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9、苏念荷流产,安苏两家决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苏念荷脸色都白了。在房里等了那么久都不见反应,结果一到这里就开始肚子痛,现在面对这么多人,她不仅肚子痛,连后背都开始发凉,心跳就跟打鼓般‘咚咚咚’的,是惊,也是吓。

    “小姐,是不是晚膳用多了些还未消食?”杜奶娘体贴的问道,也好在她眼明手快将人扶住,否则这会儿苏念荷早都倒地上了。

    “嗯。”苏念荷赶紧点头附和她的话。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阵痛已过,她这才又走到大厅中央,对着在座的四人行礼,“参见蔚卿王、参见蔚卿王妃,念荷给爹爹请安,给二娘请安。”

    “起来吧。”安一蒙冷肃的开口。好在罗淮秀之前提醒了他,所以这会儿的他跟平时也差不多。

    苏念荷这才直起了身,随即又问道,“爹,不知道这么晚了唤念荷过来是有何事?”

    安一蒙微眯了眯眼,“也没别的事,就是王爷和王妃前来做客,想让你过来,多个人热闹热闹。”

    苏念荷暗自吐气,心里少了一丝紧张。她柔丽的脸上带着微笑,看向罗淮秀,“二娘,两位弟弟好些了吗?”

    罗淮秀客气的回道,“好多了,多谢你这个大嫂挂心。”

    苏念荷微微低头,“应该的。只是没帮上什么忙,还请二娘别多怪。”

    罗淮秀笑着摇了摇头,“院里这么多人可以使唤,哪需要让你受累?”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温馨又和睦,不止苏念荷落落大方、谦卑有度,就连罗淮秀都端庄贤惠、温柔淑雅。

    看着她们俩聊得欢畅,南宫司痕和罗魅保持着低调,不开口也不插话。再加上夫妻俩都不是那种喜欢同外人多话的人,跟一个苏念荷更没有什么好说的。

    而安一蒙认真观察着苏念荷时,还不忘把注意力投放在罗淮秀身上。这女人比六月的天还善变,她能凶恶如虎,也能温柔似水,能泼辣刁蛮,也能端庄高贵,而且这些特质她在不同的人面前能随时转变,收放自如。

    他有时候都不敢确定,到底哪一面才是这女人的本性?

    罗淮秀不是没发现他在偷看自己,只不过没功夫理他。也不知道这男人哪跟神经不对,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迷恋自己的。

    同苏念荷多聊了几句,其实也没发现什么,说了不打草惊蛇,她也不好问得太直接。唯一让她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就是苏念荷的脸色,有些青白,跟头两日看到她红润娇艳的样子很不一样。

    而就在她犹豫着到底是继续留下她随便聊天外还是把她打发走时,苏念荷身子突然晃了一下,双手下意识的要去捂肚子,但刚碰到肚子,她那双手又向受惊般拿开。她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但这一明显的动作还是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念荷,怎么了,可是身子不适?”罗淮秀起身带着一脸关心走向她。

    “没……没事……”苏念荷说话突然结巴起来,像是很费力从牙关挤出来一般,“可能是晚上用多了没……没消食……嗯……”

    “这样啊?可是你咋流汗了呢?”罗淮秀没错过她脑门上的细汗。

    她正打算上前碰她,杜奶娘突然搀扶住苏念荷,“小姐,您忍着些,待会儿奴婢陪您去外面走走,很快就没事了。”

    罗淮秀也没在意她插嘴,只是对苏念荷温声道,“念荷啊,身子要紧,你要有何不适的就说出来,刚好王妃也在此,她对医理懂一些,要不让她为你看看?”

