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骑士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像流动的水流滑向翡翠的手边,然后裹住他的手掌。

    聂云瞳孔一缩,手下却已停不住。

    “啊,不回答呀~”翡翠撇了撇嘴,手掌握拳,直直朝长刀迎去,“没关系,我已经玩够了哟,所以你就乖乖倒下吧,可惜都不能杀人的。”

    已经没有了刀刃的长刀接触到被金属包裹的手掌那一刻,立刻像被铁水浇铸了一般,直接黏住,聂云想往回拔,发现一分一毫也动不了后,当下便要弃刀。

    他闪电般地后撤了两步,刚要弯腰扭转身体,就感觉到脖颈一疼。

    明晃晃的金属细丝交织成笼子,已经将他困住在方寸之间,只要微微一动,细丝便可割裂他的皮肤。

    聂云喘着粗气,僵住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这样应该算我胜利了吧。”翡翠转过身,对着主席位大喊。

    场内十分安静,半晌,通报胜负的声音才响起来。

    “骑士之战第二轮翡翠胜。”

    翡翠哼着小曲儿,悠闲自在地走回去,快到入口时,才突然回头道:“啊,差点忘了呢,不、好、意、思。”

    他说话的同时,困住聂云的金属细丝消融在空气中,变成一粒粒珠子落到地面上。

    “你的刀我可是一点都没拿哦,都在地上呢。”

    翡翠面带笑意地说完后,才消失东边在入口处。

    聂云看着一地的金属小圆珠和残缺不全的长刀,又恨又怕,浑身发抖。

    “我回来了~怎么样,我的技术高超吧。”翡翠推开门,声音欢快地说道。

    关山越听到他的声音,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就没有转头看他。

    翡翠发觉气氛有点不太对,径自走到关山越身边,刚想摸他肩膀就被海妖一肘子撞开。

    海妖虽然并不觉得翡翠做的有什么不对的,确切的来说,如果不管关山越的事,别人怎么做他都不关心。但翡翠时不时对关山越动手动脚的行为,令他不能忍受。

    况且,越越现在明显不高兴。

    海妖握着关山越的手,无声地表达安慰。

    翡翠见状眼神变了变,轻哼了一声,坐回到沙发上,继续吃自己的水果。

    突然有点怀念琥珀碧玺他们了呢……

    玉歌音下去了,由于后面两轮关山越不战而胜,这是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是最关键的一轮。

    如果玉歌音此战胜了,那么关山越与关于楚就没有再战斗的必要,关山越直接变成得胜方。

    所以全场都很紧张。

    知道玉歌音实力的人并不多,她出生于小康之家,因为有元素师的潜质,才被送进皇家军校大学进行培训,和外界接触并不多。

    只有部分与她一起执行过秘密任务的特工或者特种兵才见识过她进行元素操纵的能力。

    为了破坏而存在的能力,玉歌音在使用时必须聚精会神,小心翼翼,才能保证不会伤到无辜的人。

    操纵放射性元素,就好像是在细钢丝上跳舞,每一时刻都必须十分小心。

    但玉歌音一点也不慌,她很镇定,并且胸有成竹。

    这样危险的舞蹈她已经跳过很多次。

    此时,关于楚的休息室里。

    凡卡单膝下跪,仰头看着关于楚,眼神专注地描绘着御主的脸庞,然后祈求道:“于楚大人,我可以吻您的手吗?”

    “次奥。”迪尔诺一口水喷出来,浑身恶寒地看了眼凡卡。

    凡卡也不看他,只是直直盯着关于楚。

    关于楚低头撞上他的目光,心中微动,犹豫了几秒,还是伸出了手。

    凡卡轻抬他的手,轻轻地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然后咻地站起身,推开门,气势如虹地走出去。

    “凡卡!尽力就好。”

    关山越不知怎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就喊了一句。

    凡卡猛然转身,眼中闪闪发光,喉头滚动了一下,才坚定地回道:“于楚大人,我一定会为您取得胜利。”

    玉歌音上场一分钟后,凡卡出现在入口处,缓缓朝她走来。

    玉歌音与他相距数米,却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她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只是感觉浑身不舒服。

    凡卡的眼神如同孤狼,带着实质性的杀气与狠绝。

    战斗打响之前,他往关山越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凶戾的眼神隔着屏幕关山越都能感觉到。

    他的心骤然缩紧,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退到窗边,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

    雪下得越发大了,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往天空看去,只见灰蒙蒙的背景下,纷飞着漫天的白色雪片儿。

    他的脑中隐约响起送灵的悲戚箫声。

    “越越,你怎么了?”

