足够让整个地表陷落的反物质,中国国家现有的所有资源可能都不够,至少要建造一个围绕整个星球的巨型粒子加速器……你觉得这样的,连电梯都建不起的、每年经费不到一百个亿的、房间水管漏水还要我自己修的落魄科学研究所,能做出这样的东西?”

    他把李文森往怀里搂了搂,以防她被自己的挣扎甩落下去:

    “不想被我亲的话,就不要乱动。”

    “我发誓这不是梦,这首诗也绝不是单纯的诗。”

    李文森安静下来,似乎还想说什么,却闭上眼没有再说下去:

    “你不信就算了。”

    “不是不信,而是你说的事超乎了逻辑。”

    乔伊平静地说:

    “第十二颗星体,你指的是太阳系第十颗行星吧?一群外星人给我们建造了文明?’光都无法逃脱的地方’,明显是在形容恒星坍缩,而’时间在何处开始,就在何处终结’是爱因斯坦的论调,时空曲率无限大才能造就时间奇点,时间只是人类的幻觉……按你这种说法,难道外星人又来地球旅行了,顺便帮助给自己造了一个黑洞?”

    物种外来。

    1976年,有一个世界上少数能解读苏美尔楔形文字的学者陆续出版的一系列书,重新整理了整个人类历史,证明美国航天局1982年发现的太阳系第十大行星,几千年前的苏美尔人早就发现了;证明《圣经》不是神话而是真实发生的,而书里出现的古国名称都非虚构,现在已逐渐被考古学家证实;证明印度《吠陀经》,希腊神话十二主神、《圣经》、《古兰经》都是苏美尔神话的翻本,甚至从词源学证明各种□□称,最初都是同一个词……最重要的是,这些神都是外星人。

    神是外星人。

    他们乘船从东方来,途径红海。

    他的书虽然错漏颇多,有点以偏概全,但总体证据仍然十分强大,在国外火了三十年,一部分达尔文的死忠都在他的影响下投向了物种外来说……这也没办法,谁让达尔文进化论的证据和逻辑也并不是十分站得住脚。

    扯吗?

    确实很扯啊。

    十年前还称得上是世界顶尖的科研机构,而现在……现在如乔伊所说,不过是一个年经费不破百亿的二流研究所,连中国国家科学院的零头都没有,说秘密拥有领先全世界几个世纪的科技水平,就像忽然告诉你,霍金来你隔壁乡镇第二中学教书了一样扯淡。

    可这一切都是真的。

    即便她对的秘密一无所知,即便她拿不出丝毫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话……但当时她听到的歌谣,是真的,歌谣里描述的画面,也是真的。

    还有她父亲最后和她说的那句话……

    李文森望向深幽得看不到尽头的洞穴,不再争辩这个话题:

    “我们还要走多久?”

    “这取决于我们什么时候找到诗句里说的标志。”

    “标志?”

    “衔尾蛇,或者圆环。”

    衔尾蛇?那种蠢到自己咬住自己尾巴的蛇?

    “这和衔尾蛇有什么关系?”

    李文森下意识地咬住下唇,电光火石之间,刚想到什么,就听乔伊说:

    “我找你时路过了9449号房间,看到了里面沈城的手机和收音机,收音机被你砸了,但是你习惯性地用笔在纸上做了简短的笔记,我分辨出了其中’男朋友’三个字,所以我猜,你已经听到了一年前你那个莫名其妙的前男友电话录音,以及那首烂到令人发指的情诗。”

    乔伊已经抱着她走了快半个小时,但他的手臂仍然稳如磐石,一如他平静的语调,没有丝毫波动,就这么望着她的眼睛,慢慢念道:

    “文森,你是我的缪斯,是我的女神,是我的坦妮特,是我灵感的源泉。你曼妙的身材,如同极地的火焰,你明亮的眼神,使我想起湖水、山丘、风,与雪……”

    “……够了。”

    这样被乔伊抱着念情诗,乔伊漂亮的眼睛就像要把人溺毙一样,实在太考验她的承受力,李文森换了一只手拿手电筒,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这首诗有什么问题?”

    乔伊却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他的视线奇异地在她脸上转了一圈:

    “你在脸红?”

    “没有。”

    “你在脸红。”

    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眼眸淡淡眯起:

    “文森,比这亲密得多的事我们也做过无数回了,无论我用何种方式吻你,就算我们第一次做.爱时你都没有过这么大的反应,现在居然会因为我念了一首情诗脸红?”