    苏念荷身子突然僵了一下,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颤抖,“不……不了,念荷身份低微,怎么劳烦……劳烦王妃。”

    看着她双手紧握,额头上的细汗越来越多,罗淮秀更是不放心的道,“你也别太看轻自己了,怎么说你也是安府的少夫人,安翼和蔚卿王可是从小长到大的好兄弟,说起来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过是让王妃帮你看看而已,这举手之劳的事瞧被你说得,真是太见外了。”

    不等苏念荷拒绝,她已经扭头同女儿说话,“乖宝啊,你就帮念荷看看吧,她这一阵子啊老说身子不适,我都替她担心死了。”

    罗魅一直都盯着苏念荷看,对她从头到脚表现出来的异样都表示好奇,听到自家母亲的‘召唤’,当然不会拒绝,从椅子上起身朝她们走了过去,“好,我替少夫人看看。”

    见她过来,苏念荷抬起头,脸色都由白变青了,身子也莫名的颤抖起来,“你……你别过来……”

    瞧一副惊恐又慌神的摸样,安一蒙不禁沉了脸,“念荷,不得无礼!王妃有心,你该感激才是,怎能如此不懂规矩?”

    见他动怒,苏念荷一时无语回驳,潜意识对这个公公畏惧太深,也不敢顶撞。

    但当罗魅抓着她颤抖的手时,她下意识的尖叫起来,“啊……别碰我!”

    她这一声还不算吓人,但她推罗魅的动作却让在场的人都变了脸,安一蒙和南宫司痕甚至同时起身。

    好在罗魅也有准备,在她手推开的时候已经先一步让开,让她推了个空。而她刚站稳,腰间一紧,瞬间跌入一具熟悉的怀抱中,耳边是自家男人冷得心颤的声音,“苏氏,你好大的胆子,胆敢伤害王妃,信不信本王斩了你?”

    刚刚那惊险的一幕安一蒙都看在眼中,也是瞬间动了怒,指着她训斥道,“你这是做何?王妃好意为你把脉,你竟如此无礼,可是不想活命了?信不信我再把你送会苏家?”

    南宫司痕对罗魅有多在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从他去榆峰县接她们母女那时起,他就知道南宫司痕的态度,后来的成亲到如今的恩爱,那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形容的。别说她苏念荷敢动罗魅,就是苏侦伯都没这个胆子,就算有,他们也没命活。

    苏念荷被他一吼,连往后退了两步,幸而杜奶娘一直搀扶着她,才让她没稳住了身子。

    看着眼前这几人,此刻的她竟是想哭都不敢。小腹传来的痛意让她紧咬着牙关,用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她很清楚,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再这般下去,她一定会露出破绽的……

    这一刻,她是无比后悔重回安府。之前在苏家,她是担心怀孕会被家里人发现,担心会被爹娘痛责,所以安府派人来接她,她想都未想就跟着回来了。她以为公公会像以往一样对她不冷不热,以为在安府只要自己安分乖巧没有人会过问她,如此一来,她才能有机会偷偷把孩子打掉,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可现在,竟出这样的意外。她算计来算计去,偏偏把罗淮秀这个女人给漏算了。是没想到她如此难产,就像专程和她作对一般,可恨得让她咬牙切齿。她现在真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如果可以,她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这种克星真是一刻都留不得!

    听着安一蒙怒骂要让她再回苏府,她现在一点都不伤心,甚至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回去苏府。在苏府她就算被人发现最多也只是受罚挨训,爹娘不可能把这样的丑事对外宣扬。而继续留在这里,她的下场可不仅仅是挨骂受罚……

    短暂的忍辱沉默让她已看清了现实,就在她准备出言顶撞好让自己被遣回苏府时,突然小腹传来剜肉般的疼痛。这一次疼痛比刚才的更加剧烈、更加难以承受,像是有一双手在她身体里拉扯,要把她身体里某个东西活活扯出题外一般……

    她双脚猛得跪在地上,连杜奶娘拉都没拉住,痛苦的尖叫声也冲出喉咙,“啊——”

    眼前的一幕又让众人惊吓了一跳。

    杜奶娘慌得顷刻间一脸是汗,“小姐……”

    而苏念荷捂着肚子抽搐般的倒在地上,叫得更加凄惨,“啊——啊——好——痛——啊——”

    罗淮秀和罗魅相视了一眼,因为刚才她的反抗让她们也放弃了靠近,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在地上痛哭挣扎,但母女俩眼里都有着深深的不解。今日的苏念荷太不寻常了!