    “殿下,您没事吧?”

    海妖和拉维提亚的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关山越用力地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没,没事。”

    拉维提亚见他脸色苍白,将窗帘拉上,轻声道:“殿下,要不要先躺下休息一会儿?”

    “我没事。歌音,歌音怎么样了?”关山越走到观战屏前,双手撑着桌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海妖从他身后揽住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你干什么?”关山越用手去掰海妖锁在腰间的手臂,“光誓,别这样,我还要看歌音——”

    “越越,你看起来很累。”海妖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发顶,“把我当靠枕,这样也不耽误你看屏幕。嗯?”

    海妖清新奇异的体香味包围了他,耳边传来一声声有节奏的心跳声,这让关山越的情绪缓缓地平静下来。

    他手指动了动,还是没舍得推开海妖,而是自然地搭在海妖的手腕处。

    拉维提亚看到这副场景,欲言又止,最终选择默默站在一边。

    无形的射线在格斗区内穿梭,高纤维隔离罩隔离了观众席和格斗区,所以观战者感觉不到什么,但与玉歌音身处同一空间的凡卡却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

    不仅皮肤有种被激光灼烧的疼痛感,他的五脏六腑也开始搅动成一团。

    这种感觉非常诡异,就好像被施了诅咒一般,没有接触,没有征兆,甚至看不到实体物质的产生。

    但他的身体就开始疼痛起来。

    玉歌音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她的感觉也不好受,不仅没有平日哪样顺手,还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干扰自己的思维,在诱使镭元素脱离自己的控制。

    更可怕的是,凡卡简直不怕死,明明身体都被很强的射线穿透了,居然还能拿着刀,跌跌撞撞地往她这边砍。

    因为凡卡有明显的反抗能力,所以战斗结果还不能评判。

    玉歌音咬了咬牙,决定冒险把镭元素的辐射程度激发得更大一些,直接让凡卡昏迷。

    凡卡浑身一颤,跪倒在离玉歌音三米的地方,他□□的皮肤开始发红变焦,部分镭元素进入了他的血液里,剧烈的痛苦让他在地面上不断打滚颤抖。

    玉歌音后退了一步,仰头望向主席位,示意他们快点宣布结果。

    “太,太早了。”

    玉歌音眼皮一跳,转过脸看他,很惊讶他居然还能说话。

    凡卡扭曲烧烂的脸庞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他用血迹斑斑的手指不停地挖着自己的手臂。

    开始溃烂的肌肉间露出了一点白色。

    玉歌音心中陡然一紧,她的思维世界升起一团惨烈的白光,那些活跃的镭元素瞬间脱离她的控制!

    她闪电般地掠至十米之外。

    “于楚大人!我胜利了!”

    他在嘶吼中被剧烈的电弧火光淹没,瞬间化成了焦灰。

    高密度复合纤维的隔离罩在剧烈的爆炸声中,不断摇晃,摇摇欲坠,几秒后,化成了一团焦黑的渣滓,哗啦啦地落了一地。

    观众席上的贵族与高官们没有预料到这一幕,一个个目瞪口呆,等到反应过来时,游离的射线和辐射已经开始四处扩散。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二楼传来。

    “不要惊慌!我已经隔离了辐射!”关山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二楼的走廊边,正努力地制造出复合性的高密度水膜,隔离了整个战斗区。

    他往下看去,格斗区一片废墟,根本看不到玉歌音的身影。

    但他却不能下去寻找他的天空骑士,只能哑着嗓子对拉维提亚说:“快去帮他们撤离,我支撑不了多久,辐射太强了。”

    “殿下——”

    “快去,我没事。”关山越沉声道“光誓你和拉维提亚一起去,他们越快撤离,我就越安全。翡翠,你来帮忙,调和一下这些放射性元素。”

    这回,海妖没推脱,他知道越越是不可能扔下这些人类自己逃走的,那么只能让这些无能的人类快点离开这里。

    他速度极快地掠至观众席主席位,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已经在团长的指挥下撤离了一大半,只有这些身娇体弱的贵族和文臣才跌跌撞撞走地慌乱。

    拉维提亚紧跟其后,二话不说,见到一个吓得腿软的便拽着衣领,一路飞奔给扔出去,如此反复。

    见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关山越对翡翠说:“你和拉维提亚他们离开这里,我要下去找歌音。”

    翡翠震惊得瞪大眼,“你说什么?你去找?你也不是钢铁之躯,不想死就趁还没精疲力尽快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