    “我说了我没有。”

    李文森十分冷静:

    “我们继续谈衔尾蛇吧,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们要找这个……”

    “现在回想起来,我第一次对你复述这首诗的时候,你也是很快就打断了我……所以你的敏.感点不是动作,而是语言?”

    洞穴里的光线来源只有一个手电筒,嶙峋的钟乳石的影子投在他的眼睛里,竟给人潋滟的错觉,乔伊望着她的脸,忽然慢慢念道:

    “今夜我写下最悲伤的诗篇,写下,比如说,我爱你,有时,你也爱着我。”

    李文森:“……”

    “无数个这样的夜晚,我拥你入怀,无际的苍穹下,诗句滑落灵魂,如同露珠跌落牧场,我的爱留不住你,这又能怎样,今夜繁星闪烁,你已遥在天边,我的灵魂却不甘你的离开。”

    他望着她的眼睛,灰绿色的眸子如深秋寂静的潭水,这样深深地望着她,真的要把她溺毙在里面:

    “我的视线找寻你,仿佛要把你拉到眼前,我的心找寻你,而你已经走远……”

    “够了!”

    面对聂鲁达爱情诗拙劣的改编版,李文森终于冷静不下去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乔伊?你看清楚一点,我们在地下五百米深地地方!这座岛都要毁灭了,你却在给我念诗?”

    “不是诗,是情诗。”

    李文森抓狂:“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文森特,海岛毁灭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认识你七年几乎没有看见过你脸红,值得花心思确认一下这是否是我的错觉。”

    乔伊微不可见地勾起唇角,语气十分愉悦:

    “事实证明,你真的脸红了。”

    李文森:“……”

    ……

    除去乔伊在世界毁灭前夕,居然顺手拿她做了一个“脸红反应测试”这样任性到令人发指的行为外,他们在其后十五分钟里相处得还算平静,乔伊在她千求万求之下,终于纡尊降贵地给她解释了一下”衔尾蛇“的来源。

    “你那个凭空出现的前男友送你情诗的第一句,你是我的缪斯,是我的女神,是我的坦妮特,是我灵感的源泉。”

    乔伊教授语气傲慢又轻柔:

    “你本科是学历史的,应该知道,缪斯,希腊神话中主司艺术和科学的九位或三位或一位女神,说法不一,原本是守护赫里孔山泉束金色发带的水仙,暗示开启秘密的钥匙,就藏在那副玛丽莲梦露金发带海报之后。”

    李文森立刻想起她随手一戳,戳出来的钥匙。

    她运气好爆了,这简直是瞎猫撞到死耗子。

    “接下来呢?”

    乔伊又叹了一口气:“你大学四年上课到底有没有听?”

    李文森斩钉截铁地:“没有。”

    乔伊:“……”

    李文森脸上丝毫没有愧疚之色,她那时饭都吃不饱,能赚钱拿到学位就不错了,说起来她成绩一直不错,还拿过奖学金,就是考过就忘,毕竟她还要同时为研究生转学物理做准备,她又不是乔伊,脑子容量有限,记不住这么多东西。

    选择历史,也是因为历史……学费最低啊。

    “交不起学费都是你的错,如果你早一点来英国找我租房子,恕我直言,你根本无需为学费发愁。”

    乔伊冷冷地说,一副“都是你自作自受”的样子:

    “而诗句中的第二句’你是我的坦尼特’是一个双关语,一是暗示了秘密基地的第二个入口是一个太阳能发电站,第二暗示的,就是衔尾蛇。”

    ——坦尼特。

    李文森终于从那堆被她丢到爪哇国的历史知识储备里搜出了这个冷僻的词汇。

    西西里神话里,那位胆敢引诱太阳神阿波罗的女神,也是迦太基的主母神,古代住在地中海沿岸的“伟大商人”腓尼基人,会用2、3岁的小孩作为祭品,供奉这位伟大的女神。

    但最重要的是——

    “坦尼特在腓尼基人眼中,和夏娃一样,都是’蛇之女神’,象征循环的复活、不死和永生,而复活在古埃及和古希腊人眼里,循环不息的生命和永恒,其代表符像就是ouroboros。”

    ——ouroboros,衔尾蛇。

    自己咬着自己尾巴的蛇,代表人类最初的生死观念,无五官,也无四肢,自我吞噬,柏拉图形容它为宇宙之始,在无限的永恒中自给自足。还有一种说法,数学中代表“无限大”的符号“∞”,其起源就是衔尾蛇。

    为了防止被咬住的猎物挣脱,很多蛇的口腔里是有倒勾的,换句话说,蛇一旦咬住了什么就吐不出来,包括自己的尾巴……

    但不知为什么,蛇就是喜欢咬自己的尾巴……

    这完全是自然界里,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典范有没有!