    她们此时也没往深处想,就算怀疑苏念荷肚子有动静,可也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

    而南宫司痕更是冷眼旁观,紧紧搂着罗魅,黑袍下颀长的身躯散发着冷冽的寒气,既是防备,又无声的释放着威胁,怕再有人伤害到自己的女人。

    安一蒙都被这一幕惊得无语了。

    就在他准备让人把苏念荷带下去时,突然杜奶娘惊恐的尖叫起来,“小姐!”

    众人定眼一看,各个睁大的双眼,只见苏念荷的腿间被血水浸染。这个天穿得本就单薄,那浅色得绸缎遇水就紧贴着肌肤,殷红的血水正以极快的速度浸湿着她的大腿根部,甚至在她身下缓缓蔓延……

    “这……”安一蒙颤抖的指着,被这一幕彻底搞凌乱了。

    “她流产了!”罗淮秀沉着脸笃定的开口。眼前的一幕已经不需要过多证明了,苏念荷的确怀孕了!

    “什么?!”安一蒙脸色瞬间铁青,她一句话彷如平地惊雷般,炸响得让他浑身血液逆流,像随时会冲出脑门似的。

    而苏念荷此刻已经痛得只剩出气了,抓着杜奶娘的手,指甲都快掐进了她皮肉中,蜷缩的身子僵硬的颤抖着,一脸的汗水,痛不欲生的神色,加上屁股下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水,这一幕让人看得惊心动魄,差点让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慧心慧意都尖叫起来。

    “穆管家,让人把杜奶娘拉开!”罗魅突然朝门口的老穆吩咐道。

    “快,把她拉开!”老穆也是看得心惊胆颤外加无比震惊,回过神后赶紧使唤门外的侍卫。

    “小姐……小姐……”杜奶娘都语无伦次了,脸色不必苏念荷好到哪里去。

    侍卫进来强行将她从苏念荷身边拉走。

    “不!放开我!”她想挣扎开,可是她一个女人哪里抵得过人高马大的侍卫。见她不从,两侍卫立马拨出腰间的刀一左一右的架在她脖子上。

    “小姐……小姐……”杜奶娘无措得只能哽咽呼唤。

    “好……好痛……啊……”苏念荷还在痛苦呻吟,手里抓不到东西,只能捂着剧痛的肚子在地上蜷缩颤抖。

    罗魅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手臂,随即对身边的男人使了使眼色。

    可南宫司痕不仅不放手,脸色更难看,“不许去!”

    这种女人,死了也活该!

    就算安翼心中没她,但她现在毕竟是安家的儿媳,她居然背着人与别的男人私通,连野种都出来了……

    他眯着眼斜向安一蒙。

    而安一蒙从震惊中回过神,铁青着脸对门外厉声喝道,“来人!”

    几名侍卫快速出现,严肃听令,“将军?”

    安一蒙颤抖的指着地上,近乎咆哮,“把她带下去!再去苏府把苏侦伯叫来,让他好好看看他女儿做的丑事!”

    “是!”

    四名侍卫分别抬起苏念荷的四肢快速离开了大厅,用刀架着杜奶娘脖子的侍卫也把杜奶娘带了出去。

    看着地上的血水,闻着空气里蔓延的腥味,安一蒙退至大椅前一屁股瘫坐下去。

    他是真的被气惨了!

    尽管他恨不得同苏家撇清关系,也在想法子逼苏念荷离开安家,可这门亲事到底还是算数的,苏念荷也是儿子名正言顺娶进家门的,就算她移情别恋,那也该等他们两家关系了结了再说。

    而今她这般,难堪的不止是苏家,也让他们安家羞愤难堪!

    罗淮秀走到他身边,正打算安慰他,突然他坐直身子怒问道,“你可是早就知道了?”

    见他把自己撒自己身上,罗淮秀瞬间拉长了脸,“关我何事?我就发现她这阵子不正常而已。”

    安一蒙不信,继续追问,“那你是早看出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