    李文森无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指甲,手指又被乔伊抽出来,他十分自然地抽出一张纸巾,把她手指上的泥土和灰尘擦干净,然后把她的手指摆成原来的姿势,重新塞进她嘴里,连角度都分毫不差。

    李文森:“……”

    乔伊至少抱着她走了二十分钟了,但这条洞穴还没有走到尽头,李文森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快十点了。

    muller说她会死在星期六,今天正是星期六,距离muller预言她死亡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会发生什么事?

    李文森冷锐的目光扫过洞穴岩壁,从乔伊和她说了衔尾蛇的事情后看,她的视线就没有放过洞穴中任何一丝蛛丝马迹。

    不,不对。

    一定有哪里出了错,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直在沿着河走,可她没有看见任何和“衔尾蛇”有关的东西,连岔道都没有——这么大的溶洞,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钟乳石,怎么可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凭肉眼找到一个小小的“衔尾蛇”标记?

    所以标记不可能刻在石壁上,一定是什么,更大的东西。

    而且他们现在走的路也不对,这样昏暗的光线,她是没有办法准确记住溶洞每一处地貌的,但他们身边的地下河道却十分平整,或许是年代久远,少有凸出的地方,也就显得一些嶙峋怪石分外惹眼。

    “不对。”

    李文森忽然说:

    “不对,乔伊,我们走错路了,这条路我们十分钟前已经走过了。”

    “你才发现?”

    幽暗的光线里,乔伊没有半点惊讶,反而微微笑了一下:

    “我们早就开始走重复的路了。”

    李文森:“……”

    “我猜的没错,这条地下河根本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工引流的地下水,是环形河,无论我们怎么走,都只能走回原路。”

    “环形河?”

    李文森马上明白了乔伊在说什么,然而她皱起眉:

    “你怎么看出这条河是人工挖凿引流的,万一只是河道弯曲了一下方向呢?”

    “上帝不走直线,文森。”

    乔伊朝河畔歪了歪头:

    “所有天然的河道都是曲曲折折的,地下河尤为明显。这种溶洞的质地都是石灰岩,海螺和珊瑚中的矿物沉积形成的东西,你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山脉中的溶洞,但是万亿年前,这里一定是海,石灰岩溶洞实际上是在海下形成的。”

    李文森对地质学的了解仅限于看看石头:

    “所以?”

    “我真不明白你的脑子长出来是做什么用的,就为了让身体看起来协调一些?”

    乔伊轻柔地叹了一口气,抱住她的手臂却十分小心地低了一下,以免他粗心的小未婚妻不小心撞上石头: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把自己的脑浆倒出来清洗一下,因为里面混入了太多的豆腐渣。”

    李文森:“……”

    不,谁都不要拦着她,她要和她的未婚夫决一死战。

    “这条地下河道太平整了,你有见过海下礁石有这么平整的线条?海水机械冲击尚且如此,更别说后期的腐蚀,地下河大多都是由地表渗透形成的,河水在地面上流淌时,会吸收土壤和空气里的二氧化碳……水遇见了二氧化碳会形成什么?”

    “……碳酸。”

    她一脸木然,居然胆敢问李文森博士这种初中生水平的化学问题……算了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决一死战吧。

    不过乔伊说的没错。

    水遇上二氧化碳,会形成碳酸,呈弱酸性。

    再联想起平时滴一滴盐酸在石灰岩上的腐蚀轨迹……的确不可能腐蚀出这么平整的线条。

    很明显,有人刻意在这地下挖凿了一条环形河——环形,且没有别的岔路,他们无论怎么走,只会回到原地。

    所以诗句中下一个指引的方向,一定就在这附近。

    “哦,文森,衔尾蛇是一个神圣的符号。”

    乔伊轻轻松松地抱着她,仿佛她没有重量一般,只剩那双美丽的灰绿色眸子,在漆黑的光线里熠熠生辉,如同碎钻:

    “它无头无尾,永不终结……却只有一个支撑的支点,那就是圆心。”

    作者有话要说:偶尔被私信吐槽文章废话多。

    拜托,这个还用吐槽?这泥码是真相!我文章废话多到我自己都想死好不好!这篇文原打算写27万字的好不好!我就着这么写到了80万字好不好!其中50万字都是废话好不好!我现在还刹不住车各种想死好不好!

    真的超级想完结了写下一本啊哭唧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